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07號空間管理者第九章 惡臭怨念結合體在線免費閱讀

第1507號空間管理者第十章 一石二鳥在線免費閱讀

系統很是無語,他終於明白什麼叫一生要強了。

「是呀,所以我該怎麼馴服水瘴?」張侃一邊走路一邊詢問道:「還有那個詭異,到底長什麼樣子?」

「宿主您是在問我嗎?我只是一個小小小小的系統,我又怎麼會知道馴服水瘴需要從他的物理屬性和食物入手呢?我又怎麼會知道接下來的詭異是個怨念結合體呢?」

系統如同機械人客服一般的聲音響起,張侃剛想罵娘就聽到系統給自己的提示,緊接着便是系統壓低聲音的話:「艾瑪嚇死我了,有一種考試偷摸傳小紙條的感覺。不是,我這參考答案都給你了,你可要好好把握啊哥們兒,筒子我這次的換聲機會可真的就是緊緊的被捏在你的手裡。」

「不是,水瘴這玩意都成了詭異了,它還有什麼物理屬性??你們這個世界不是本來就沒道理了,連詭異都踏馬出來了,居然跟我講物理屬性??那你到底是怎麼進入我的腦海的???」

張侃覺得自己聽到了本年度最荒唐的笑話。

「親親,您怎麼能這麼說呢?任何事物都有物理屬性呀,您不能因為水汽成了精就認為它不是水汽了,也不能再把它當成尋常的水汽來看。用你們人類的話來說,好像是什麼明心見性?性相不二?」

系統的聲音裡帶着一股子極其機車的調調,聽的張侃一陣惡寒。

「有沒有人跟你說過,你講話很機車哎~」張侃捏着嗓子回道,然後又一臉嚴肅的討論正事:「所以,水瘴的物理性質是什麼?」

「親親,山上的水汽是由於空氣中的水蒸氣凝結而形成的。當地面被加熱時,水分從土壤和植被中蒸發出來,這些水蒸氣隨着熱空氣……」

「行行行好好好,別說了別說了,我大概是知道了。」

張侃聽着系統念教科書一樣古板的聲音腦海里想到的就是他高中時期的那個只會念課本的數學老師,那個數學老師的戰績非常優秀,一節課四十五分鐘,講了一道大題,距離下課五分鐘發現自己的做法是錯誤的,於是改口:「同學們看好了,這是錯誤的解法。」

在這位老師的努力帶領下,全班滑向理科倒數第一的深淵。

一想起來這個張侃就覺得頭疼,忍不住想要捂住系統的嘴。系統大概是看出了張侃心情很是不佳,適時的開始沉默。

等到阿贊帶着張侃快要走到詭異出沒的地方的時候,隔着老遠張侃就聞到了一股惡臭。

那是一種無法用語言形容的臭,像是某種肉體在陰暗潮濕的地方被火燒焦,但是又沒有燒透,沒有燒焦的部分一點點腐爛,變質,還帶着一種像是化學攻擊一樣的臭,就連他腦海里的系統都忍不住大yue特yue。

「嘔~」

張侃沒忍住嘔了一聲,他感覺自己的鼻子就像是聞不到其他的味道一樣,只能聞得到這種不刺鼻但是連綿不絕的惡臭。他感覺自己的腸胃甚至整個身心都在抗議,這種臭味讓他有一種極其不安的感覺,就像是被什麼東西魘住了一樣,他甚至感覺自己的大腦有些不受控制,總是回憶起自己的一些往事 還都是些本身看起來是雞毛蒜皮的小事,可現在卻讓他覺得煩躁不已。

張侃蹙着眉,心下想着對策。

還沒等張侃想清楚該怎麼應對,他就看到了水瘴的身影。

水瘴還沒有往這邊靠近,吸引張侃注意的是水瘴的身體裏面有一個模糊的人影。

穿着紅色的衣服,面目猙獰,正在那惡狠狠的瞪着他。緊接着,水瘴轉了個身,張侃看到了第二個身影,他的好兄弟,周豪。

周豪和那個女人一樣面目猙獰,死相痛苦,像是帶着極大的怨念一般瞪着張侃。

「宿主快看,水瘴裏面的那兩個人,這次的怨念結合體就是這倆人搞得。」

系統又吸了兩口奶,已經快空掉的紙盒子發出兩聲最後的悲鳴,之後被系統一個拋物線扔進垃圾桶里。

「他們倆不是被吃了嗎?」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雖然他們倆的肉體被水瘴吞噬,但是因為他們身處在詭異世界裏,所以他們的靈魂混合著深重的怨念,哦,主要是針對你的,變成了現在的樣子。不出意外的話他倆和那個水瘴應該是共生狀態。」

「共生?」

「對。因為我們是在詭異世界裏。他們倆靈魂狀態太弱了,不找個比他們強大點的生物共生,馬上就會被分解吃掉。」

「靈魂還能被分解??」

張侃有一種小腦萎縮的感覺。這句話他不僅是在對着系統說,還無意識的問出了口。

「當然可以呀主人,您看,地上那些藍紫色熒光的小點點,像是小花一樣的,那些是噬魂花,吞噬靈魂的速度是很快的。」

張侃聽着在心裏推斷,大概是當時那個紅衣女人和周豪死的時候都在水瘴的保護下,所以還沒有被吞噬掉。也就是說水瘴擁有保護靈魂不被吃掉的能力。張侃一邊在心底打算着,一邊看向水瘴。

水瘴本來正在朝着霜族部落慢慢靠近,張侃問阿贊這個對霜族部落有什麼影響。

「主人,水瘴對部落是沒有影響的,但是那個怨念體會攻擊部落,而且很臭。」

阿贊說著皺了皺鼻子,又在面前扇了扇空氣,一副非常嫌棄的姿態。

那邊在水瘴身體里的兩個人看到了這邊的情況,像是被阿贊的行為激怒了一般朝着這邊趕來。

張侃見着目前控制水瘴身體的是那兩個人,立馬就帶着阿贊朝一邊離開,離開時還不忘對着兩個人做一些嫌棄意味很明顯的動作。

水瘴里的紅衣女人見狀指揮着水瘴就往張侃這邊衝過來,阿贊見狀連忙捂住張侃的口鼻,水瘴感知不到張侃的氣息,逐漸放慢了速度。

張侃在腦海里瘋狂戳系統,問這邊有沒有什麼靠譜的辦法可以把那些其他的競爭者吸引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