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八零村花為避禍嫁村霸,邀他生崽小說 第2章_安霧小說
◈ 第1章

第2章

叮,團寵嬌氣女主文,不帶腦子食用更甜喔!崽來的也很快!

1985年8月13日。

十里八鄉都有名的村花和村霸結婚了,擺了二十桌酒席,聘禮給了abc塊,外加手錶等一堆的東西。

人人都道這婚雖然結的匆忙,但是村霸對村花還是很上心的,要不然也不能把婚禮辦的這麼風光!比城裡姑娘的還要奢華!

哪知道根本不是這回事。

「嬌氣鬼,落到我手裡了吧?不是嘲笑我娶不到媳婦嗎?現在我娶到了誰?看我怎麼辣手摧花!」

今天是新婚夜,陸召坐在床邊,掐着新娘子蘇雲棲漂亮白嫩的下巴,陰惻惻的冷笑。

他身高189,體重160,又高又壯,長相嘛,自然是和體格一樣的糙,一雙虎目又凶又大,臉型剛硬,就連眉毛都又粗又黑。

聲音又洪亮大聲。

他不醜,相反,給人一種糙帥的感覺,又生的高大壯實,力氣大,是幹活的好手。

奈何他是十里八鄉都聞名的村霸,又名不務正業的流氓,成天就知道招貓逗狗,欺負人,所以二十三歲了,還沒娶上媳婦。

「你好煩啊!」

下巴上傳來輕微的痛意,蘇雲棲睜着霧蒙蒙的杏眼,小聲的抱怨了一句,卻也不敢再罵他。

想到如今的處境,她忍不住撇過頭,抿着紅嫩的嘴唇,小珍珠唰的一下就掉下來了,從漂亮的小臉蛋上滑過,又掉到陸召的手指上。

她今年十八歲,是大塘村的村花,陸召二十三,是隔壁二塘村的村霸。

二塘村沒有學校,陸召是來大塘村讀的小學,他上學晚,又因為經常逃課,留級了,蘇雲棲上學早,這不,雖然差了五歲,但是兩人是小學同學!

鎮上就一個初中,所以,又順理成章的成了初中同學。

一個嫌對方嬌氣,一個嫌對方霸道,蘇雲棲以前膽子大的很,沒少指着陸召的鼻子臭罵他。

後來,陸召沒上高中,蘇雲棲上了高中,但是沒考上大學,今年才高中畢業。

原本高中學歷在小鎮上也不錯了,能找到一個輕鬆的工作,但是偏偏長的太出色,在找工作的時候,被隔壁鎮來玩的小流氓看上了。

小流氓家裡又有點錢,蘇家就蘇雲棲一個女兒,沒有兒子,勢單力薄,擺不平這小流氓。

蘇父怕自己女兒被糟蹋了,只能以毒攻毒,把蘇雲棲嫁給陸召,強龍還不壓地頭蛇呢,陸召都混出名聲來了,不信那個小流氓不怕他!

所以,倒霉催的蘇雲棲在半個月內就和死對頭陸召完成了定親下聘禮,擺酒席等事。

惶恐了這麼些天,還是到了洞房的日子,陸召還這麼凶,蘇雲棲從小性格就嬌氣,眼淚哪忍得住。

「嗚嗚嗚嗚。」

蘇雲棲咬着唇,本來不想哭出聲,被這王八蛋看笑話的,但是眼淚來了就忍不住,只能發出嗚咽的聲音。

像是被欺負了的小動物一樣。

陸召的嘴角僵住了,怎麼說哭就哭!掐疼她了?

