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1章(2)

>聽老大媳婦提起這事,幾個女人都沉默了。

老二媳婦方秀兒面色尷尬,她的嫁妝也是少得可憐,僅幾身破衣服而已,過去沒少看婆婆和幾個妯娌的臉色。

這下子,總算是有個比她還不如的了。

「哼!要不是看她那去世的爹是個秀才,老三又是倉促成親,哪裡輪得到她?就這還花了咱家三兩銀子的聘禮呢!結果連根紗都沒帶進門。」老婦人越想越氣,陰沉着臉。

隨即指了指旁邊站着的一對龍鳳胎道:「還不快去,把你們娘給我叫起來。」

屋裡的顧千蘭聽着外面的對話,早已經醒了過來。

此刻的她,生活在一個名叫連蒼王朝的國家,一個歷史上並不存在的時代。

如果她所料不錯的話,剛才說話的人應該就是這具身體的婆婆,余錢氏。而院子里和她對話的幾位,分別是她的兩個嫂嫂和一個弟媳。

現在看來,這幾個女人就沒一個是好相與的。

她緩緩支起身子,映入眼帘的是一間破舊並且有些漏風的茅草屋。

屋子裡陳設極為簡單,僅一張缺了角的桌子,三把磨得有些光亮的小木凳,用家徒四壁來形容一點也不為過。

低頭看自己這副身體,乾癟清瘦的身子未着寸縷,身上蓋着一床破舊的棉絮,上面摞滿了補丁,身下是張硬綁綁的木板床鋪着一層稻草,微微一動就發出吱呀的聲響。

她小臉一紅,不由得想起昨夜的瘋狂。

她顫抖着伸出手拿起放在床頭的衣服往身上套。

原主嫁過來前幾天就沒有再正經吃過一頓飯。自從說定了余家,每天大伯娘只分給她一碗清得能照見影子的稀粥。

說什麼馬上就是別人家的人了,別浪費了家裡的吃食。

究竟原來的顧千蘭是被活活餓死的,還是……已不可考究。

無奈的嘆了口氣,她終於費盡了九牛二虎之力穿好了衣衫。

兩個瘦小的孩子推門走了進來。

「娘親……奶奶喊你出去。」兩個衣着破爛光着腳丫的小傢伙掙着圓溜溜的大眼睛,怯怯的說道。

顧千蘭沉默了一瞬,聲音有幾分僵硬:「知道了,我馬上就過去。」

還沒等顧千蘭再問些什麼,兩個孩子一溜煙兒的跑出了屋子。

她知道大家的生活都過得很苦,可是看到剛才那對龍鳳胎的樣子,她還是不由得感到唏噓,這是真窮啊!

她強撐着走了出去,不管她那位婆婆打算找她說些什麼,這具身體都一定得吃點東西,不然這來之不易的穿越也沒什麼用了。

「終於捨得出來了?」余錢氏中氣十足的質問,在看到顧千蘭的那一瞬間嘎然而止。

僅過了片刻,更為尖刻的話從她的嘴裏噴了出來:「這個殺千刀的趙媒婆,給我家可憐的老三說了個什麼樣的鬼媳婦,還秀才閨女?我呸!我要退親!退親!」

另外三個做婦人打扮的女人都瞪大了雙眼,一副活見鬼的表情,不約而同的倒吸了一口涼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