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07號空間管理者第一章 迷霧在線免費閱讀

第1507號空間管理者第二章 綁定什麼系統????在線免費閱讀

「走啊張侃,快遲到了,馬上要趕不上車了,快點快點,不是說好了今天去看大熊貓。」

電話另一頭張侃的好兄弟周豪一邊說著一邊檢查自己的行李箱有沒有遺漏。

「哎?這個貼畫是什麼時候貼上去的?張侃是不是你趁我不在的時候貼的!」

張侃慢悠悠的從床上坐起來打開小檯燈看了看時間,半夜十一點半。

……

「周豪,你瘋了,半夜十一點半,哪來的車?地鐵都沒趟了。」

「啊,不是說張穎開車載我們嗎?她要去藺彎市一趟,正好順路帶我們。」

「張穎?她一個小姑娘,你也好意思蹭人家車。」張侃半睜着一隻眼,手往小床邊桌上摸索着,想要點根煙。

他覺得自己眼睛出問題了,剛才模模糊糊的好像看到了一堆半透明的白色的影子,穿着大衣帶着帽子,懶懶散散的分佈在自己的卧室里。

「哎呀,不是啦,是張穎主動要帶上我們的。我本來想的是坐明天早上五點的高鐵,結果我買票的時候一查,居然沒有這趟車。我就奇了怪了,怎麼會沒有呢……」

手機那邊的周豪不知道幹什麼去了,聲音越來越小,張侃沒有摸到,繼續睜着一隻眼觀察着屋裡的那些影子。

「你們誰啊,進我屋不知道敲門嗎?」

張侃從抽屜里摸了根棒棒糖塞嘴裏,聲音有些模糊不清。

那些影子並不說話,只是沉默的站在那,一動不動。

「喂,是人回一聲是鬼蹦兩下,干杵着幹什麼呢?等會給我交錢啊,佔了我家的地就得交錢,不想交就趕緊出去。」

張侃這邊說著,手機那邊周豪的聲音漸漸清晰起來。

「哎?你剛才在跟我說話嗎?」

「沒,我說別人呢。」張侃拿出嘴裏的棒棒糖回應着。

周豪哦了一聲,繼續說著:「然後張穎就說她來載我們,過去也就四個小時,她現在在門口等着我啦,我們一會到你家,先不說了。」

張侃放下手裡掛斷的手機,開始慢悠悠的收拾東西。

「哎,哥們,起開點,擋我路了。」張侃說著就要把一道白影往旁邊推開,誰知那影子竟然真的閃開了一條路。

張侃拿了行李箱,又去衣櫥里找衣服,他發現那些影子是不能靠他太近的。這個發現讓他很驚奇,也覺得很有意思。

張侃藉著到處收拾東西的由頭在影子里橫衝直撞,那些影子有的為了躲避張侃不得已往身邊的影子上靠去,有些影子躲避不及時被絆倒在地,不過一會功夫就稀里嘩啦倒了一地。

「不是,哥們,你們就這點技術,還想來嚇唬我啊??」

張侃驚了。他屬實沒想到這群影子居然戰鬥力這麼弱。

領頭的一個白影在地上動了動,然後站起身,手舞足蹈的比划了半天張侃也沒看懂他什麼意思。

「行了行了,不逗你們了,我真的要收拾東西了。」

張侃拿過行李箱想了想,覺得幾件衣服不至於用個大行李箱裝,拖着有些太麻煩。於是他又找了個背包,把兩套換洗衣物塞進去,又塞了兩張銀行卡就拉上了書包拉鏈。

為首的那個白影子見他背上背包,又連忙擺手,指了指他的背包。

「怎麼了?」

張侃挑眉,手往衣兜里一揣。

白影沒法說話,他指了指張侃的背包,然後搖了搖頭,又指了指行李箱,又搖了搖頭。

「你的意思是不讓我帶行李?」張侃眼睛微張,看着面前的白影狠狠點了兩下頭,這下子他覺得這可太有趣了,那些白影就像是小寵物一樣,漸漸能看清臉了。

嗯?不對,能看清臉了????

「主人,不需要帶行李。」

為首的白影漸漸能發出一點嘶啞的聲音,這個聲音驚的張侃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你等會,我可能是得了什麼精神類的病了,我得查查手機,看看我是個什麼病……wcwcwc瘋了瘋了……」

張侃說著就要打開手機查看,卻發現手機信號已經沒了。

「????我信號呢?我滿格的信號呢??我的WiFi和流量呢???都哪去了????」

「主人,我們在的地方沒有信號。」

為首的白影艱難開口。

「?不是你們是人是鬼啊?!你們莫名其妙的出現在我家佔了我家的地就算了,還佔了我的信號,這就說不過去了吧?啊??!」

張侃作為一個宅男,最接受不了的就是沒有信號。

「對不起主人,您要提早適應沒有信號的環境。」

這次是另一個白影開口說話。

「我大概是還沒有睡醒。」

張侃說著,自顧自的躺到了床上,然後慢慢閉上眼睛,又重新睜開。

往身側一看,白影還在。

……

張侃和白影相顧無言,過了不知道多久,門口傳來周豪敲門的聲音。

「張侃張侃,快起床,我們來啦!別睡啦!」

張侃聽到周豪的聲音,一個鯉魚打挺從床上起來,用最快的速度跑到門口打開門。

那些白影雖然不能離張侃很近,但是也隔着一段距離到了客廳。

「耗子,你看我家有什麼不一樣?」

「你才耗子,你全家都耗子。」

張穎站在周豪身後,聽到周豪的外號沒忍住笑了出來,周豪當下就紅了臉,小聲說了一句之後又瞪着張侃惡狠狠的說道:「出門在外,注意不要喊我外號!」

張侃嗯嗯嗯的應着,側開身子給周豪參觀自己的客廳。

「沒什麼區別啊?還能有什麼不一樣,你在家藏人了?嘿,美女~你在哪兒?」

「……」

張侃臉上多了幾條黑線。他實在沒想到周豪會覺得自己在家藏女人。

其實硬要說的話也沒法怪周豪。張侃很少社交,他工作比較自由,幾乎不怎麼出門。明明長得挺陽光開朗的,性子卻是個悶的。不愛說話,沒談過對象,沒什麼生理需求。周豪總感覺他在家裡藏了人,搞金屋藏嬌那套,不然為什麼一個二十好幾的大男人,正是血氣方剛的時候,一點慾望需求都沒有呢?

張侃的注意力沒放在這上面,他沒空去思考周豪腦子裡在想什麼。他的注意力只放在這三個人里,除了自己,別人是看不到那群白影子的。

張侃若有所思的微眯起眼睛打量着面前的白影子,驚訝的發現自己居然能看清他們的臉了。雖然還是模糊且半透明的,但是確實比之前糊的跟馬賽克一樣的完全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