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我慌慌張張的將床單捲起來扔進水盆里洗乾淨,生怕被同宿舍的室友發現。之後的很長一段時間,那條玄色大蛇都會出現在我的夢裡,而我每晚都強撐着眼皮不敢讓自己睡着,最後卻總是抵擋不住困意……

萬物皆有靈性,我覺得我一定是跟夢裡的大蛇有什麼恩怨,才會被他纏上。

我叫蘇蘇,今年十八歲,是一個剛剛來到Y市上大學的女學生。可能誰也不會想到,現在活蹦亂跳的我一個月前剛剛從鬼門關走了一趟。

大概一個月前,我得了一場怪病,渾身長滿了鱗片,身體一陣冷一陣熱,還總是要吃生肉。有的時候鱗片底下的皮膚疼痛難忍,我便用手指一片一片的將鱗片扣下來,直至鮮血淋漓。

外婆為了防止我再傷害到自己,就用麻繩把我綁在床上,還到處找醫生給我看病,可是所有醫生都是搖着頭走的,勸外婆早點放棄我給我準備後事。但是外婆始終相信我還有救,天天和表舅尋思着怎麼救我。

後來表舅不知道從哪裡得來了一個偏方,說是午夜時分去後山的五仙觀里找蛇,殺了取他的蛇膽讓我摻着酒吞下去病就能痊癒。表舅也是病急亂投醫,當天晚上便上了山,直到後半夜才回來,還帶着一身的血腥味。

吃了表舅找來的蛇膽之後,我身上的鱗片開始一片片的脫落,一個星期後,我的怪病竟完全好了。

外婆迷信,硬說是五仙觀里的五大仙顯靈,這才救了我,拉着我提了一籃子瓜果糕點前去還願。

那天還沒走到五仙觀,就看到觀前圍滿了一圈又一圈的人,我和外婆好奇的走過去,最外面的一個人看到我們立馬驚恐的讓開了,前面的人也都往後退了一步,留出了一條縫隙讓我們進去。我遠遠的看見觀里的大殿中躺着一個人,不好的預感頓時湧上心頭。

身邊的外婆似乎發現了什麼,鬆開我的手快速的走進五仙觀,在看清地上的人後,「哇」一聲哭了起來,「我的孩子呀,我的孩子呀……這是發生了什麼?造孽呀!……」想要上前,卻又害怕地上那些密密麻麻的活物。

地上躺着的不是別人,正是前幾天還在為我的病操勞的表舅。表舅的死相極其駭人,身體上纏滿了細細長長的小蛇,五顏六色的,眼珠好像是被蛇吃掉了,嘴巴張得大大的,還能看見裏面有蛇蠕動着,所以外婆才不敢靠近。

表舅死之前應該強烈的掙扎過,我看到他的衣服被撕扯的破破爛爛,手裡還緊緊握着什麼東西,但又不敢去拿。

而五仙觀里五大仙的雕像碎了一座,正是居於中間的柳仙也就是蛇仙的雕像。

我們這個地方人本來就少,一點小事都能傳的人盡皆知,我得怪病還有表舅取蛇膽的事自然是所有人都知道。

我聽到他們紛紛議論着,說是我得罪了神靈,才會讓表舅招此橫禍,否則死的應該是我……我低着頭緊緊握着外婆的手,不讓眼淚掉下來,更不敢去看錶舅。

辦完表舅的後事,外婆就讓我拿着大學錄取通知書提前來到了Y市,我知道她是不想讓我看村裡人的眼色,也不希望我自責難過。

那個奇怪的夢就是從我開學的第一個晚上開始的……

而且不單單是夢,我的身邊還接二連三發生着各種詭異的事情。去實驗室上課,好端端的試管突然在我面前爆炸……洗澡洗到一半所有的燈泡忽暗忽明……在水池裡洗衣服,洗着洗着水龍頭裡流出來都是生鏽的鐵水,殷紅似血……諸如此類。

宿舍里另外三個女生剛開學的時候,還會和我一起上課一起吃飯,後來覺得跟我在一起總會發生倒霉的事,就自動疏遠了我。

自從夢到玄色大蛇,我的身體也漸漸出現了變化,原本長相平平的我五官變得立體起來,就連身體都變得**,玲瓏有致,我心想估計是到了十八歲長開了,不然怎麼有句古話說,女大十八變。

還有讓我奇怪的是,原本討厭水的我竟然開始喜歡起水,每天要花上一兩個小時來洗澡,享受着沐浴在水裡的感覺。

人一好看了是非就多,還總招人羨慕嫉妒,特別是我這種讓所有人敬而遠之的對象變好看了,更讓那些女生恨得牙痒痒,整天變着法說我整容了,鼻子、嘴巴、眼睛、下巴甚至是耳朵都動過刀子,她們也不想想我哪來的錢去整容。

不過嘴長在人家身上,我也管不了。

轉眼間距離開學已經過去了一個月,大蛇出現在我夢裡的頻率也漸漸少了,直到後來,我竟兩個月沒有再做那個奇怪的夢。

玄色大蛇從我的夢中消失了兩個月後,我開始暗自竊喜,以為終於擺脫了他,直到我的身體開始出現異樣。

本來每天都按時起床的我越來越嗜睡,每次醒來也都是因為突然湧起的噁心感。剛開始我只以為是着涼感冒了,可是一個星期後,噁心感越加的強烈,我什麼都吃不下,心裏卻總想着血淋淋的生肉,想着想着竟有了食慾。

更加可怕的是,短短一個星期內,我的肚子居然微微隆起,像是有了身孕。我算了算日子,大姨媽已經兩個多月沒來了,我居然粗心到沒有察覺到。

晚上我又做了一個噩夢,夢裡我的肚子已經大得像個皮球,我捧着肚子疼痛難忍的躺在床上,然後就看見我的肚皮破裂,一條手腕粗的蛇從裏面爬了出來,那條蛇張着血盆大口看着我,就在他準備一口吞掉我的時候,我被嚇醒了。

擦了擦滿頭的汗水,我已經毫無睡意,心裏全是那條蛇,隱隱猜到了什麼,又反覆告訴自己絕不可能,那只是一個夢,不斷重複的噩夢,不是真的,我也絕對不會懷孕。

但是不相信歸不相信,我還是想要確定一下自己的想法。因為不敢去醫院檢查,只好晚上偷偷去便利店�傅昭寧��買驗孕棒。

買好之後,我做賊心虛的躲進了洗手間,等待結果的那一分鐘,絕對是我這輩子最煎熬的時刻。

就在我緊張的準備查看驗孕棒時,洗手間的門被大力的推開,我來不及躲擋,被門狠狠的撞到,手裡的驗孕棒也甩了出去。不等我反應過來,就看見同宿舍的一個室友撿起地上的驗孕棒,幸災樂禍的跟不知何時湧進來的一群女生說,「你們看,我就說她不對勁。」

我看到驗孕棒上有兩條線,一條清晰,一條很淺,不仔細看都不會看到,我當然明白這代表什麼。

面前的這群女生早已炸開了鍋……

「平時看她挺老實的呀!」

「你們看她四肢那麼細,就肚子大的不正常。」

「我還看到她吐過好幾次。」

「你們說她會不會被學校開除?」

……

「她怎麼還有臉待在這裡,就不怕肚子越來越大遲早被人發現?」

女大學生未婚先孕這種話題,不管放在哪裡,也不管什麼時候總會是讓人興奮的談資,更何況是這群十八九歲,對男女之事充滿了好奇又不敢嘗試的女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