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和親路漫漫,我在異國做寵妃 第2章_安霧小說
◈ 

第2章

和親的隊伍馬不停蹄的走了半月,終於到了漠國的都城。

與京城離別時的肅穆不同,這裡處處都能聽到歡聲笑語。

姜姝晚偷偷掀開了帘子的一角,好奇的打量着城中的新鮮事物,這裡的一切好似都被蒙上了一層黃色。

這裡沒有京城的青石板巷,沒有京城街邊叫賣「新出爐的包子咯」的包叔,沒有那個總是能夠在她貪玩時能夠在旁邊默默守護着她的太子哥哥,也沒有了那個總是拉着她的衣角叫她「太子妃姐姐」的小奶包。

想着想着,她就不自黯然神傷起來。

突然,正在打鬧的小孩子似乎是注意到了什麼似的,突然指着花轎的方向,大聲說道:「那個就是要嫁給王上的新娘子嗎?」

一旁陪行的侍衛聞聲立刻擋到了花轎的旁邊,遮擋住了孩童的視線。

「公主殿下,在漠國,能見到您第一面的只能是漠國的王上。」侍衛低聲提醒道。

姜姝晚默默放下了那一角帘子:「陳玖,你之前可不是這樣的。」

陳玖本就與太子交好,無數次在危急時刻保下過太子的性命,這次也是皇帝親命他來護送嘉禾公主和親。

之前明明還好好的,可如今他怎麼也變得這麼死板了。

「漠國不比京城,沒有人能再一直護着公主了。陳玖護送完公主,就要返回皇宮向陛下彙報了。」

姜姝晚像是沒有聽見似的,喃喃自語道:「陳玖,我還是喜歡聽你叫我小將軍。」

抵達了漠國的宮殿,姜姝晚被侍女們領着再次洗漱打扮了一番。

什麼見她第一面的只能是漠國的王上,她的樣子還不是早就被這些侍女們給見光光了。

褪去了江國為她備的婚服,侍女們給姜姝晚換上了漠國的衣裳。

梳妝完畢,姜姝晚被侍女們帶着去了婚房,在床上靜坐着等待漠國的王上到來。

漠國的王上會是什麼樣子呢?

在京城時姜姝晚偶爾會聽人提到,這個漠國的新王叫尉遲廷,手上有着無數條人命,他弒父奪位,將自己的兄長囚禁,他的後宮還有美妾無數,但他還會去霸佔民女來充盈後宮。

雖然在人們的隻言片語中,並未聽到過這個王上的面貌,不過在姜姝晚的心目中,這一定是一個凶神惡煞,滿臉橫肉,臉上還帶着一大道刀疤的人。

那一戰失敗以後,江國的城池就要失守,這時卻發生了尉遲廷弒父奪位一事,皇帝趁着這個空子,送去無數的奇珍異寶,還揚言稱要將自己疼愛的小公主送過去才免去了江國的一難。

可是動動腳趾想想也能知道皇帝才不會把自己心愛的公主交到這麼一個粗鄙之人的手上。

就在幾月之前,皇帝突然下旨,說姜家多年護國有功,追加給了姜姝晚的父兄大把大把的封號,還封姜姝晚為嘉禾公主,賜姓皇姓「江」。

可如今她的父兄已經歿了,要這些虛名還有什麼用呢。

那日皇帝把姜姝晚叫去:「姝晚,你的父兄皆為國而死,如今離完成你父兄守護兩國和平的夙願只差一步,你可願意?」

明知皇帝心中打的小算盤,但神出鬼差的,姜姝晚還是答應了。

和親的詔書宣告之後,太子就如同瘋了一般的去請求皇帝收回成命。

這一切姜姝晚都看在眼裡,但是她知道如果自己不這樣做,不單單是太子,自己的處境也會更加艱難。

自那一日姜姝晚見過皇帝之後,她就再也沒有見過太子了,或許就這樣斷了對兩人都更好。

殿門打開的聲音將姜姝晚的思緒拉了回來,姜姝晚透過頭紗慢慢抬頭看去,一個男人身影逐漸出現在她的面前。

姜姝晚不自覺地咽了咽口水,拳頭慢慢攥緊。

男人緩緩掀起了她的紅蓋頭,她的視線緩緩上移,與男人琥珀色的眸子相撞。

男人身着紅色的華服,寶石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