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第一章(2)

又到小四娘在宮裡得了只小鳳凰,「這事一出接一出,便想勞動母親來府中小住,幫着商議。」

「二姐…」

程三娘拿着程二娘的手眼睛都紅了,不曉得要怎麼安慰。「

「那閆家簡直過分!」

程有謙義憤填膺,「簡直欺人太甚!」

程大款更是怒火中燒,他們兄弟兩人從小關係就好,這麼多年也是相互扶持,互相把對方的孩子當成自己的看待,可以說此時的氣憤和當初程大器不相上下。

連程老夫人眼圈都紅了,伸手讓程二娘往她身邊去,「我可憐的孫女,一個閆家的小將軍咱們不可惜,和離了也好,省得搭進去一輩子,往後就好好的住在家裡,什麼都別多想,家裡誰要敢給你臉色看,奶饒不了他!」

這麼多人都給自己撐腰,程二娘也是紅着眼圈點了頭,難得還打趣了一句,「爹娘他們都是這麼說的,爹還說回頭要給我榜下捉婿去。」

老夫人怔了怔,隨即笑了,孫女還有心思打趣,看來是家裡人都安慰過了。

「行了,這事就過去吧,誰也不要提了。」

「小四的腦子可好了?」

「好了。」沒等小四娘說話,程有三急吼吼的開口,「奶奶,你都不知道小四挨了一悶棍兒後都變聰明了,今兒地動,她接管了府中打理,各處管事現在都是聽她的。」

「方才你們進來前她還在和大哥說要這次地動對我們程家是機會,要兩頭通吃。」

「不過小四是聰明了,二哥又傻了,現在每天都關在屋子裡看書,飯都不想吃,還去了仁德書院問了入學的事,先生他考核過就可以去學院念書了。」

被點名程有二翻了白眼,「我那是在為家裡助力,沒聽剛才小四和大哥說要把家裡人往仕途推嗎,等我當了官兒以後罩着你,現在你閉嘴。」

單相思的力量太大,程有二現在看書是有點着魔的感覺。

小四娘表示,暫時不管他,讓他頭懸樑錐刺股去吧,等有時間了把尤清漣弄來當場鼓勵他兩句。

程大款樂呵呵的坐下,「咱們程家的人不管男女那都是可以做買賣的,小四,給二叔說說你的想法。」

小四娘也樂了,要說她大哥是運道旺才能賺錢,那麼他二叔就是天生的賺錢能手,據說八歲就得了家裡的鋪子開始練手,做生意已經成了一種本能。

站在一旁將程家目前的處境說了一遍,還故意說的艱難了一些,這才說了他們的想法,「外面的人都說我爹是個佞臣,就曉得討好巴結皇上,這名聲已是不可逆轉,那不如就坐實了。」

「咱們得皇上庇護為家族謀福也不丟人嘛。「

程大器小眼一眨,「名聲這東西虛無,想要改變也不難,這次地動只是我們運作好了,往後就能多一個仁義的名頭。」

「至於佞臣那就佞臣吧,多少人相當還當不上。」

他算是想通了,幹嘛要委屈自己去討好迎合別人,等他厲害了,自然有人來討好巴結他,到時候他說穿補丁衣裳是美德,巴結他的人也不敢說不是。

想想自己以前那矯揉造作的模樣,悔恨的無以復加,為了扮窮,少吃了多少肉?

虧,太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