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八零村花為避禍嫁村霸,邀他生崽小說 第10章_安霧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就是他!他欺負我!想把我搶回家去!」

「你是誰,你背我媳婦幹什麼!把她給我放下來!老子的人也是你能動的!」

「就是就是!我們鄭爺的女人,是你們能碰的嗎!」

來人是一群小混混,衣服不好好穿,弔兒郎當的,就連頭髮也稀奇古怪的,他們仗着人多,看見陸召長的這麼高大也不害怕。

還一個個叫囂着說蘇雲棲是他們鄭爺的女人,也就是領頭的那個小混混,大名叫鄭業,諢名叫鄭爺。

今年十九吧,是隔壁鎮的,他爹包了魚塘養魚,現在家裡也算富裕了,就是打了人也有錢賠,於是召集了一群狗腿子,挨個地方霍霍去。

來到這邊看見蘇雲棲,見色起意,差點當街把她拖走,得虧村裡人碰見了,把她搶回來了。

不然等家裡人或者是公安找過去的時候,估計早就被糟蹋了。

也不能怪蘇雲棲和蘇父這麼害怕。

這些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流氓是最難纏的。

「是嗎?你的人?你也配?」

陸召冷笑,他輕蔑的掃了他一眼,滔天怒意正在醞釀。

說來也是他疏忽了。

蘇雲棲長的這麼打眼,但是這麼多年一直沒被人騷擾過,陸召功不可沒。

他之所以混成村霸,鼎鼎有名的大流氓,就是因為他為了保護蘇雲棲,把村裡鎮上的流氓全都打了個遍,最後把人打服了,直接認自己當老大。

就是他沒陪着去上高中那兩年,也沒少去她高中晃,暗中護送人家去上學,就是自己沒空也要派狗腿子過去跟着,所以肖建立才會認識蘇雲棲。

但是就是這麼巧,半個月前,陸召得了一個外地掙錢的生意,帶了不少兄弟們過去幫忙,想着蘇雲棲都畢業了,天天在家也出不了什麼事。

再說鎮上哪個小流氓不知道蘇雲棲是自己護着的,他覺得不會出事。

所以也沒找人再跟着蘇雲棲。

沒想到就是這麼寸,蘇雲棲一個人來鎮上找工作,恰好碰上了不長眼的其他鎮的小流氓,還當街就要把人把人拖走!

陸召回來得知這個消息的時候,差點沒連夜拿着刀去剁了他,好在蘇父也連夜找上門了。

結婚這種好事,陸召當然是要先抓緊機會結了,之後再去收拾這個渣滓。

沒想到不用等他去找,這個鄭業自己湊上來了是吧!

「呸!我不配,你配?」

「蘇雲棲,我給過你們機會了,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我數三聲,你要是乖乖的下來跟我走,我會娶你當我的媳婦兒,否則老子玩死你,把你玩成破爛再給你扔回家去!」

鄭業囂張跋扈的道,看着蘇雲棲這張漂亮嬌美的小臉蛋,口水都要流下來了。

早就聽說過這邊有個大美人了,沒想到真的這麼美!城裡姑娘都比不上!他一定要搞到手!

再次聽到這些污言穢語,蘇雲棲氣的要爆炸,也不害怕了,可能是陸召給她的勇氣。

她直起身,指着鄭業就開罵,眼睛熠熠生輝。

「我還剁了你呢!讓你變成小公公!長的比癩蛤蟆還丑!還想碰我!你連我男人一根手指都比不上!」

「等我剁了你,把你扔到你們家魚塘去,讓你和爛泥呆在一起,你真的又爛又臭!呸!看見你我就想吐!」

蘇雲棲噼里啪啦一頓罵,兇巴巴的,柳眉倒豎。

陸召聽笑了,嬌氣鬼變小辣椒。

鄭業幾個聽愣了,這還是那個膽小的蘇雲棲嗎?

「蘇雲棲,你別以為你有人撐腰,你就了不起了,今天我來就是要帶你走的!等會你別哭着求我放過你!我還把這個男人給剁了!反正我家有的是錢賠!」

鄭業牛逼轟轟的,招呼他的十幾個兄弟們上。

「快走,快走,又要打架了,咱們鎮最近新來了一批流氓,什麼都霍霍,這些人怎麼不去死啊!」

「別說了,等一會他們盯上你,你就完蛋了,快回家去!」

路上的人看見這劍拔弩張的場面,趕緊跑了,不敢再留下看熱鬧,生怕引火上身。

「陸召!把你的人喊出來,打死他們!」

蘇雲棲用力拍了拍陸召的肩膀,狐假虎威的道,今天一定要給這些個流氓一個沉痛的打擊,看他們以後還敢不敢強搶良家婦女!

「不用喊人,我一個人就夠了。」

「建立,把東西拎好,這可是明天我們的回門禮。」

陸召慢悠悠的把蘇雲棲安頓好,然後袖子一挽,露出結實的線條肌肉,他牢牢的擋在蘇雲棲的跟前,揮拳掃腿,把這些前仆後繼的小流氓給打趴下。

這些人也就仗着人多勢眾,大家又怕他們背地裡使陰招報復,所以才沒人敢跟他們作對,要不然的話就他們這點花拳繡腿,街上隨便拉幾個人來都能把他們打敗。

十一個人,陸召只花了五分鐘,就把他們全部打趴下了,渾身的肌肉都鼓了起來,硬邦邦的。

陸召是一點都沒有留手。

有胳膊斷的,也有腿斷的,大放厥詞想玩蘇雲棲的鄭業最慘,陸召摁着他的頭狠狠的往地上磕,給他三顆門牙都磕斷了。

「現在服嗎?你還覺得你自己配嗎?」

「你以為你是什麼了不得的人物嗎?東拼西湊湊來這麼點人,就想來挑釁我?聽過我的名字嗎?我叫陸召,二塘村的,不服氣就來找我。」

「下次,再讓我在我們鎮看見你們這些人,有一個算一個,都打死扔河裡,別以為我不敢。」

陸召拍了拍鄭業的臉,陰森森的威脅。

他這麼大的塊頭,沒有人是他的對手,而且他下手還這麼狠!是個心狠手辣的人物!

鄭業害怕的褲子都尿**,也顧不上牙疼了,他頂着漏風的門牙哆哆嗦嗦的點頭保證。

「我知道了,對不起,陸哥,我以後不會再來了。」

「還有呢。」

「還有?」

鄭業疑惑,還有什麼?

「蘇雲棲是我媳婦,我們已經結婚了,聽清楚了嗎?敢騷擾我媳婦,誰給你的膽子。」

「給她磕頭認錯!幸虧你沒敢碰她一根手指,否則老子我現在就剁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