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在高中以前,蘇雲棲都覺得陸召不會離開她的,雖然他不說,但是蘇雲棲莫名的覺得,自己提什麼條件他都會答應。

但是他沒上高中,兩人生疏了兩年,後來蘇雲棲就不敢再自作多情了。

陸召聞言頓了頓,長嘆了口氣,他年紀比蘇雲棲大五歲,就是讀了高中又能怎麼樣,上大學嗎?大學念完還是沒錢,到時候他年紀又大又窮,能有什麼優點?

「笨蛋,讀了高中,現在怎麼有錢娶你?」

「睡覺吧,以後我們還會有很多個兩年的。」

陸召把人摟在懷裡,輕輕的哄道,給她唱搖籃曲。

蘇雲棲本來就困,這麼一哄,就更困了,立馬窩在他懷裡,閉着眼睛睡著了。

第二天她一醒,陸召立馬跳起來,他長的太高,一下子就撞到了床頂。

「嘶。」

但是他顧不上疼,立馬捂着頭去把熱騰騰的飯菜端了過來,從根源上阻止昨天的鬧劇發生。

不過今天,蘇雲棲雖然餓了卻不想吃飯,她咬着下唇,一直在打量陸召。

「幹什麼?你不會又想說我想把你趕回娘家吧?蘇雲棲,我也是有脾氣的!」

五大三粗的漢子差點被蘇雲棲看的炸毛。

蘇雲棲抱着膝蓋坐着,懊惱的直咬唇,眼睫毛跟小扇子一樣唰唰唰的扇風。

怎麼回事,就記得昨天問他問題,他怎麼回答她完全不記得了!

她憋了兩年都沒有問!昨天問了卻不記得他的回答啊啊啊啊!好煩好煩好煩!

他說什麼了!

蘇雲棲越想越氣,又用圓溜溜的杏眼瞪陸召,跟憤怒的小鳥一樣。

「祖宗,你又怎麼了?」

「我沒惹你吧?」

陸召上衣都沒穿,裸着上半身,精壯的身體上還布滿了被指甲抓出來的紅痕。

他頭疼的抓了抓自己的頭髮,簡直是摸不着頭腦。

這小嬌氣鬼怎麼越來越難伺候了!

「什麼叫又啊!你煩我那我以後都不看你了!」

不記得就算了,反正這個王八蛋也說不出來什麼好話來!

蘇雲棲氣鼓鼓的,像個小青蛙,她連飯都不吃,蜷縮着身子,又躺下了。

這可憐兮兮的小背影,男人看了會心碎,婆婆看了男人會挨揍!

「我沒。」

「你轉過來。」

陸召趕緊過去把人扒拉出來,再讓她生悶氣還得了,指不定明天就要離婚了。

「有什麼話你直說,我保證回答!」

就等他這句話呢。

蘇雲棲趕緊問。

「你昨天怎麼說的,為什麼沒上高中?」

昨天她有臉問人家為什麼沒陪她上高中,今天問不出來,矜持的問了為什麼不上高中。

原來還在糾結這個問題呢,陸召忍不住笑了,他故作深沉的道。

「沒考上怎麼上?」

「我一個村霸流氓,能有初中文憑就不錯了。」

蘇雲棲氣的拿自己額頭撞他,跟頭小牛犢一樣。

「哎喲。」

然後她捂着自己發紅的額頭飆淚,妥妥的傷敵一百,自損一千。

陸召就是個鐵頭!

「你沒事折騰自己幹什麼,我的腦門能和你的一樣嗎?」

陸召心疼壞了,擰着眉趕緊捧着她的小腦袋吹了吹。

「我要聽實話!!!」

蘇雲棲巴掌都揚起來了,他要是再胡說八道,她巴掌就扇他臉上去!

「不愛上學,煩。」

「我就愛上你。」

陸召一本正經的說了前面那句話,然後又不正經的說了後半句。

忒粗俗!

流氓的蘇雲棲覺得自己的耳朵都髒了,她連忙捂着耳朵,像是張牙舞爪的小貓一樣怒斥。

「你流氓!你討厭!!!!」

「嗯嗯嗯,我又討厭了,以後我叫討厭哥,不過討厭我有什麼用,還不是要給我當小媳婦。」

陸召得意的把人從床上扛下來,強行喂飯。

他力氣大的跟頭牛一樣,蘇雲棲在他手上真的是隨意捏扁搓圓,想摟就摟想抱就抱,跟抱孩子一樣輕鬆。

蘇雲棲真的是氣累了,最後安詳的靠在他懷裡,讓他喂飯吃飯。

吃完飯,今天該去陸召的七個哥哥家認門了,先去的自然是陸大哥家,陸大哥今年都五十多了,比蘇雲棲的爹年紀還大,兩人也沒啥交流,就說了句。

「以後兩人好好過日子。」

「好嘞,下一家!」

陸召爽快的拉着小媳婦走了,蘇雲棲尷尬的直衝大哥大嫂笑,還有侄子,侄媳婦···

現在也不流行給紅包,誰也不用給誰,倒是省事了。

前面的見面都很省事,也很省心,真真的就是打一個招呼,連喝水的功夫都沒有,陸召直接把蘇雲棲拽走了。

趕緊結束,他還要回家和媳婦親熱呢!

「這麼急哄哄的,看起來很寶貝,老八看着對新媳婦不像不好啊,咋傳出來打人的謠言呢?」

二嫂喃喃自語,她嫁進來的時候陸召剛三歲,也是她看着長大的,雖然在外面是村霸,但是對家裡人還是不錯的,她不信陸召平白無故的會打媳婦。

要麼沒打,要麼媳婦犯大錯了。

「誰知道啊,村裡人就見不到咱家好,隨便傳的閑話吧,甭搭理就好了。」

陸二哥老神在在的,壓根不搭理這些謠言。

「也是。」

反正也不是打她,二嫂自己都要帶孫子了,哪有閑工夫管其他人。

只有到了老七這裡不太順利。

老七一家應該是陸家最窮的了,只大陸召兩歲,年齡相仿,但是好吃懶做,前兩年娶的媳婦,今年娃都一歲了,一家三口,天天啃窩窩頭。

看見陸召帶着漂亮的新媳婦過來,還穿的人模狗樣的,陸軍有些嫉妒,他呸了一下,把甘蔗殘渣吐出來。

「喲,帶新媳婦來串門啊,老八,你福氣真好,能娶一個這麼漂亮的小媳婦。」

「是啊,你福氣沒人家好,娶不到漂亮媳婦,我福氣也沒人家好,嫁不到好人家,結婚兩年了還住這破茅草屋!每天啃窩窩頭,臉都比稻子還黃了!」

陸軍媳婦拍了拍自己的臉,也酸溜溜的道,嫉妒的眼神在蘇雲棲的臉上剜過。

一想到陸召和蘇雲棲住青磚瓦房,還給了那麼多彩禮和東西,她就嫉妒的要死!

憑什麼!都是嫁給姓陸的,她要過這種生活!

「確實,七嫂,你一看就不是個旺家的,我七哥也不是啥好東西,好吃懶做,你倆要想過上我們的好日子,可得好好努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