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痛!顧千蘭只覺得渾身像是被碾壓過一般的難受,意識還有些模糊,耳邊陣陣傳來木板床有節奏的晃動聲。

這是什麼情況?她不是出任務遇到了汽車爆炸嗎?怎麼會還活着,並且還……

顧千蘭手腳並用奮力的掙扎着,可惜那人的動作卻比她更快一步,牢牢的禁錮着她。

「乖,忍忍別亂動,一會兒就好了!」

混蛋!居然敢占她便宜?膽子真夠肥的。

她掄起另一隻腳,試圖朝着男人踹去。奈何對方似乎早有防備,再加上全身綿軟無力,根本不是人家的對手。

「娘子,呆會兒就好了。」男人喘着粗氣,悶聲說道。

一聲「娘子」讓顧千蘭有些懵圈,才發現事情的發展也太……

隨之一股不屬於她的記憶突然瘋狂的湧入她的腦海。

我去!這是什麼情況?

她竟然穿越了!而且正好穿在了一個跟她同名的十八歲少女身上,更為狗血的是,這位少女此刻正在洞房。

也不知是她的這位獵戶夫君太過勇猛,還是初次那什麼的顧千蘭身體太過虛弱,竟然受不住這新郎官的一波猛操作,直接駕鶴西去了。

這下,正好便宜了她。

可是,此刻的她好想罵人,這個便宜她真的一點兒也不想占啊。

好想申請退貨啊!或者她能重新再穿一回嗎?只要別趕上這種時候就行啊!

然而老天爺顯然是沒有聽見顧千蘭心裏的哀嚎和祈求,這個天殺的還在繼續着……

到底還是這副身體實在太弱,顧千蘭只覺得腦子裡嗡嗡的一片混亂。

伴隨着耳畔不斷傳來吱吱呀呀的響聲,她的意識又一次迷糊起來,再次暈了過去。

「怎麼!這太陽都曬屁股了,她這新媳婦還在那擺譜沒起來呢?真當自己還是那個千嬌百寵着的秀才千金啊?」一個老婦人陰陽怪氣的聲音從院子里傳來。

「哎呀娘!您老忘了啊,她早不是什麼秀才千金了,一個寄人籬下的小孤女而已,諒她也不敢擺譜給您看。」一個女人說著。

「娘!您別著急。這老三媳婦昨晚上不是累着了嗎?」婦人打着圓場笑着說。

「是啊,娘。您也知道,這之前的三嫂走了也有快一年了吧,三伯他單了這麼久,突然間有了媳婦可不就……」另一個女人一說完,幾個女人便發出不言而喻的鬨笑聲。

「哼!能得她。誰還不是這麼過來的?自己的丈夫今天去從軍,人都已經出發一個時辰了,她還在床上躺着呢!這可真是秀才家的好教養。」

想起今天天沒亮就出發從軍的三兒子,老婦人的心裏就是一陣泛酸。

這些年朝廷連年徵兵,他們家實在是拿不出二十兩銀子去抵兵役了。天知道老三這一去,還有沒有命回來。

「娘,我怎麼說來着?這喪父喪母之女就娶不得,沒人教沒人管的,一點禮數都沒有不說,昨天進門的時候就沒看見嫁妝。」老大媳婦錢芬芳翻了個白眼忍不住吐槽着。

聽老大媳婦提起這事,幾個女人都沉默了。

老二媳婦方秀兒面色尷尬,她的嫁妝也是少得可憐,僅幾身破衣服而已,過去沒少看婆婆和幾個妯娌的臉色。

這下子,總算是有個比她還不如的了。

「哼!要不是看她那去世的爹是個秀才,老三又是倉促成親,哪裡輪得到她?就這還花了咱家三兩銀子的聘禮呢!結果連根紗都沒帶進門。」老婦人越想越氣,陰沉着臉。

隨即指了指旁邊站着的一對龍鳳胎道:「還不快去,把你們娘給我叫起來。」

屋裡的顧千蘭聽着外面的對話,早已經醒了過來。

此刻的她,生活在一個名叫連蒼王朝的國家,一個歷史上並不存在的時代。

如果她所料不錯的話,剛才說話的人應該就是這具身體的婆婆,余錢氏。而院子里和她對話的幾位,分別是她的兩個嫂嫂和一個弟媳。

現在看來,這幾個女人就沒一個是好相與的。

她緩緩支起身子,映入眼帘的是一間破舊並且有些漏風的茅草屋。

屋子裡陳設極為簡單,僅一張缺了角的桌子,三把磨得有些光亮的小木凳,用家徒四壁來形容一點也不為過。

低頭看自己這副身體,乾癟清瘦的身子未着寸縷,身上蓋着一床破舊的棉絮,上面摞滿了補丁,身下是張硬綁綁的木板床鋪着一層稻草,微微一動就發出吱呀的聲響。

她小臉一紅,不由得想起昨夜的瘋狂。

她顫抖着伸出手拿起放在床頭的衣服往身上套。

原主嫁過來前幾天就沒有再正經吃過一頓飯。自從說定了余家,每天大伯娘只分給她一碗清得能照見影子的稀粥。

說什麼馬上就是別人家的人了,別浪費了家裡的吃食。

究竟原來的顧千蘭是被活活餓死的,還是……已不可考究。

無奈的嘆了口氣,她終於費盡了九牛二虎之力穿好了衣衫。

兩個瘦小的孩子推門走了進來。

「娘親……奶奶喊你出去。」兩個衣着破爛光着腳丫的小傢伙掙着圓溜溜的大眼睛,怯怯的說道。

顧千蘭沉默了一瞬,聲音有幾分僵硬:「知道了,我馬上就過去。」

還沒等顧千蘭再問些什麼,兩個孩子一溜煙兒的跑出了屋子。

她知道大家的生活都過得很苦,可是看到剛才那對龍鳳胎的樣子,她還是不由得感到唏噓,這是真窮啊!

她強撐着走了出去,不管她那位婆婆打算找她說些什麼,這具身體都一定得吃點東西,不然這來之不易的穿越也沒什麼用了。

「終於捨得出來了?」余錢氏中氣十足的質問,在看到顧千蘭的那一瞬間嘎然而止。

僅過了片刻,更為尖刻的話從她的嘴裏噴了出來:「這個殺千刀的趙媒婆,給我家可憐的老三說了個什麼樣的鬼媳婦,還秀才閨女?我呸!我要退親!退親!」

另外三個做婦人打扮的女人都瞪大了雙眼,一副活見鬼的表情,不約而同的倒吸了一口涼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