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帶崽暴富後,死去的男人突然回來了小說 第6章_安霧小說
◈ 第5章

第6章

「快!大夫來了,大夫來了!」一聲高喊,打破了現有的僵局。

「吳大夫,快來看看我娘。」余家老大余建成快步跑進院子,身後吳大夫背着個藥箱也氣喘吁吁的跟進了小院。

「哎喲喂!哎喲!」一見了吳大夫的面,錢婆子立刻捂住了肚子,躺到門板上嚎了起來。

顧千蘭無語的翻了個白眼,要不要這麼裝啊,大家都已經看到她剛才的生龍活虎了。

顯然在場的村民們也都不傻,看着錢婆子的這番操作,都有些目瞪口呆。這是要鬧哪樣?這錢婆子為了要休掉剛進門的三兒媳婦,也是夠拼的啊。

「這剛才還好好的呢,這會兒子又疼狠了。」錢婆子似乎也意識到了這一點解釋道。

「老夫看看。」吳大夫大約五十歲上下的年紀,是附近幾個村子裏唯一的一位略懂些醫術的大夫了,醫術算不上好,平時一些頭疼腦熱的小毛病,倒是還能醫治。

離着院子老遠,他就聽見余錢氏那中氣十足的聲音,再一進院門看到她的樣子,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他也不揭穿,中規中矩的拿出脈枕,給余錢氏把着脈。

他微閉着眼睛,一手撫着小鬍子,沉吟了半晌也不做聲。

錢婆子心裏咯噔一下,也不裝了,吳大夫這樣子是什麼意思?難不成她還真的有什麼問題?

要知道雖然她被那顧家大伯娘踢到了肚子,但實際上那女人並沒有多大力氣。更何況,她看着那女人踹過來,便順勢往地上一躺,就是想着到時候能把給出去的三兩銀子聘禮給要回來。

至於已經跟老三圓房的顧千蘭,她可管不了那麼多,讓她被老顧家磨搓去。

「吳大夫,我娘她到底怎麼樣了?你倒是說句話呀。」余建成見吳大夫這個樣子,心裏直打鼓。

「是啊,吳大夫,你有話就直說,我娘她這情況嚴重不?」錢芬芳是知道錢老太太應該沒事的,之所以請了吳大夫來,就是想事後訛上顧家。讓他們坑人還不給嫁妝,這回定要讓他們好好脫層皮。

「這被踢了肚子啊,情況可大可小,老夫一時也有些拿不準,得好好觀察觀察。」吳大夫思索了半天,終於出聲了。

「這情況暫時也看不出個什麼來,有時候人被踢了肚子,看起來是活蹦亂跳的,可過上幾個時辰就不行了。」吳大夫說完,意味深長的看了錢老太太一眼。

錢老太太聽了吳大夫的話,心裏不由得七上八下的,聽大夫的意思,她這情況還挺嚴重?早知道有可能會丟命,就讓那顧家大伯娘換個地方踢了。

「那這……吳大夫,我這到底是有事兒,還是沒事兒啊?」一想到自己被踢了一下肚子,很有可能會因此送命,錢老太太一下子不淡定了,說話的聲音都打着顫。

「老夫先開幾副葯給你吃着,靜養三天,三天以後再看。」吳大夫說著,熟練的打開藥箱取出紙筆寫了個方子交給余建成。

「吳大夫,這被踢了一下肚子而已,沒這麼嚴重吧!」錢芬芳一想到呆會要花出去的銀錢,心裏就一陣不痛快。這將來可都是他們大房的財產啊。

「誰說不嚴重的?知道隔壁牛家村的李二狗嗎?就是不小心被驢踢到了肚子沒當回事兒,第二天人就沒了。」吳大夫氣哼哼的說道。

顧千蘭一陣默然,那人踢的和驢踢的,能是一個效果嗎?

聽了吳大夫的話,余家眾人沒一個敢出聲反駁。

「好你個黑心肝爛腸子的婆娘!老娘被踢了肚子,買葯又不是花的你的銀子,在這兒嘰嘰歪歪個什麼?」到底是姑侄倆,錢老太太對於錢芬芳心中所想門兒清,不由得罵道。

「娘!我這不是也不懂,就問問嗎!」錢芬芳訕訕的道。

趁着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在吳大夫的身上,顧千蘭快速瞟了一眼那方子,不過是一張極普通的活血化瘀的藥方。

別的藥方她或許不懂,但做為一名特別行動部門的一員,這種治療外傷內傷類的藥方她還是知道一些的。

錢老太太的情況如果真如吳大夫所說,被踢得狠了造成內臟出血,這張方子無疑是毫無用處的,甚至還是張催命符。

這吳大夫怕不是個庸醫吧!

「三天的葯錢連同診金,一共一百五十文,你們誰跟我一起回去把葯抓了。」吳大夫沒有理會這婆媳倆的拌嘴,對着余老頭說道。

「一百五十文!?這麼貴啊!」吳大夫的話音剛落,錢芬芳的驚呼聲同時傳來。

「老大!管好你媳婦,丟人現眼的東西!」錢老太太氣不打一處來。這老大媳婦是她娘家侄女,原先看着是個好的,沒想到關鍵時刻還是錢更親。果然是姓錢的。

此刻的她忘了自己也同樣是姓錢……

顧千蘭看着眼前的鬧劇,盡量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她直覺着這些人不會就這麼輕易算了。

「老大、老二、老四,你們幾個去一趟楊樹村的顧家,別的先不提,把你們娘的葯錢拿回來再說。」余老頭果斷的喊上三個兒子解決了藥費的問題。

一聽余老頭沒打算現在給錢,吳大夫瞬間沉下了臉。等他們跑一趟顧家,恐怕天都黑透了,看樣子這余家的錢不好掙啊!

「既然這樣,那老夫就先告辭了,只是葯可以先不拿,診金二十文總得現在給了吧?」吳大夫只想着能要一點是一點兒,總不能讓他白跑這一趟。

「老大家的,先把錢墊上,回頭再讓你娘給你。」余老頭二話不說的吩咐道。

錢芬芳聽了敢怒不敢言,在這個家裡她最怕的就屬公爹了。平時悶不作聲,關鍵時刻可是說一不二,今天她要敢不拿這個錢,轉眼就得吃大虧。

「那爹,我們就先上顧家要錢了,爭取天黑前趕回來。」余建成看了看已經不早的天色,對余老頭道。

「等一等!把老三媳婦也帶上,要不到錢,她就再也不用回來了。」余老頭點上了汗煙,頭也沒抬一下的說。

聽了這話,顧千蘭不由得看向一臉平靜的余老頭,這個看似純樸老實的莊稼漢,原來才是這個家裡真正的狠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