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八零村花為避禍嫁村霸,邀他生崽小說 第6章_安霧小說
◈ 第5章

第6章

陸召其實是一個成績比較好的村霸,他還能輔導蘇雲棲做作業,他不讀高中就是單純不愛讀書,不是考不上。

當然,這個事除了蘇雲棲,誰也不知道。

「我·······」

陸召啞口無言,經過蘇雲棲的提醒,他這才想起來自己隨口都接了什麼話。

「你以前也沒這麼不經逗啊,我就隨口一說,你還當真了。」

「以前跟現在又不一樣。」

蘇雲棲垂着頭,語氣又委屈了起來。

本來就是,惹上一個流氓就夠讓人害怕的了,她爹還不怕死,去找了這個大流氓娶她,她能不緊張嗎!

以前拌嘴了她能罵回去,雄赳赳氣昂昂的跑回家,現在她去哪?

「是不一樣了,我都把你娶回來了,成我的小媳婦了。」

陸召不正經的捏了捏她的腰,語氣驕傲又嘚瑟。

「以後想怎麼教訓你就怎麼教訓你,看你還敢拿水潑我不。」

這話說的蘇雲棲的火又起來了,她揪着陸召的耳朵猛掐,像是被激怒的小孔雀。

「那我就跟你同歸於盡!!!」

「嘶,疼,耳朵都要被你扯掉了。」

「活該!!!」

蘇雲棲氣哼哼的,揪了他好半天就鬆開,陸召捉過她白嫩的小手,輕輕的咬了一下。

「別鬧了,讓你男人我吃口飯,昨晚使那麼大力氣,今天還餓一天,還去挑了水,你男人就是頭牛也扛不住了。」

他調侃道,聽的蘇雲棲的臉又燙了起來,眼睛亮閃閃的。

「你不要再胡說八道了!」

「不胡說八道,不過蘇雲棲,跟你說件事,聽好了,我不會趕你走,也不會打你的,聽見了沒?」

「下次再找這種借口跟我吵架,我就把你扒光了做昨晚那種事,你疼我也做!你看我心不心疼你!我說到做到!」

陸召掐着蘇雲棲的下巴,嚴肅的威脅。

蘇雲棲又害羞又生氣,想罵他不要臉,但是看着他黑漆漆的眼睛,兇巴巴的臉,又說不出話來了,只能乖乖點頭。

「那個敢纏着你的渣滓我會解決的,別怕。」

陸召在她漂亮的小嘴上啄了一下,然後撿起蘇雲棲吃了一角的窩窩頭,就着她吃剩的麵湯,還有豆角和雞蛋,嘩啦啦的全吃掉了。

他胃口真大,吃完這些才填了三分飽,沒人給自己下麵條,他只好自己去下一鍋,雖然糊了不少,但是湊合著吃吧。

他又不挑,不像他家那個嬌氣鬼。

晚上也是在這邊吃的飯,然後正經給陸召的父母敬了茶,因為晚了,今晚是轉不完幾個哥哥家了,就乾脆第二天再去。

兩人早早的回了新房那邊。

洗澡是陸召給燒的熱水,洗完蘇雲棲探出毛茸茸的小腦袋問。

「有沒有洗衣服的肥皂,皂莢也行。」

她習慣了洗衣服的肥皂是要和洗澡的肥皂分開的,不然覺得不幹凈。

陸召沒有形象的蹲在門檻上休憩,聞言懶洋洋的瞥了她一眼,輕飄飄的嫌棄。

「麻煩。」

蘇雲棲氣的咬牙,想拿衣服砸他。

「放着吧,我給你洗。」

「不要你洗!我自己洗!」

蘇雲棲才不要這個王八蛋獻殷勤!

「哦?那你知道洗衣服的肥皂在哪?」

陸召挑眉,不懷好意的問,糙帥的臉做這個表情,帥的人心肝直顫。

「我拿清水洗行了吧!」

蘇雲棲到底是沒忍住,氣呼呼的扯下陸召曬在院子里的衣服,扔到他臉上去。

王八蛋就會氣人!

她拎着桶又回了廁所,不過被三兩下躥上來的陸召從背後抱住,把人一把扛在肩上,扔回床上了,順便把她的鞋子也給拎走了。

「你把我的鞋子還給我!陸召!你個王八蛋!」

蘇雲棲氣的在屋裡直罵人,聲音又軟又綿。

陸召聽着無動於衷,拿出新的肥皂,就蹲在院子里給小媳婦搓衣服。

手上的動作夠體貼的,但是嘴上還是不饒人。

「有本事你光着腳下來。」

····

他明知道自己有點潔癖,不能接受不穿鞋子在地上踩!他還故意挑釁她!

蘇雲棲想跳下去給他兩巴掌!最後還是撅着嘴躺下了。

這麼愛洗衣服,上輩子是浣衣局的小宮女嗎!

沒聽見小媳婦氣急敗壞的聲音,陸召忍不住吹了個口哨,加快速度把衣服搓完。搓到小衣服的時候也不尷尬,都**相對了,還怕洗內衣。

他把小媳婦的衣服洗的香香的才晾起來,然後衝進廁所洗了個冷水澡,又敷衍的把自己的衣服過了一遍水,然後就迫不及待的沖回房間,打算和小媳婦玩。

蘇雲棲迷迷糊糊的都睡著了,又被陸召有些涼的手給碰醒了。

他碰了這麼多涼水,身上的溫度當然也偏低,這大夏天的,蘇雲棲還挺喜歡這個溫度,不由自主的往他身上蹭了蹭。

陸召年輕氣盛,沒火都能蹭出火來。

今天蘇雲棲沒那麼疼,但是。

「好累啊嗚嗚嗚,陸召。」

蘇雲棲可憐巴巴的抱着陸召的脖子求饒。

「乖,馬上了,堅持堅持。」

陸召食髓知味,只能哄着蘇雲棲。

嬌氣鬼自己受疼,也要陸召跟着疼,不然覺得不公平。

「這次有沒有好點?」

之後陸召精神的很,但是蘇雲棲身體受不住,只是抱着人給她揉腰,又是各種親各種哄的。

蘇雲棲迷迷糊糊的,眼睛都虛闔上了,還真思考了一下,半天才給出來一個回答。

「有的,腰很酸,但是····」

跟個乖寶寶一眼,問什麼答什麼。

陸召有些悶笑的親上去,拿粗糙的臉蹭人家的嫩肉。

明天醒來千萬別記住自己說了實話,不然又要嬌氣哭了。

蘇雲棲顯然心裏還記着別的事,都這樣了都沒有睡着,她強撐着睜開眼睛,委屈的問道。

「為什麼不陪我上高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