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07號空間管理者第六章 大野驢猛踹菌子林在線免費閱讀

第1507號空間管理者第七章 光影在線免費閱讀

「???不是,張侃,你睜開你的狗眼好好看看我,你說我是野驢???」

系統氣的跳腳,但是在張侃眼裡就是野驢在五官亂飛,擠鼻子瞪眼,驢蹄子還朝着最中間的那顆最大的菌子狠狠踢了一腳。

張侃覺得它在踢自己的腦仁,同時還感覺到自己的腦仁一陣生疼。

「對,就是你,你他媽的在我的蘑菇林里撒什麼野???我倒是不知道,什麼時候野驢也開始吃菌子了???你能吃明白嗎?我看樣子是夠嗆。就看你這個糟蹋勁吧,真是一點優良傳統美德都沒傳到你身上。」

張侃抱着胳膊看着它,嘴裏不停,眼睛慢慢眯成一條縫。

「不是,你沒病吧??我怎麼沒看到有什麼菌子林?」

「你才有病。你連菌子林都看不到,你跑來撒什麼野?」

「不對不對不對,你看我像什麼?」

「怎麼著啊?你這個醜陋的大野驢,也開始學人家黃爺爺討封?這個世界到底怎麼了——」

「也就是說,我現在在你的眼裡是一頭野蠻的大野驢?」系統悲憤的聲音傳到張侃的耳朵里就變成了野驢悲憤的嘶鳴。

張侃:「悲憤的野蠻大野驢。」

系統:「行,行,好好好,你要這樣是吧。」

系統停頓幾秒,緊接着響起一道御姐音:「現在還是悲憤的野蠻大野驢嗎???」

「啊啊啊我的女神!!!!我的女神怎麼變成野蠻大野驢了?!!!」

張侃:豬頭震驚臉(放大版).JPG

系統:悲憤臉(放大版).JPG

系統:都給我死!!!

張侃被嚇得打了幾個激靈,阿贊緊張看着老頭:「這是什麼情況??不是說只是醉了嗎??」

「嗯……他和那個東西正在激戰。」

老頭撫了撫下巴上的長鬍子,慢悠悠的開口。

「那誰贏了?」

「平局。」

老頭剛說完,張侃就悠悠轉醒。他看了眼身邊一臉擔憂的阿贊,剛想說點什麼就又兩眼一翻睡了過去。

「碼垛,你個野蠻大野驢,你凈說胡話!!你把我的女神吐出來,誰允許你這樣對待我的女神!!」

「我不是大野驢啊啊啊啊啊你在說什麼,你到底怎麼了???主神,主神啊啊啊啊你快看看我這個可憐的孩子吧,我剛成年啊啊啊啊,我的人生還有大把的美好,我可不想在這當大野驢啊啊啊啊啊……」

系統跪地痛哭。

剛才它提議讓張侃睜開眼睛好好看看,這裡根本沒有什麼菌子林,也沒有什麼野蠻大野驢,更沒有什麼野驢猛踹菌子林。誰知張侃睜開眼看了一眼,卻更加篤定,一口咬定它在騙人。

「你這個愚蠢醜陋的大野驢,居然還在請求主神的眷顧。你把你的蹄子拿開啊啊啊啊啊啊我的菌子,我的菌子!!!」

張侃在嚎叫,他剛才睜眼看了,自己的身邊是一個剛成年的小白蘑菇,後面是個灰色的老蘑菇,他在一個白燦燦的蘑菇屋裡。

這裡根本沒什麼詭異,明明全都是可愛的小菌子。

系統抓狂:「我哪知道蹄子在哪啊!我哪知道踢到了哪個菌子啊,我根本什麼都看不到!!你別喊了啊啊啊啊我的數據要炸掉了!!」

系統越是急躁的想躲開,張侃眼裡被系統踩爛踢倒撂挑子撂到的菌子就越多。

張侃:「你別動你別動,啊啊啊啊我的小灰菌,啊啊啊我的小花菌,我的阿黃,你別動了你就站在那……」

系統:「所以怎麼樣才能保持不動呢?」

張侃:「你這個沒有身體掌控權的四肢不順大野驢不要再說話了。」

張侃看着滿地被踩得稀爛的菌子,只覺得一股邪火直直衝上來,燒的他眼睛都有些發花。

「真的沒事嗎?」

阿贊看着張侃臉上冒出密密麻麻的汗來有些擔憂。

「沒得事。你這茶從哪採的哎,真香,夠勁,真是好茶啊。」

「就是從後山那邊採的,怕主人喝水喝不慣……」阿贊緊緊盯着張侃,無視身後老頭的讚歎:「早知道這樣的話就不採了。」

「後山?後山哪兒?我怎麼不知道後山還有這好茶?」

「就之前那邊有個泉眼,我們原來化形的地方。」

阿贊說了兩句就沒再繼續說,張侃閉眼蹙着眉,時不時的還皺皺鼻子。

系統欲哭無淚,無處申冤,恨得直跺腳。

「宿主,你吃什麼了宿主,你怎麼變成這樣了啊啊啊啊!」

系統用御姐音說著,張侃站在原地狠狠抓狂。

「你別用我女神的聲音說話啊啊啊啊啊!!」

「不行,你啥時候變回來我啥時候不用這個語音。」

系統抹了把不存在的眼淚,張侃看到面前的粗狂野驢伸出一隻前蹄碰了碰眼睛,同時嘴巴里發出一陣帶着方言的,極其違和的御姐音。

張侃木了:「這是什麼酷刑。」

系統:「這是我對你的精神拷打。」

張侃決定坐下和面前的自稱系統的野驢握手言和。他坐在最大的那顆菌子下,招呼野驢也過來坐下。

野驢笨拙的挪着身子,慢悠悠的過來靠着菌子不是很熟練的先跪下兩個前蹄,再把後腿坐到地上,然後抽抽噎噎的看着張侃。

「不是,你別哭……」

張侃近距離看着它,總感覺它像個人一樣。

「我能不哭嗎??我辛辛苦苦兢兢業業勤勤懇懇的工作,正忙呢聽到個老頭說要滅了我,我着急忙慌找靠山呢,靠山說我是大野驢,你氣不氣?哎,可能這就是身為系統的命吧。心不苦,命苦。」

系統啰里啰嗦的說了一堆,張侃忽然就有些心疼。

要是不看它光聽聲音的話,真的很像是一個穿皮衣帶墨鏡的捲髮紅唇性感張揚的大美女在借酒澆愁。想着想着,張侃對他的憐憫也多了些。但是轉頭一看到它那張放大的抽泣驢臉,又忍不住想笑:「還怪新奇哩,頭一次見到哭泣的大野驢……我不是笑你哈,我就是說這個事,咳,嗯,你說。」

哭泣的大野驢停止了哭泣。

系統:「宿主,你完了。我決定對你正式啟動砍一刀系統。從今天開始,我要磨鍊你的意志,鍛煉你的耐性,培養你的人格……」

張侃:「你說歸說,蹄子往我菌子上靠是什麼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