◈ 第2章

第3章

「我我我我有點害怕!」

蘇雲棲的臉都嚇白了,又想起了她娘說的話。

「我寶別害怕,小姑娘都有這一遭的,陸召生的高大,你千萬別跟他犟,就軟言軟語的求他,這樣也能少受點苦,讓他憐惜你。」

蘇雲棲今天穿的是陸召特意給她買的婚服,大紅色的連衣裙,上面還有一個小披風,穿起來漂亮的不得了。

蘇雲棲怕但是乖乖的抬手配合。

陸召看見這一幕忍不住嘖嘖稱奇。

他都做好了蘇雲棲甩他巴掌的準備,她居然不打,陸召一時間還有點詫異。

他的一隻手還托着蘇雲棲的後腦勺。

陸召沙啞的問。

「今天怎麼這麼乖,不反抗?」

「我反抗你會不碰我嗎?」

蘇雲棲睜着圓溜溜的大眼睛反問,臉蛋一片酡紅。

如今兩人相對,蘇雲棲再大膽也該害羞了。

「當然不會,如今你是我媳婦了,我碰我媳婦天經地義!」

陸召鏗鏘有力的道,那股霸道勁兒又亮出來了。配着渾身結實的肌肉,這話更是讓人不敢反駁。

「哼,那你又問我。」

蘇雲棲下意識的撅了撅嘴,又感覺自己這樣不夠柔順,只好快點把撅成能掛油瓶的小嘴收回來。

她怯生生的看着陸召,又主動伸手抓着陸召的胳膊,嬌嬌軟軟的撒嬌。

「我怕疼,陸召,你輕點好不好,不要欺負我。」

有生之年還能再聽到這嬌氣鬼這麼求他呢,陸召心裏一陣爽快,他低頭親上自己夢寐以求的小嘴。

雖然沒有說話,但是動作極致溫柔。

蘇雲棲完全不好意思看,她捂着自己的眼睛,任由陸召抓着她,之後,只感覺一陣疼意襲來。

她下意識的掙扎,然後····

陸召尷尬的看着自己,沉默了。

陸召一個大塊頭,咬着牙,羞恥又悲憤,蜜色的臉出現暗紅色,恨不得把自己殺了重來。

痛意消失,蘇雲棲好奇小貓,再次上線,她偷偷摸摸的睜開了眼睛。

想到她娘說的知識,蘇雲棲恍然大悟。

她天真的歪頭道。

「陸召,你好快啊!」

「不過不是很疼,真好!」

蘇雲棲美滋滋的,還好陸召不中用,她覺得不是那麼疼,還能接受。

······

陸召聞言,臉更是黑成了鍋底,他惱羞成怒,粗聲粗氣的道。

「閉嘴!」

「等下你就知道哭了!」

之後,蘇雲棲不負眾望,她哇的一下就哭出來了。

她死死的掐着陸召腰上的肉。

「好疼啊!你是不是故意報復我!陸召我錯了,我以後再也不嘲笑你了嗚嗚嗚。」

「晚了!」

陸召俯身親吻,安撫這個小嬌氣。

饒是陸召很顧及蘇雲棲,但是是第一次,兩人身形又不匹配,蘇雲棲難免要吃點苦頭。

好在陸召只來了一次,後半夜一直在哄哭哭啼啼的小媳婦。

第二天早上誰也起不來。

陸召一家八個兄弟,他最小,上面的哥哥都結婚了,他大哥二哥的兒子都要跟他一般大了。

人多自然是不能都住一起的,陸召雖然之前還沒結婚,但是哥哥們都分出去了,就把他也給分出去了。

這個新房是他自己出錢蓋的,青磚綠瓦,只有兩個房間,廚房什麼都有,又是單獨住。

蘇父蘇母雖然是為了給女兒避禍,但是也是考察過的,只要陸召對自己女兒上心,其實不會吃苦的。

不得不說,蘇父蘇母的考慮完全正確。

今天是自己家老八陸召結婚第一天,照理說應該等陸召帶着新媳婦來這邊認認路,給公公婆婆敬個茶的。

陳翠蘭原本也沒想為難自己小兒子的媳婦,但是小媳婦還沒娶之前,陸召就先說了。

「娘,你們到時候別等我們,我們肯定起不來,晚上再去給你們敬茶,可千萬別來找我們!」

陸召耳提面命,於是今天陳翠蘭等到九點鐘還不見人來,就乾脆的幹活去了。

愛咋地咋地吧。

於是,蘇雲棲睡到了下午一點才醒,一睜開眼睛,感覺自己渾身都疼,尤其是下半身,動一動都疼!

她一動,陸召也下意識跟着動,把人摟到懷裡,給她捏了捏腰,又不留神的冒出了一句跟他身份不符合的甜言蜜語。

「乖,好媳婦不疼不疼。」

聲線一如既往的粗,但是語氣柔的不行。

他說完,感覺沒人鑽他懷裡,陸召也一個激靈,醒了。

蘇雲棲側着頭,用黑白分明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似乎是在悲憤的控訴。

陸召掐了掐蘇雲棲的耳朵尖,囂張的半坐起來,沖她挑眉。

「怎麼,現在還對你男人有意見?」

「你要記住,是我救了你!算上這次,我救你兩回了吧?以身相許還不夠,不如你起來給我做頓飯?」

什麼禽獸!剛欺負完人,還讓人起來做飯!

蘇雲棲氣鼓鼓的瞪他,故意把被子一卷,又躲角落去了,留下光禿禿的陸召。

兩人的肚子都不合時宜的響了起來,畢竟下午一點了,確實也該餓了。

「得得得,我去做飯,能嫁給我這種願意做飯的男人,蘇雲棲你就偷着樂去吧!」

陸召又手痒痒的過去扒拉了一下被子里的蘇雲棲,這才起床穿衣服去做飯。

可惜,他一個村霸也沒做過飯,以前都吃他娘做的。

陸師傅忙活了一個小時,鍋里依舊空空如也。

蘇雲棲快餓暈過去了,她捂着肚子有氣無力的來廚房找人。

「陸召你是不是想餓死我,換個媳婦?你早說啊,我現在就拎東西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