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2章(2)

造而成的頭飾下面是一頭微卷的深棕色頭髮,耀眼的寶石並未讓男人顯的失色,反而襯的男人更加的高貴與神秘。

姜姝晚看着眼前高大健壯的男人不禁愣了神,漠王原來生的如此好看,好似從西方下凡的神仙。

但她又想到了漠王那些暴虐無道的事迹,不自覺地攥緊了自己的衣角。

尉遲廷慢慢將姜姝晚的下巴抬起仔細端詳着她,另一隻手將姜姝晚頭上的飾品一一摘下。

「沒想到江國皇帝真的會忍心將他這麼漂亮的女兒送過來。」

說著,尉遲廷的臉上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長的笑。

姜姝晚聽後渾身緊繃,待尉遲廷碰到她身體的那一瞬竟不自覺地往回縮了縮。

雖然是極其微小的反應但還是被尉遲廷察覺到了。

尉遲廷停下了手中的動作,臉上依然掛着讓人捉摸不透的笑容。

「公主不必害怕。既然公主來到了漠國,成了孤的漠王妃,你大可以將這裡當作除了江國皇宮之外的第二個家。」

姜姝晚心中一怔,腦海中浮想起了出嫁前皇后召見她時對她說的話。

縱是她再怎麼不願,至少要在洞房這日給漠王伺候好了,以表江國的誠意。

姜姝晚緩緩抬起頭,微笑着看着尉遲廷的臉龐。

按照當時宮裡的嬤嬤教她的,雙手慢慢上移,解開了尉遲廷的腰封。

「妾在江國時就聽說過王上的威名,今此一見,果真名不虛傳。」

說著她又緩緩脫下了自己的外衣,聲音顫抖着:「王上,妾冷。」

姜姝晚環繞着尉遲廷的脖子將他擁入榻上,雙頰微紅,口中嬌喚着他的名號。

尉遲廷也沒能料想到這江國來的公主竟如此主動,健壯的手臂托起她纖細的腰肢。

姜姝晚環着尉遲廷的脖子,白皙的臉龐漸漸染上了緋紅的顏色,眼睛已經蒙上了一層水霧。

……

早晨,姜姝晚從床上醒來,身邊早已空無一人,就連床邊也沒了半點餘溫,昨夜的翻雲覆雨就如同一場夢一般。

侍女看見姜姝晚醒來了,立刻端來了湯藥。

雖然姜姝晚的心中已經猜到了這是什麼,但還是詢問侍女手中端着的是何物。

「這是王上賜給您養護身子的葯。王上特地吩咐一定要奴婢看着您喝下。」說著又將這湯藥往姜姝晚身前送了送。

姜姝晚盯着已經熬的發黑的湯藥,端起來一飲而盡。

這正合她的心意,她可不想跟這個完全不了解的男人有太多的牽絆。

待姜姝晚洗漱完畢後,侍女正為她梳妝。

姜姝晚看着銅鏡中自己的模樣,小心翼翼地撫摸着自己脖子上一點點暗紅的痕迹,若不是她身體上多出了這些原不屬於她的東西,她真的會認為那是一場夢。

「你叫什麼名字?」

姜姝晚看着銅鏡中正為自己梳妝的婢女,緩緩開口詢問。

「奴婢名叫青青。」

婢女依舊是低着頭認真地為姜姝晚梳發。

「那些隨我一起來的陪嫁婢女呢?」

「那些女子,王上自有安排,請娘娘放心漠國定不會虧待她們的。」

姜姝晚無言,只是垂眸默默地等待青青為她梳妝完畢。

姜姝晚以為自己作為漠王妃會像江國後宮的那些娘娘們一樣要掌管後宮的各項事務。

但青青卻告訴她,只要她不去干擾漠王的事情,其他的一切隨她怎麼樣都可以。

這倒是有些出乎她的意料了。

這樣也好,姜姝晚曾以為自己來了這裡之後會和後宮的那些娘娘們一樣鬥來鬥去的。

但現在看來在漠國的日子或許比自己想像中輕鬆多了。

「青青,陪我在王宮裏面轉轉吧。」

姜姝晚笑着看向青青。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