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第1507號空間管理者 第1507號空間管理者第九章 惡臭怨念結合體在線免費閱讀_安霧小說
◈ 第1507號空間管理者第八章 日華在線免費閱讀

第1507號空間管理者第九章 惡臭怨念結合體在線免費閱讀

張侃聽到系統這樣,知道這八成是系統搞的鬼。

系統見張侃遲遲不肯過來搭理自己,索性開始自己沒話找話。

「那個,你知道為什麼在屋子裡日華都會進來找你嗎?」

張侃沒有言語,只是好奇的挑了挑眉毛。

系統:「宿主,你這樣會搞得我很尷尬耶~」

張侃聽着系統忽然變的很機車的聲音有點想笑,於是他就笑出來了。

阿贊不明所以的看着張侃,系統在張侃腦袋裡跳腳。

「你快問我你快問我!你再不問我我就要生氣了!」

系統在張侃腦海里開始撒潑打滾,頗有一副不會善罷甘休的樣子。

「好好好,好好好,為什麼?」

系統聽到張侃的詢問才停止撒潑,換了一副非常傲嬌的姿態說著:「你擁有我這麼個寶貝系統你就偷着樂吧!如果你的周圍出現日化或者是月華的話,我是可以直接給你吸過來的。但是我只能給你吸到周圍,能不能吸收得看你自己。」

張侃沉默半晌,對着系統開口道:「不是,我剛才已經吸收了呀???這麼簡單嗎?????我看之前小說里寫修行人吸收日華月華都要費好大的力氣,怎麼在這裡就不用了?」

「你是修行人嗎?」

系統反問了一句。

張侃:「嗯……怎麼不算是呢?」

系統重新拾起當初綁定的御姐音,一字一頓的播報道:

叮——恭喜宿主成功綁定砍一刀即刻成功系統。

叮——綁定系統獎勵到賬。

叮——宿主獲得免砍卡三張。

叮——宿主獲得加速卡十張。

叮——宿主獲得金幣到賬獎勵×10086..··..

播報完成後系統伴隨着金幣嘩嘩聲看向張侃:「怎麼樣,想起來了嗎?親,您不是來修行的。您是來斬妖除魔的。」

「……所以我要斬妖除魔的妖魔呢?」

「快來了。不然你猜為什麼今天屋外圍着那麼多人?」

系統在他腦海里打了個哈欠,語氣有些懨懨。

「你還沒睡醒吧,聽聽,凈說些胡話。」張侃打了個哈哈,剛要躺下就聽見阿贊開口:「主人,我們想請您幫一個忙……」

張侃還沒有躺下的身子一個鯉魚打挺站到了床上,麻溜的開始穿衣服鞋子。

阿贊見狀連忙問道:「主人,您要出門嗎?」

張侃微笑:「對呀。」

阿贊:「您是有什麼急事嗎?」

張侃微笑:「是呢。」

阿贊:「那您的急事是什麼呀?需要我幫忙嗎?」

張侃持續微笑:「如果你能幫我那我再高興不過了。走,你帶我回家,我們一起逃離這個亂七八糟的地方。」

阿贊剛開始還以為張侃想要帶着他的族人遷徙,可一想又覺得不是那麼回事。

「主人,您不要我們了嗎?」

「是的呢。」張侃微笑着咬牙切齒的回應了一聲,然後像是泄憤一般狠狠把手裡的外套摔到地上。

「瑪德你們這是什麼狗屁地方,莫名其妙的把我拐來,讓我做什麼競爭什麼管理者,綁定什麼破系統,讓我赤手空拳的去打怪升級,我能不氣嗎??回家,我要回家!!」

張侃話音剛落,面前就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顯示面板,警告這兩個字被用紅體加粗的字體狠狠標了出來,後面還帶了一大串的紅色感嘆號。與此同時屋裡發出一陣警報器的聲響,但是只持續了三十秒。

「你看見了嗎?」

張侃指着顯示面板看向阿贊。阿贊眼神有些懵懂的看過去,什麼都沒有發現。

「別指啦,宿主,他們看不見的。你是這個空間的競選者之一,你能看到是正常的。或者說這本來就是給你們看的。」

系統的聲音不急不緩,慢悠悠的說著:「這次只是警告,下一次就要暴露宿主所在的位置了。同一個時空里的管理者只能有一個,所以宿主還是不要暴露自身的好。更何況……」

「何況什麼?」

張侃安靜下來,有些疑惑的問道。

「您,是,這,一,批,競,爭,者,里,最!!弱!!!的那個。」系統的語氣有些恨鐵不成鋼。張侃驚呆了。

「我是最弱的?」

「對,宿主,雖然我也不清楚為什麼您體格子這麼弱,看起來也不太像是會動腦子的樣子會被選進來,但是不得不說,您真的一點當管理者的潛質都沒有。您沒有出眾的體格身材,肌肉也不夠發達有力。您也沒有靈活的頭腦,遇到事情只想回家找媽媽。您甚至連最基本的責任心和隨遇而安的心態都沒有。」

張侃聽着有些生氣,感覺火氣就像是頂到了喉嚨口,帶着一股子腥甜味。

「阿贊 你帶我去,我倒是要看看,這是個什麼妖魔鬼怪,還敢在我面前撒野。」

阿贊不懂為什麼剛才還在讓着看空地的主人忽然之間充滿了鬥志,也不說回家了也不說什麼不做競爭者了,像是忽然之間變了個人一樣。可是這和單純想要保護部族安全的他又有什麼關係呢?他當然是樂的開心的帶着張侃出門了。

系統見着自己的激將法奏效,小小的歡呼雀躍了一下,在張侃沒有反應的時候立馬又開始恢復了那副樣子,語氣裡帶着深深的不可置信。

「別去了,你就這個樣子,去了也是白搭。今天來的那個不光是妖魔鬼怪,還有水瘴,你上次還跟它打過招呼呢。」

系統說著,在他的腦海里一陣翻騰,最後拿了一盒牛奶開始啜飲。

「……不是說只要不吃外面的食物超過三天,水瘴就傷害不到我嗎?」

「按理說應該是這樣的。但是就算是這樣,宿主您也達不到標準啊。」

系統說著,把奶盒吸得誇誇響。

張侃仔細思考一番後問道:「你不是說,我的第一個任務是三天之內不被水瘴吃掉,馴服一隻水瘴可以活的更換聲音的積分嗎?」

「是的呢宿主。」

「那好,那我們等會就先去馴服水瘴,再去收了那個詭異妖怪。」

「……您說這些話,真的不會閃了舌頭嗎宿主。您知道那個水瘴怎麼馴服嗎?您知道那個詭異什麼樣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