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我並不想理睬她們,一把奪過室友手裡的驗孕棒準備離開這個地方,大概室友見我並沒有被嚇到手足無措的樣子很不滿意,抓住我的手不讓我走,「你就想着怎麼跟所有人解釋吧!不過看這情形,你也解釋不清楚。」

「不好意思,我並沒有要跟你解釋的打算。」我拉開她的手徑直走出了洗手間。

明明只是一個夢,我為什麼會真的懷孕?人怎麼可能會跟蛇懷上孩子?無數個疑問在我腦海里盤旋着……

我挺驚奇這個學校傳播消息的能力,才一個晚上的時間好像所有的學生和老師都知道了我懷孕的事。

第二天早上,我一路聽着各種議論、看着各種眼色來到了教室里,教室里的同學看到我很是詫異,那神情就好像在說,都這樣了你怎麼還有臉來上課?

我剛找了個角落的位置坐下,從來沒有跟我說過話的班長猶豫不決的走到了我面前,「那個,蘇同學,班主任讓你去辦公室找他一下。」

「哦。」

踏出教室的那一刻,我聽到身後像是突然爆炸了的聲音,不用想都知道他們在議論什麼。

班主任倒是很直截了當,先是問我謠言是不是真的,看到我微微隆起的肚子後又半晌不說話,最後直接跟我說,「要不你先休息幾天,順便讓醫療室的老師帶你去醫院做個檢查,我們也不希望你的名譽受損。」

「好。」

走出辦公室後我也沒去上課,肚子餓的難受,就打算去學校食堂吃點東西。可是平時在我眼裡的美味此刻看一眼都覺得噁心,頓時沒了食慾,但肚子還在餓着,越來越餓,你們完全不明白那種餓到全身每一個細胞都在叫囂的感覺。

理智漸漸喪失,我覺得自己的肢體已經完全不受大腦支配,當我稍微清醒一點的時候,手裡拿着不知道從哪裡弄來的生肉。鬼知道我多想一口咬上去,可是真正聞到了血腥味又覺得說不出的反胃,最後趁着自己還有一絲理智將肉丟進了垃圾桶。

回到宿舍後就發現自己的東西全部被丟在了宿舍門口,被子枕頭上面全是污水,課本、杯子、毛巾撒了一地。

我隨口說了句「幼稚」,抱起被子和枕頭準備進宿舍,而我那三個室友擋在門口一副盛氣凌人的模樣,「我們可不想跟不乾不淨的人住在一起。」

「讓開?」

飢餓和煩躁已經讓我失去了所有的耐心,看着她們的臉,我居然有種將她們撕碎的衝動。

我跟她們就這樣僵持着,身後還圍滿了看熱鬧的人。這麼大的動靜最後引來了宿管阿姨,看到她們這麼多人欺負我一個,宿管阿姨狠狠訓斥了她們。

「阿姨,不是我們欺負她,她不明不白的懷孕,我們怎麼敢跟她住在同一個房間里?」

宿管阿姨疑惑的看了看我的肚子,欲言又止,轉而對我的室友們說道,「你們不要亂說,先讓她進去。」

在宿管阿姨的幫助下,我避免了睡走廊的厄運,雖然我那些室友當著我的面說了一晚上的風涼話,也沒有給我好臉色看。

那幾天,我吃不下任何正常的食物,身體越來越虛弱,而肚子里那個怪物的存在感也越來越強烈。在班主任通知我第二天要去醫院檢查時,我去藥店買了打胎葯,吃完沒多久肚子便劇烈的疼起來。

好像有什麼東西在裏面翻滾,不斷的撞擊着我的五臟六腑,要從身體里鑽出來,後來怎麼昏迷的已經完全沒有印象了。

昏迷中我又見到了消失兩個多月的大蛇,他很憤怒,「你居然想殺死我的孩子。」

「求求你放過我,只要你願意放過我,我什麼都答應你。」我近乎絕望的哀求着大蛇。

「什麼都答應?」

「嗯嗯。」見大蛇的態度有所軟化,我小雞啄米似的點着頭。

「記住你說過的話。」……

醒來之後的第一件事就是摸自己的肚子,在感受到它依舊隆起時,我反而冷靜了下來,我根本殺不死這個怪胎,大蛇也絕不會輕易的放過我,但是看目前的情形,他也不會讓我這麼快死。

經過這次的差點流產,再加上本身就餓得虛弱,還有懷孕的種種反應,我已經被折磨的人不人鬼不鬼,於是主動跟學校提出了休學,班主任也心知肚明的沒有問原因。

當天下午,我在所有人或好奇或幸災樂禍的表情中,收拾東西回了家。外婆見我突然回來很是疑惑,一個勁追問我發生了什麼事,是不是被人欺負了。

忍了好久的眼淚終於在見到外婆的那一刻掉了下來,我抱着外婆嚎啕大哭,把她嚇得手足無措,一個勁拍着我的後背哄着我。

等到哭累了,我才跟着外婆進了房間,一口氣將這段時間發生的怪事,受的委屈,還有那些奇怪的夢告訴了她。

外婆聽完後嘴裏一直說著「不好,不好」,怕我擔心,又不停的拍着我的手背安慰我說「沒事,沒事」。

我們村有一個出了名的羊鬍子老道,平時瘋瘋癲癲,說出的話也半真半假,村裡人對他半是恭敬半是嫌棄,但只要家裡出了事就會想到他,所以外婆急急忙忙的帶着我去了他住在村尾的家。

