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第10章(2)

/p>

某個慌張的馴鹿半天才反應過來。

「呼……」索隆身子鬆弛了下來,踉蹌坐在地上,收刀入鞘。

山治掐滅了煙,神色歸於平靜。

「不過,從始至終……」

喬爾嘴角泛起了一絲危險的笑意,「我都沒說過,我是好人。」

話落,周圍的空氣似乎都冷峭了幾分。

連那血紅色的滿月,都彷彿在這一刻重新懸於夜中,落下血紅的光華。

娜美的眼淚再次奪眶而出:「我就知道,他肯定被惹怒了。」

「完蛋了!我們還是快跑吧,這個傢伙看上去就很強,我們肯定不是他的對手!」

烏索普力勸着同伴,而一旁的喬巴在手忙腳亂地幫他包紮傷口。

索隆默默地起身,又默默地將刀重新拔出,他看了一眼巫女瑪雅,低聲道:「帶着薩卡離開這裡。」

「無論是多麼艱難的戰鬥,我們也都經歷了過來……」

掃了眼各自負傷的同伴,山治深吸了口氣,而後毫無猶豫地朝喬爾疾馳而去。

既然戰鬥避無可避,那麼……

也只能由所有人中受傷最輕的他打頭陣!

「看來,你們並不清楚與真正的強者到底有多大的差距!

就讓你們好好體會一下,位於世界之巔的力量吧!!」

喬爾赤色瞳孔散出更為詭異的血紅,他只手前抬,空無一物的掌心卻彷彿無形的槍管,只是立在那裡,便產生無比威壓,令人頭皮發麻。

「血炎。」

嘴角勾勒一道淺淺的弧度,隨即,血紅色的星火從掌心冒出。

只是一剎那,幾點星火陡然化作了滔天的赤紅焰浪,如巨大蜈蚣連綿不斷的軀幹,一波推着一波向前瘋狂涌去!

「那是……!」

索隆瞳孔倏地放大。

即使焰浪並非朝他而來,但便是餘波也令他感受到心悸而熟悉的灼燒感。

這是方才他與薩卡戰鬥中體會過的,那與妖火同出一轍的,連血液好似被焚盡般的火焰。

不……直覺告訴他,這股焰浪要比妖火恐怖百倍!!

血紅的焰浪如摧山崩地,彷彿將面前的一切犁為平地。

面對朝他撲來的血火,山治的臉色被映得通紅。

狂熱的焰火似乎在瞳孔中也一同閃爍、躍動着,但不知為何,他被焰火中莫名的力量深深吸引,就好像他也能使用出這種能力似的……

彷彿他將要浴火重生!

轟!

恐怖的血火摧毀面前的一切,直將那脆弱如薄紙的岩壁轟碎後,余勢不減地激起湖面千層浪,又貫穿了樹林三百餘米,驚散無數鳥獸後,才緩緩消弭在空氣中。

站在源頭筆直望去,那是一條無比寬闊的,已經可以被稱為路的直線,能一眼便望到盡頭,再無任何攔路的事物。

換而言之,任何試圖阻擋的東西,都已經被轟碎成渣,只余着乾熱的空氣。

「山治!!!」

路飛發出了撕心裂肺的大喊。

在絕對強大的實力面前,即便是剛打敗了巴洛克華社的他們……也依然顯得那麼弱小。

「山、山治呢?」

娜美等人也一同驚愕在了原地,在這一刻,一股失去同伴的空前悲愴湧上了心頭。

「他……」

索隆望着湖面處冒出的幾個氣泡,緊皺的眉頭才終於稍稍鬆了開來,

「……沒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