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帶崽暴富後,死去的男人突然回來了全文 第10章_安霧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原來五寶以前是會說話的?她一直以為他是個先天性的聾啞兒?只是因為他平時跟四丫在一起待得時間長,兩個人可以相互交流而已。

顧千蘭對此大感驚訝,突然之間變啞的情況大多是因為一些疾病的緣故。可剛剛四丫分明說,五寶是在一個大雨天過後才變啞的。

職業的敏銳告訴她,那個大雨天才是五寶變啞的關鍵。

可是看着這麼年幼的孩子,她又怎麼才能了解當天究竟發生了什麼?

像是聽懂了姐姐說的話,五寶一臉驚慌的躲到了四丫的身後,小手緊緊的攥着她的衣服,瑟瑟發抖着。

僅僅這麼隨口提了提,五寶就是這個反應,顧千蘭更肯定了自己心中的猜測。只是孩子還小,這事恐怕一時之間也急不來。

「五寶別怕,娘親只是隨口問問。」她試圖撫摸孩子的背,讓他緩和下來。

可是她的手一觸碰到五寶的身體,這孩子卻抖得更厲害了。

無奈的嘆了口氣,顧千蘭只好先緩一緩。「四丫好好照顧弟弟,我去給你們做好吃的。」

很快,院子里飄滿了雞蛋餅的香氣。四丫歡快的牽着弟弟的手跑進灶房,「五寶快看,那是雞蛋餅,娘親真的給咱們做雞蛋餅了!」

孩子們的歡樂是無比單純而又簡單的,看着灶台上的雞蛋餅,兩個孩子卻懂事的沒有伸手去拿,而是乖巧的坐到一邊等着顧千蘭忙完。

「顧娘子,這是做什麼好吃的呢,香味飄得老遠都聞到了。」余村長爽朗的聲音從院子外傳來。

院子外,余村長跟同村的幾個村民走了過來。聞到滿院的香氣,看着在灶房裡忙碌着的顧氏,余村長感到幾分欣慰。

總算這顧娘子是個好的,希望她能帶着兩個孩子把日子過起來。

「余村長來了啊。」顧千蘭有些尷尬的笑了下,玉米面剩得不多,早上她只做了自己跟孩子的份量。

眼下來了這麼一**人,還是幫她清理院子的,倒是不好問人家吃了沒有。

好在余村長清楚他們家裡的情況,這年月誰家裡都沒有什麼餘糧,他更不可能去佔便宜貪顧娘子家的這幾口吃食。

昨天的分家文書還是他親自寫的呢。

今天他們這麼多人過來吃上一頓,她分家的那二十斤口糧還真不一定夠。

再說,他們也都只是來義務幫忙的,事情不多,要不了多大功夫,根本沒有誰想要趁機蹭上一頓飯的意思。

「你們吃你們的,是咱們來早了。想着先幫你修好了房頂,再除完草,好早點上地里去忙活。」余村長毫不介意的說。

顧千蘭到底有些不好意思,三下五除二的解決了一個餅子,招呼兩個小的去屋裡獃著,又上灶房燒上滿滿一大鍋的開水。

這麼多人過來,沒法管人家一頓飯,好歹喝的水得管夠啊。

不到一個時辰的時間,之前雜草叢生的院子便煥然一新。屋頂也被加固過後鋪上了厚厚的一層稻草,這回再不怕下雨了。

等到太陽快冒頭的時候,來幫忙的人已經又都跟着村長一起離開了。

看着這些來去匆匆的村民,想到從頭到尾都沒有露面的余家另外三房兄弟,顧千蘭只覺得老余家的這些人,實在有些讓人齒冷。

只是不知道離家遠去的余建忠,是否知道他的幾個兄弟,竟然會是這種人。

而她此刻想到的余家,正熱鬧非凡。

天剛蒙蒙亮,遠在楊樹村的顧家一行十幾號人,便直奔余家老宅而去,正好跟村長他們一群人錯過了。

「餘興旺!余老頭!你給我出來,還我們家門板!」顧家大郎顧文才嗓門哄亮的叫囂着。

正喝着稀粥的余老頭聽到門外的叫喊聲,皺了皺眉頭,放下筷子。

昨天分家,到最後也沒能讓幾個兒子上顧家去要錢,老婆子的葯還沒有抓回來呢。

這顧家人倒是真有意思,他這個苦主還沒有來得及找上門,他們倒是先來了。

來得正好,省得他這幾個兒子還得再跑一趟。

想到此刻還在房裡哼哼嘰嘰,讓三個兒媳婦伺候着的老婆子,他就渾身都不得勁。

「余老頭!給我出來,你這個縮頭烏龜!」顧文才叉着腰,站在院門外叫罵著。

「大郎,快別這樣。這余家好歹也是你千蘭妹妹的婆家,你這樣罵她的公爹,讓她以後還怎麼待下去啊!」見顧文才罵也罵過了,一個中年婦人才溫聲勸道。

「怎麼待?不用待!娘你就別管了,像這樣野蠻不講理的婆家,我妹子可不需要在這裡受欺負。」顧文才順着自己娘的話說道。

「余老頭!出來開門,你們家還有一個能喘氣的沒有!」顧文才見關得死死的院門毫無動靜,越發來勁,上前用力踢打着院門。

「老大、老二!去,把你們娘從屋裡抬出來,咱打開院門兒,好好會一會這顧家人。」余老頭聽着外面的叫囂,氣定神閑的吃完了最後一口粥,沉聲說道。

「唉!是,爹。」兩個兒子應聲而去。

而院子里,昨天從顧家卸下來的那個門板,還在之前的地方好好的平放着。

終於在顧家人火冒三丈,準備撞門的時候,院門被緩緩打開了。

顧文才踉蹌了一下,險險站穩身子。

「怎麼!你們余家就讓個老娘們兒來出頭?」他嫌棄的一把推開方秀兒,大步邁進小院。

方秀兒不自在的摸了下臉頰,她很老了嗎?明明今年她也才二十齣頭的年紀。

雖然已經生了三個女兒,一個兒子,可也不至於被同樣二十多歲的顧文才說老啊!

看着余家低矮的土坯房,顧文才更是抬高了下巴,滿眼的輕蔑,他們家可是住着青磚大瓦房的。

這余家在他眼裡,那就是群不要臉的窮酸,不然怎麼會連他家的一扇舊門板都能看得上?

「他顧家大伯娘,這就是你們秀才公家的好家教?」余老頭四平八穩的坐在院子的中間,看都沒看走上前的顧文才一眼,只對着走在他身後的中年婦人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