他趕緊鬆開蘇雲棲的下巴,低頭湊過去看了看,是有點紅了。

這嬌氣鬼細皮嫩肉的,以前他被氣狠了都不敢動她,生怕她哭。

到底還是逃不過這遭。

陸召不自在的咳嗽了一下,伸出粗糲的手指在她臉頰上蹭了蹭,幫她把眼淚擦了。

可是蘇雲棲哭起來就沒完沒了的,眼淚一時間也擦不完。

陸召看着她哭的眼睛鼻子都紅紅的,眼睛還淚汪汪的,就忍不住蠢蠢欲動。

蘇雲棲長相十分的柔美,身高162,皮膚又白又嫩,有一個小巧的瓜子臉,杏眼桃腮,柳眉,還留着一頭綢緞似的秀髮,小腰一隻手都掐的過來,哭起來別提多好看了。

生氣的時候五官靈動,活潑的很,也很好看。

怪不得能被人盯上,好在蘇父找上他,他先把人給扒拉過來了。

「別哭了,我不打你。」

陸召捏了捏蘇雲棲嫩滑的小臉蛋,無奈出聲,他坐在蘇雲棲的旁邊,足足比她高了一個頭!肩膀幾乎有她兩個寬!

不是一般的大塊頭。

「真的嗎?」

蘇雲棲立馬停住哭聲,把小腦袋轉回來,用紅彤彤的,懷疑的小眼神覷着他。

說實在的,蘇雲棲心虛的很,她要是早知道自己會嫁給陸召,哪裡會作死的罵他,現在兩人結婚了,她是真怕陸召會打她。

她見過陸召打人,可疼了!

所以她才說像他這種人是娶不上媳婦的,誰會嫁給家暴男啊!

嗚嗚嗚嗚,她嫁了!

蘇雲棲只要一想,又悲從心中來,她癟了癟嘴,冰冰涼涼的眼淚唰的一下又掉下來了。

又哭。

陸召無奈的揩掉她的眼淚,這回卻鬼使神差的把手指送到嘴邊,舔了舔。

她的眼淚,鹹的。

蘇雲棲看見這一幕,驚訝的瞪圓了眼睛,都忘記哭了。

然後她張了張小嘴,又下意識的罵道。

「變態!」

聲音嬌嬌軟軟的,讓陸召聽了直磨牙。

他放下手,眼睛一厲,黑着臉道。

「你再說一遍。」

又被凶了,這回蘇雲棲沒敢頂嘴,只是委屈巴巴的低下頭,肩膀在抖。

看起來又在哭了。

感受到她的害怕,陸召懊惱的想捶自己,今時不同往日,這嬌氣鬼怕他,他再凶豈不是要把人凶跑!

「我說了不打你,把頭抬起來。」

「你只要做到一件事就好。」

陸召強硬的把蘇雲棲的下巴給抬起來,聲音又粗又亮,但是這回手上只用了半分勁,生怕她下巴又帶出印子。

「你主動摸我一下,我就不打你了。」

陸召把蘇雲棲的手放在自己風吹日晒,比較粗糙的蜜色臉上,認真的道。

雖然他這樣看起來還是很兇,語氣也很強硬,但是蘇雲棲莫名的覺得他說的是真的。

她抿了抿唇,淚眼漣漣的摸了摸。

沒她臉滑。

「別只摸一個地方。」

陸召等她適應了,這才誘哄似的,拉着蘇雲棲的手慢慢的往下滑,摸過自己的喉結,又到胸膛,他順勢脫掉衣服,露出精壯健碩的上半身。

蘇雲棲有點好奇的繼續往下摸,摸到他腹部結實,但是又有點坑坑窪窪的地方。

她眼睛撲閃撲閃的,眼睫毛還濕噠噠的,但是又透露着好奇。

「這個是腹肌,那些個小白臉,軟腳蝦可沒有。」

陸召得意的挑了挑眉,心領神會的給她解釋。

蘇雲棲偷偷白了他一眼,就知道自戀!

看見她膽大包天,敢沖他翻白眼的小表情,陸召不怒反笑。

他站起來,快速的脫掉衣服,動作十分乾脆利落,快的蘇雲棲都沒有反應過來。

「你你你,它它它!」

「該睡覺了,我的小媳婦。」

洞房花燭夜,陸召才不想浪費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