一進門,羊鬍子老道就盯着我看,臉上的神情變幻莫測,不等我跟外婆詢問,他就說道,「你家這姑娘被蛇仙纏住了,找我沒用。」

外婆聽到這話馬上慌了,「這可怎麼辦呀?我們都鄉里鄉親這麼多年了,你一定要幫幫忙呀!」

「不是我不幫,要是捉鬼降妖的事找我,我還能出出主意,人家可是仙,我一個小小的道士犯不着衝撞人家呀!」羊鬍子老道一副很是為難的樣子,然後指着我的肚子說,「她現在連蛇胎都懷上了,誰都救不了她。」

見羊鬍子老道推脫,外婆趕緊從褲兜里拿出一塊包好的手帕,小心翼翼的取出裏面的一千塊錢,一把塞在了羊鬍子老道手裡,「你就幫幫我們吧!」

羊鬍子老道見到錢眼睛一下子亮了,要知道一千塊錢在我們村裡可是不少的一筆錢了。我看到那老道笑嘻嘻的將錢塞進了口袋裡,「好說好說,我們都是鄉親,這個忙一定要幫。」

也不知道羊鬍子老道是真有能耐,還是假把式,當天晚上他去了趟五仙觀,回來就跟外婆說,只要將我許給蛇仙,就算是天大的事蛇仙也不會再跟我計較。如果我們不願意,那就等着死吧!

外婆左右為難,一邊是我的性命,一邊是我的幸福,再三權衡下,還是從柜子里取出了一件紅色嫁衣,那是她花了很長時間一針一線為我縫的,就是為了讓我結婚那天穿。

我自小就失去了父母,是外婆一個人把我拉扯長大,但我從來都不覺得自己不幸,因為我有一個疼我寵我的外婆。

外婆和我一個晚上都沒有睡着,等着天一亮道士帶我去五仙觀跟那條蛇行拜堂之禮,然而第二天我穿着紅嫁衣等來的卻不是羊鬍子老道。

天一亮我們家院子的門就被敲的「咚咚」響,外婆去開了門,門外站着好幾十個人,都是這個村子的村民。

「蘇家阿婆,今天一早有人發現老道士慘死家中,他昨晚上還好好的,你說發生了什麼?」從他們的你一言我一語中,我大概知道了事情的原委。那羊鬍子老道昨晚回去後就死了,這些人認為是我們做的,所以就跑來興師問罪了,「今天無論如何你都要給我們一個說法。」

「是呀是呀!就你們家怪事多。」

「你們家蘇蘇不是在上大學嗎?怎麼突然回來了?」

見到有人疑惑的打量着我,我趕緊拉了拉自己的衣服,還好嫁衣比較寬鬆,他們看不出我的肚子。

「你們家蘇蘇這是要嫁人了?嫁給誰呀?我們怎麼一點都沒聽說過?」

這些人似乎有問不完的問題,但我一個都回答不上,羊鬍子老道昨晚可是說的信誓旦旦,只要嫁了蛇仙就沒事了,怎麼突然就死了?難道是那條蛇不願意娶我?可也犯不着殺人呀!加上表舅,已經有兩個人慘死在他手裡了。

「我家蘇蘇沒有要嫁人,我就是讓她試試我給她做的嫁衣,這幾天回來也是因為想我了,你們也是,多簡單的事想的那麼複雜。」

雖然外婆說的很認真,但那些人並不相信,「就算你這些說的是真的,但是老道士的死一定跟你們脫不了干係,好幾個人都見過你們昨天去過他家。」

「是呀是呀!」這時人群里衝出來一個人,「她家蘇蘇得罪了蛇仙。」一句話出,所有人都目瞪口呆,雖然鄉下的老一輩大多數迷信,但真信這個世界有蛇仙的也沒幾個。

說話的人是羊鬍子老道的鄰居二柱子,平時就他跟羊鬍子老道走的比較近,還總說要跟老道學降妖除魔之術。

「你們聽我說,昨天老道士讓我準備蠟燭貢品,說是蘇蘇被蛇仙纏上還懷了蛇胎,只有嫁給蛇仙成為他的妻子才能保住性命。得罪了蛇仙可不是小事,現在死的是老道士,以後說不定我們全村人都跟着遭殃。」

二柱子說的慷慨激昂,村民們也聽得熱血沸騰,當下一群人就扛着我去了五仙觀,要將我嫁給那條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