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5章

陸召背後就是蘇雲棲,他要是躲了,那掃把難免會打到她,他只能硬生生的挨了這一下。

「娘你打我幹什麼!你真當我皮糙肉厚一點都不疼啊!我什麼時候打媳婦了!」

哪裡來的謠言!

陸召黑着臉質問他娘。

「你還狡辯!我都看的清清楚楚的!」

陳翠蘭怒髮衝冠,把陸召打的滿院子跑。

陸召不跑,他娘真的能把掃把給打斷,他又不好對他娘動手,一介村霸,被親娘打的落花流水,抱頭鼠竄。

蘇雲棲獃獃的看着這一幕,突然又有心情吃飯了,她趕緊夾塊雞蛋,邊吃邊看熱鬧。

打的好!這種王八蛋就應該挨打!

陸召被他娘追的煩了,乾脆一把把掃把搶過來,嘩啦一下,徒手摺斷了,手臂上的肌肉都鼓了起來,像是要撐破衣服衝出來一樣。

那可是一百零八片竹子做的!

相當於多少雙筷子了!不得不說手部力量確實是很強大了!

「你個不孝子!你還敢嚇唬我是不是!」

陳翠蘭氣的又指着鼻子罵他。

「我沒有,娘你回來了就快去做飯吧,我倆都不會做飯,餓一天了。」

「你不管我,總不能不管你兒媳婦吧,她可剛進門就餓肚子,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是惡婆婆,不給飯吃呢。」

陸召聰明的轉移話題。

「你!」

陳翠蘭給他氣的一哆嗦,這臭小子還說不是在威脅她!

蘇雲棲眨眨眼,轉動自己聰明的小腦袋,感覺自己得找個靠山才行,婆婆能治陸召,好像也向著她,就她了!

「娘!」

「陸召今天早上打我!還趕我回娘家,不給我飯吃,只讓我吃窩窩頭,喝苦瓜湯嗚嗚嗚。」

「娘,我先不走行嗎?我好餓啊。」

蘇雲棲撲上去抱着陳翠蘭的胳膊,小聲的啜泣,告狀。

她哭的梨花帶雨,我見猶憐,可把生了八個兒子,沒有一個女兒的陳翠蘭給心疼壞了。

這要是自己的小閨女,她高低得扒了陸召的皮!

「別哭別哭,你先吃點墊吧墊吧,我馬上就去給你做飯,想吃啥?」

陳翠蘭一邊殺氣騰騰的瞪陸召,一邊拍着蘇雲棲的背哄她。

陸召從沒見過這麼溫柔的親娘,忍不住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他表情微妙的搓了搓自己的胳膊。

「娘,麵條行嗎?不加菜不加肉都行,能吃飽就行。」

「好好好,娘馬上去做!你先吃點菜墊着。」

「你!給我滾去挑水去!我等會再收拾你!」

陳翠蘭對着蘇雲棲好言好語,對上陸召又馬上讓他滾。

看見自己小媳婦臉上有過一閃而逝的得意笑容,總算沒那麼難過了。

行吧,也算誤打誤撞哄好了。

陸召摸摸鼻尖,忍着肚子餓,滾去挑水了。

陳翠蘭不僅給蘇雲棲下了麵條,還給她撒了小半碗的肉醬,吃起來那叫一個爽啊!

總算是填滿了空落落的胃,她忍不住摸着小肚子,表情放鬆。

陸召已經挑完水了,在門口罰站,就直勾勾的看着自己小媳婦呢。

他琢磨半天也沒琢磨出來自己什麼時候趕她回娘家了,還打她,只讓她吃窩窩頭,她應該是故意這麼說的吧?

不能這麼誤會他吧?

他好不容易才娶到手的媳婦,他都願意下廚做飯了,那些不是扯淡嗎!

不過蘇雲棲不經餓,一餓就要回娘家,現在他們分開單過,他還是得快點學會做飯才行,不然天天跟今天一樣鬧,他真的要沒媳婦了。

蘇雲棲不是一個小氣的人,而且心眼好,雖然剛剛有很多的不愉快,但是想到昨晚陸召對她也算疼惜,還給她揉了一個晚上的腰。

她就勉強幫他說句話吧。

反正現在也不能離婚,日子還是要過的。

蘇雲棲鼓了鼓臉,沒幾下就說服自己了。

她偷偷的挪到陳翠蘭的身邊,跟做賊一樣伸長白玉似的脖子,湊到她耳邊跟她講悄悄話。

「娘,陸召也還沒吃飯。」

陳翠蘭以為是她還餓,不好意思大聲說,沒想到是要幫陸召這小子說話,她欣慰的同時又恨鐵不成鋼。

這麼好的小媳婦這小子不珍惜,他還想上天嗎!

要不是因為蘇雲棲被小流氓纏上了,輪的着他娶人家嗎!

「滾過來吃飯吧,你媳婦心疼你還餓着,我就不當這個壞人了,不過我不可能再給你下廚了,有什麼你吃什麼吧。」

陳翠蘭大聲的道,這句心疼可把蘇雲棲給羞壞了,她連忙搖頭擺手。

「不心疼,我才不心疼他!」

陸召聞言,勾了勾唇角,他大步流星的過來,把蘇雲棲抱在自己身上揉搓,還張嘴往蘇雲棲紅撲撲的小臉蛋上啃。

「知道你心疼我,不用說了。」

這膩歪的也不像是不喜歡的樣子啊,陳翠蘭納悶,又不想看這辣眼睛的畫面,轉身走了。

「你倆走的時候記得把門給我帶上。」

「娘你去哪啊,我跟你一起去!」

蘇雲棲想跑路,卻被陸召摁在懷裡,逃脫不得。

最後煩了,氣咻咻的瞪他,膽子又大了起來。

「你到底吃不吃飯啊!你好煩哦!」

「哦,我又煩了。」

陸召無所謂,已經把人牢牢的掌控在自己身上,他抵着蘇雲棲的額頭,嚴肅質問。

「我什麼時候趕你走了?」

「蘇雲棲,你鬧脾氣可以,污衊我是不是有點過分了?我還打你?就輕輕拍了下屁股,那叫打嗎?你是不是沒見過我打人?」

「我只讓你吃窩窩頭,吃苦瓜?肉我都端出來了,你拿着窩窩頭往嘴裏塞,我都攔不住,給你喝苦瓜湯是因為你噎着了,不然我眼睜睜看着你噎死嗎?嗯?」

陸召危險的看着她。

大有一副她不解釋清楚,他就真的要教訓她的樣子。

本來她都要把這事給忘了,他又提起來,蘇雲棲不高興的抿了抿唇,濃密的眼睫毛也垂了下來。

「是你讓我回娘家的,我就催你快點做飯,你就趕我走,王八蛋。」

她小聲的抱怨,他以前對她沒這麼差的。

蘇雲棲敢對鼎鼎有名的村霸蹬鼻子上臉的,肯定是有原因的。

兩人當了七年的同學,陸召嘴賤愛逗她,叫她嬌氣鬼,會把她的糖吃了,再給塊新的。

但是也會在她腳疼落單的時候背她回家,在她懶得綁頭髮的時候給她編小辮子,給她抄作業。

說來怪不好意思的,其實蘇雲棲的成績挺差的,考上初中是靠她努力,考上高中完全就是靠陸召的努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