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4章(2)

,終於進入了正題。

「不跪就是不孝?還有沒有天理王法了?今天你們說我可以,但要因此就休了我那可不行!」顧千蘭頓了頓,環顧四周看熱鬧的村民,竟沒有一個人覺得這兩個錢氏說的有什麼不對。

「那就來說說你那個可惡的大伯娘,你們顧家騙婚在前,打人在後,還不興讓我出口氣了?今天不休了你這個醜婦,怎麼對得起我那當兵在外,拼死拼活的三兒?」余錢氏把騙婚的事搬出來,果然周圍人的八卦之火燒得更旺了。

「騙婚?這個不能吧!聽說顧家那個大伯一家子,都是心善好說話的,怎麼可能幹出騙婚的勾當來?」圍觀的一個婦人大聲問道。

「大家看看她這張臉,還有什麼不明白的?都說這種面相的女人克夫,我家三兒馬上就要從軍,我怎麼可能給他娶這麼個喪門星進來。這要是有個萬一,我苦命的三兒啊!」余錢氏說著,竟然拍着大腿大聲哭了起來。

看得圍觀的幾個婦人一臉心酸,那幾戶人家也都是有兒子跟着一起去從軍了的,想到這一去生死未卜,或許再也沒有回來的可能。「這顧家也太不是個東西了,這克夫的喪門星怎麼能騙着人家娶呢?」

「誰說不是呢?這不,我娘去顧家說理,竟然還被他們家給趕了出來,把我娘也給打了。」錢芬芳說著,還擠出幾滴淚來,就這演技不去拍大戲都可惜了。

顧千蘭看着同仇敵愾的一群村民,飛快的思索着。她不能被休,那顧家於她而言,更是龍潭虎穴一般的存在。那幾個吃人不吐骨頭的顧家人,在這種女子社會地位極其底下的時代,只會想辦法把她再賣一次。

雖然她現在有了空間,以後的日子不愁吃喝,但一天到晚防着那些人的算計,也是件頭疼的事啊。

「不管顧家有沒有騙婚,至少我夫君是認可了這門婚事的。」顧千蘭鎮定的說道。

「相信家裡人也都清楚,昨天晚上夫君與我可是圓了房的。」說著顧千蘭有些羞澀的低下了頭。

一想起那擋子事兒,顧千蘭的臉就有些發燙,那一半白皙的臉龐透着紅潤,如粉面桃花一般美麗動人。如果沒有另半張青灰色的臉,她無疑也是個美麗不可方物的人兒。

「而且,萬一……我是說萬一,我這肚子里要是有了呢?」說完,她的臉更紅了。

「行了!老婆子,顧家做事不地道,但咱們家不能太過份。這已經圓房的媳婦,第二天就休回娘家確實也不太合適。」看了半天的大戲,毫無存在感的余老頭終於發話了。

就像老三媳婦說的一樣,萬一她要是懷上老三的種了呢?那可是他老余家的香火。

「不行,我不同意!這種喪門星會克了咱們全家的。就算老三同她圓了房,誰知道是不是因為天色太晚了,沒看到她那另半張臉的緣故?」錢婆子幾乎要從門板上跳起來,今天無論如何,這個女人都不能留。

錢婆子的這個想法,很快得到了絕大多數人的認同。這大晚上的,沒看清楚實在情有可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