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帶崽暴富後,死去的男人突然回來了小說 第3章_安霧小說
◈ 第2章

第3章

此起彼伏的抽氣聲讓顧千蘭前進的腳步一頓。她不由得摸了下自己的臉頰,並沒有感覺到什麼異常。

原主的記憶中,她的長相此刻竟變得十分模糊,但再如何也不至於就到了讓人見之色變的地步吧。

這是一處最常見的農家小四合院。

堂屋住着余錢氏老夫妻和余家最小的幺女,東屋住着老大家,南屋住着老二家,顧千蘭的丈夫余建忠跟兩個孩子住在西屋,北屋則住着老四家。

此刻院子里余家的男女老幼幾乎全都在場。

憑着所知的信息顧千蘭還是禮貌的向幾人打着招呼。「娘,大嫂,二嫂,弟妹,小姑。」

「誰是你娘?別在這亂攀關係!就你這樣的,怎麼能進得了我余家的門?」

顧千蘭皺了下眉,看着眼前這個蠻不講理對着自己咆哮的婦人。

還不等她有什麼反應,余錢氏呼的一下站起來,「都跟我一起走,這坑死人不償命的趙媒婆,我非找她算賬不可。」

院子里的男男女女呼啦啦一下子散了個乾淨,走在最後的老二媳婦回頭看了顧千蘭一眼,歉意的笑了一下也跟上了婆婆的腳步。

一時間院子里靜寂無聲,只有三房的兩個孩子怯怯的縮在角落裡。

「老三家的,你娘就是這麼個急性子,她只是心裏不痛快心疼老三了,沒別的意思,你多擔待點兒。」

直到這時顧千蘭才注意到堂屋裡靠門的位置,坐着個拿着旱煙袋的老農。此時的他依然四平八穩的坐在那裡,時不時的抽上兩口旱煙。

對於余錢氏的行為,似乎見怪不怪。

「四丫,領你們娘去廚房吃點東西。」

一聽有吃的,顧千蘭渾身一震,沒想到這余老漢還不算是個糊塗的,要知道再這麼餓下去,她可不敢保證自己會幹出什麼事來。

說是廚房,其實不過就是在院子角落搭的一個土坯房。

不大的一間廚房搭着兩個土灶台,顧千蘭一進了廚房,便迫不及待的端起灶台上唯一的一隻缺了一角的大海碗,開始囫圇吞棗般的往嘴裏送。

稀稀的大半海碗糙米粥帶着微溫,幾乎是一口氣便喝下了肚,顧千蘭這才總算是感覺自己真正活了過來。

「娘……」四丫看着這個她稱作娘的女人,二話不說喝光了碗里的粥,欲言又止整個人都不好了。

那可是他們娘三個今天一天的口糧啊!娘不說兌點水,也不分給她和弟弟幾口,一個人一口氣就喝光了。這下她跟五寶又該挨餓了。

意猶未盡的舔了下嘴唇,顧千蘭轉過頭問道:「還有嗎?」

不管她為什麼會趕上了這波穿越大軍,來到了這個並不存在的時空,好歹先混飽了肚子再說。

四丫眼淚汪汪的看着面前的女人,第一次懷疑父親交代的話。

「好好孝順你們娘,她會照顧你們,讓你們吃飽穿暖過好日子的。」

「爹爹騙人!你是壞女人,吃光了我們一天的口糧還嫌不夠,四丫和五寶都好餓啊!」邊說邊哭着跑開了。

顧千蘭低頭看看空空的海碗,被自己吃得一乾二淨的稀粥,臉微微有些發燙。

上輩子的她一生過得十分輝煌,打小就是學霸,年紀輕輕就已經加入了特警部隊擔任着副隊長。

生活中的她更是女強人一般,幾乎做到了十項全能,似乎這世界上就沒有能難到她的事情。

沒想到剛穿到這不知名的古代,經歷了狗血的洞房,一大清早又喝光了她和兩個孩子一天的口糧。

雖然這大半碗稀粥吃下去,她根本就沒有飽,只能算是墊了下肚子。

可看着赤腳跑出去的兩個孩子,顧千蘭還是感到十分的內疚。

堂屋裡的余老頭似乎洞悉了一切般磕了下煙斗,眼皮都沒有抬一下:「吃完了就去河邊把你們這房的衣服都洗了,孩子還小,餓個一天半天的也沒啥。」

顧千蘭的心莫名抽痛了一下,難怪兩個孩子長得那麼瘦小,明明已經四五歲了,看上去卻像是只有兩三歲的孩童。

剛剛對余老漢升起的些許好感,頓時蕩然無存。

「爹,孩子們還這麼小,正是長身體的時候,一天就只吃這麼點兒稀粥怎麼夠?何況,今天還要讓他們餓一整天。」

余老漢眼皮都沒有抬一下:「咱們家裡就這條件,大家都是這麼過的。口糧吃食要省下來,分給家裡的勞力。」

「難道就讓兩個這麼小的孩子,餓着肚子跑出去不管了?」顧千蘭看着已經跑遠的兩個小小身影,心裏升起一抹擔憂。

見顧千蘭呆在那裡沒動,凈說些沒用的,余老漢終於不耐煩的道:「還磨蹭什麼?你吃也吃了,傻站在這幹嘛?」

深吸了一口氣,顧千蘭強忍着心中的怒氣,回房裡胡亂收拾了幾件打滿補丁的臟衣服出了院門。

余家村三面環山,幾條小溪從大山的深處緩緩而下匯聚成河。村裡的人們飲水、洗衣、灌溉皆取用於這條河。

遠遠的顧千蘭就看到河邊三三兩兩的聚着幾個正在洗着衣服的婦人,見到她走來,大家先是面上一驚。

隨後竟像是見到了瘟神一般,匆匆收拾好自己的衣物,也不管是不是洗乾淨了,端着木盆就跑開了。

「快走!快走!真是嚇死個人。」

一個婦人小聲嘀咕着,低着頭從顧千蘭的身邊經過。

帶着滿心的疑惑顧千蘭放下盆子,低下頭看向水裡。

清澈的河水緩緩流淌着,倒映出她纖細的身影。她看着水中的自己有些愣神,原來這就是現在的她?

也難怪被余錢氏破口大罵要退貨,她有些自嘲的伸手撫上了自己的臉頰。

那觸手還算光滑的肌膚,此刻竟然有半張臉布滿了青灰色的印記,像是胎記卻又隱約跟胎記有些不同。

可是在她模糊有限的記憶里,竟完全不記得她從前是長成這副樣子。

就這麼一副尊容,也虧得昨晚余家老三是怎麼能下得去嘴的。顧千蘭在心裏不由得一陣鄙夷,男人!呸!

想到她現在的處境,有這樣一張臉倒也不錯,省去一些不必要的麻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