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大唐:開局科舉狀元被人頂替 第4章_安霧小說
◈ 第3章

第4章

這豆粒大的雨滴滴在韓珂的身上,很快他的衣服便都潮了。

可是他顧不上許多,他必須抓住這個機會為自己造勢,否則他第二天就會死於非命。

幸虧這貢院的圍牆上還有瓦片作為遮擋,否則這雨水就會將這毛筆寫下的字給沖刷乾淨!

他衣袖一挽,大臂一揮,在牆面上用狂草寫下滿江紅三個大字!

隨後便開始書寫:「怒髮衝冠!憑欄處、瀟瀟雨歇。」

「抬望眼、仰天長嘯,壯懷激烈。」

「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雲和月。莫等閑、白了少年頭,空悲切。」

狂草這種書法體狂放不羈,非常用於抒發自己內心的那種憤怒。

韓珂洋洋洒洒寫下上闕,他內心的那種血液都開始沸騰燃燒,很顯然他已經被這首詞給感染了。

他故意在怒髮衝冠後增添感嘆號,表示他內心的憤怒已經達到極點!

韓珂用岳飛的這首滿江紅作為開場,這強大詩句氣場頓時就感染身後避雨的所有文人才子!

「怒髮衝冠這個詞用得好啊!我頭髮都豎起來,帽子都被豎起來的頭髮頂飛了!」

「這首詞的氣場外加這名兄台的書法體頓時就讓我如鯁在喉,說不出話,不知他是榜上哪位才子?」

如此三三倆倆的對話在避雨才子的人群中不斷發生,他們都在討論韓珂是榜上哪個名次。

人群中的後方不乏有對韓珂好奇的人,他們推推嚷嚷想站在前面一睹風采。

「兄台讓一讓,讓我好好觀摩一下這位兄台的古詩文篇。」

「一邊獃著去,就你想觀摩,我不想觀摩嗎?你老老實實站在後面聽我們討論就行。」

「都別吵了,你們再吵就出去,我們想安安靜靜地觀賞這位兄台的文學大作!」很多人同仇敵愾的看着剛才說話的倆人,這倆人被這麼多人盯着,他們也是縮了縮頭不再吭聲。

隨後他們便都安安靜靜地待在原地觀望着韓珂的一舉一動。

雨逐漸變小。

韓珂提起筆用行書清秀地寫下:「耳畔風波搖蕩,身外功名飄忽,何路射旄頭?孤負男兒志,悵望故園愁。」

行書是書法體中十分乾淨、清秀的文體,它和小隸不同,小隸代表暴風雨之前的寧靜,所以小隸的文字末尾多為豎直。

而行書則代表天氣和人心情的轉折,可能上一秒為烏雲密布,下一秒就有可能雨後天晴,但也有可能轉變為狂風暴雨。

它多代表心境的轉變,所以行書的文字末尾多為豎彎鉤。

韓珂寫完這句詩並沒有停筆,隨後再次用他狂草書法體寫下:

「百花發時我不發,我若發時都嚇殺。」

「要與西風戰一場,遍身穿就黃金甲。」

轟隆——

韓珂剛寫完這首詩,天空就傳來一聲炸雷!

雨滴剛才還變小呢,這下隨着雷電的湧起,直接就奔湧出來,形成傾盆大雨!

「兄台寫下滿江紅的時候,我的雞皮疙瘩還沒起來呢,但他寫完這首詩我立馬就起了一身雞皮疙瘩!不得不說,這首詩的氣場比剛才滿江紅的還要強大!」

「兄台你比我好多了,剛才這位才子寫滿江紅的時候,我就起了雞皮疙瘩,但隨着他剛才中間轉折的那句詞消下去不少,但現在又冒發出來了,這首詩真的是令吾等心驚膽戰!」

「是啊,是啊。」

不少才子聽到這倆人的對話都產生了共鳴,他們畢竟都是唐朝貞觀年的才子,

這個年代連詩仙李白都還沒有出生,他們當然沒有見過和聽過如此氣勢磅礴的古詩!

他們現在學的只不過都是酸文腐詩罷了。

因為暴雨滴落的聲音太大,所以韓珂並沒有聽見身後的議論,只是隱約聽到嘈雜的聲音。

韓珂聽到嘈雜的聲音也是微微一笑,繼續提筆寫下將進酒名句!「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

咔嚓——

天空划過一道閃電,

這句千古名句如同大山一樣壓抑地避雨眾人喘不過氣來。

此時的他們更加強烈的想知道韓珂是誰,到底是當世哪位大家的後輩!

「有兄台知道他的身份嗎?」

一位才子開口詢問道,只見其他眾人聽到詢問紛紛搖了搖了頭表示不知道。

但人群中有幾位平靜的才子看着韓珂的後背望了又望,輕聲呢喃:「這位兄台好像是我們臨安城的解元,韓珂啊!」

他身旁的張才子聽到這話也是輕聲回應:「莫非兄台你也看出來了?剛才我也覺得這個人很像,但我不敢吱聲,怕認錯。」

聽到身旁人的肯定,這位徐才子繼續說道:「不怕兄台你笑話,我剛才看榜的時候,我心中就有一種莫名的東西放佛在困擾着我,但是我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直到現在我才明白,剛才的傍上似乎沒有韓珂的姓名啊!這是怎麼一回事?」

張才子也是附和:「我還以為只有我一人有這個困惑呢,沒想到老兄你也有,按理來說韓珂不應該在榜上沒有名字啊,畢竟他可是我們臨安城的驕傲啊!你想想看,他的縣試、州試紛紛都獲得主考官的大力讚賞,甚至還被評為超滿分答卷呢。這榜上怎會沒有他的名字,莫非…?」

「兄台慎言,」

張才子話還沒有說話,他就被徐才子的手拍了一下,他剛才這話若是傳出去,別說砍他一個人了,砍他全家都不過分。

張才子被徐才子打了一下,他也是回過神來,他拍了拍自己的嘴:「罪過罪過。」

就他倆對話這個功夫,韓珂已經寫下了滿滿一牆的古詩詞。

他前面的古詩詞都是根據自己情緒變化而寫的,寫到後面為了展示自己非常強大的文化底蘊,他就寫的雜了。

上一句可能還是「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

下一句可能就是「孤帆遠影碧空盡,唯見長江天際流!」

韓珂寫的每一句詩句都是千古名句,看的身後所有才子目瞪口呆!

因為這滿滿一牆的古詩詞,他們聞所未聞,見都沒見過!要是他們寫一首詩最起碼要想上一時半會,而且寫的還不一定是好詩。

但韓珂寫詩竟然手到擒來,而且還都是膾炙人口的絕句!

這種事如果不是他們親眼目睹,恐怕打死也不會去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