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9章(2)

剛才在石室中,她便有想過這個問題,既然他能利用這個因子的容器,那麼應該也會有掌控的辦法。

但她始終不明白的是,喬爾此刻才終於出手的目的。

難道像是救世主般,挽救眾人於生死間會令他快樂和興奮嗎?

或而言之,如惡魔般戲耍着眾人,隨性地支配着他人的生死,會令他產生愉悅?

不……

他,不會這麼無聊。

羅賓最後想到。

喬爾注視着手裡的七星劍血印。

血紅的液體表面下,透着明澈的翠綠色澤,在紅綠交融的地方,有一種薄薄的血膜,包裹核心處細小的綠焰。

「……」

這一刻,他的思緒彷彿穿越到了那遙遠的亘古。

惡魔果實誕生於人的慾望之中。

那麼,人又是如何誕生?

生命又是如何出現?

又為何有心靈與肉體的區別?是心靈引導肉體,還是肉體主導心靈?

疑問無窮,探索便無窮。

於是,有人在觀測中發現了生命在同種生物的基本表現都是一致的,就彷彿一切都是按照對應的設計圖被創造出來。

而在這其中的微觀世界,便可見構造生物的基本單位——血統因子。

在這名為「此乃神之領域,凡人不能觸及」的生命禁忌中,他們並沒有選擇中止,而是繼續深入。

很快,他們發現了惡魔果實的力量就寄宿在血統因子中,交織融合。

這種發現令他們察覺到了生命或與惡魔果實有着微妙的聯繫。

正如惡魔果實誕生於慾望中,他們便將慾望當成養料投入實驗,等待着生命奧秘的揭示。

但太少的養料不足以支撐這個實驗完成,由此,更為龐大的觀測樣本「阿卡斯」就此出現在實驗台上。

殺戮、破壞、貪婪、破壞、嫉妒,無數慾望彙集在了名為七星劍的容器內。

乃成了傳說的伊始。

喬爾如走馬觀花般覽過腦海里突然出現,又迅速消散無影的畫面。

這道由七星劍血印映射而出的信息,自他一百二十多年前初次登島時,便感受到過一次。

彼時,七星劍中留存的力量以血液的形態留存,這股與他同出一源的力量,毫無疑問是某任吸血鬼形態能力者留下的遺產。

而在那血液中映射出的殘缺信息中,便能看見彙集了龐大慾望卻依然失敗的實驗結果,以及未竟的血統因子殘樣。

他那時便產生了空前的好奇,而如今,他真正知曉了邁向神之領域所缺失的關鍵踏步。

慾望是滋養惡魔的溫床,寄宿於血統因子中的惡魔也會因慾望獲得更強大的力量,

但……

一個完美的血統因子並不只是如此。

喬爾轉過了目光,掃向草帽團眾人。

永不言棄的『希望』,不畏強敵的『勇氣』,終始不渝的『信任』,毅然決然的『犧牲』,以及少女對情郎的綿綿『愛意』。

除了無止的慾望外,還有獨屬於生命的高貴情感,才共同形成了一份完整的血統因子。

此刻,這份吸收了眾人情感的血統因子,完美綻放在了喬爾的掌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