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和親路漫漫,我在異國做寵妃 第6章_安霧小說
◈ 第5章

第6章

院落中,女子身着粉色的長裙蹲在地上,正在給宮殿里的鮮花摘去多餘的葉子。

女子察覺到身旁有人靠近,立刻停下了手中的動作,抬起眸子,與姜姝晚四目相對。

女子迅速將姜姝晚打量一遍,立刻起身道:「妾身蘇卿,見過王妃娘娘。」

姜姝晚看着眼前的女子,一雙眼眸溫柔似水,白皙無瑕的臉蛋就如同剝了皮的雞蛋一般,唇瓣柔嫩的似乎可以滴出水來。

這讓姜姝晚不得不再次感嘆,雖說漠王人太不行,但是他這妾室可真是一個個都貌若天仙。

「你怎會知曉我是誰?」

姜姝晚很是好奇,她與眼前的女子好像從未見過面。

「娘娘佩戴的耳飾,是整個漠國絕無僅有的。」女子笑的溫婉,語調也十分溫柔。

姜姝晚下意識摸了摸自己的耳飾,這是她從今早漠王送來的那堆物件中,隨意拿出的一個不起眼的耳飾,竟是漠國獨一無二的嗎?

「這宮殿中只有蘇卿姑娘一人嗎?」

蘇卿點點頭:「妾喜歡安靜一些,就沒有讓王上在妾身身邊安排宮人。」

姜姝晚有些尷尬地笑了笑,那她這樣不聲不響地跑過來,倒顯得有些唐突了。

「不過若是娘娘願意的話,妾很是歡迎娘娘常來妾這裡坐坐。」蘇卿說著摘下了一朵粉白色的牡丹花放在了姜姝晚的手中。

姜姝晚接過花朵,捧在手中細細端詳起來,花瓣被養護的十分有光澤,完全沒有乾枯腐敗的痕迹。

「這花被蘇卿姑娘照顧的很好。」

姜姝晚環顧四周,她剛進來時就發現庭院中種着各式各樣的花草:「看來蘇卿姑娘很是喜歡種些花草,倒是頗具一番閑情雅緻。」

「不過是閑暇的時候種些花花草草來打發時間罷了。」蘇卿微笑着看着滿園的花色,眼中露出了一絲驕傲的神情。

蘇卿看着姜姝晚和青青,突然道:「娘娘還沒有用午膳吧,正好妾這裡還有一些鮮花餅,可以拿來墊墊肚子。」

「蘇卿姑娘是怎麼知道?」

「娘娘旁邊的姑娘瞅着都快要餓暈了。」

姜姝晚突然想起旁邊還有一個跟着自己跑了大半天沒吃飯的青青。

此時此刻的青青已經餓的面容發白了,一雙眼睛也空洞無神。

姜姝晚跟隨蘇卿來到宮殿內,蘇卿給兩人拿來了各式各樣的花餅。

花餅剛剛入口的瞬間,青青的眼睛瞬間亮了起來。

「這也太好吃了!這算得上是奴婢在漠國吃過最好吃的花餅了。」

姜姝晚有些疑惑,真的有那麼誇張嗎?

一向不喜甜食的姜姝晚小小地咬了一口,突然怔住了,這花餅不甜不膩,不幹不硬,在淡淡地花香中還有一點奶香味。

原來她不是不喜歡甜食,而是因為她之前沒有吃到過這麼好吃的甜食。

「這些可都是蘇卿姑娘自己做?」

蘇卿點點頭。

「好吃,真好吃。」

姜姝晚迅速吃完了一個,然後又拿起了一個。

「娘娘和青青姑娘若是喜歡那就多吃點。」

待姜姝晚的肚子再也塞不下後,她突然想起了自己還有重要的事情沒問。

「蘇卿姑娘,你平日里都有什麼事情要做嗎?」

蘇卿思考片刻,然後道:「平日里就是打理打理花草,若是宮外的集市有新的種子品類,就會再買些回來種植。」

「沒有旁的了嗎?」

「嗯…沒有了。」

姜姝晚有些吃驚:「那王上的其他妾室呢?為什麼都沒見過她們的身影。」

「有些不在王宮裡居住,有些可能只是出宮去了。」

姜姝晚不自覺地張大了嘴巴,竟如此隨意嗎?

在蘇卿的口中,姜姝晚得知,漠王所謂的十八妾室,有一半以上都不在王宮居住,並且在王宮居住的這些妾室只要不出王城可以憑藉令牌隨意進出王宮。

姜姝晚今天之所以能夠見到蘇卿不過是因為蘇卿不喜歡出門而已。

姜姝晚倒吸了一口涼氣,漠國這是什麼奇葩王室。

不過也好,這樣的規矩倒是對自己有利。

與蘇卿告別之後,姜姝晚很快回到了自己的宮殿。

「青青,今日蘇卿姑娘說的這些事情你都不知道嗎?」姜姝晚癱坐在椅子上。

青青搖了搖頭:「王上繼位後,奴婢才被召進宮中,在宮中別處當差不久就被選取當做王妃的貼身婢女培養,只學習了怎麼照顧王妃的飲食起居,對宮中其餘的事情知之甚少。」

「這麼說來,只要我們有了那令牌,就能出王宮去?」

「只要娘娘按照規矩行事,一切皆可。」

姜姝晚有些不悅:「為何不早說?」

青青很委屈:「娘娘您也沒有問奴婢呀。」

青青將一個小匣子拿到了姜姝晚面前打開,裏面放着一塊牌子:「娘娘您拿着這個便可以出王宮了。」

「這宮中都有些什麼規矩,你都仔細同我說來。」

姜姝晚早就感覺到奇怪了,按道理來講入了漠國之後,會有漠國的宮人來教給她新的規矩,但她這幾天過的倒是異常清凈了。

「只要娘娘不去干擾王上的事情,娘娘想要做什麼都可以。」青青說道。

「真的什麼都可以?」

看着姜姝晚這副激動的神情,青青有些惶恐地點點頭,隨後又強調了一遍:「只要娘娘您不忤逆王上。」

姜姝晚長舒了一口氣,這日子真的是比自己想像中的輕鬆多了。

突然姜姝晚似是想到了什麼:「那我問你,漠國是否有這麼個規矩,在漠王妃嫁給漠王以前,不得見到任何人。」

青青搖了搖頭,立刻否定:「我們漠國絕對沒有這麼奇葩的規矩,若是這樣,那洞房前為娘娘梳妝的宮人不就要全部被殺頭了。」

姜姝晚癱在椅子上笑了笑,原來是陳玖在騙她,但他為什麼要這麼做……

姜姝晚慢慢地將頭上插着的簪子步搖統統取下,頭髮散落在腰間。

青青看見慌了神:「娘娘是不喜歡奴婢為您梳的髮型嗎?」

姜姝晚瞥了她一眼,幽幽道:「你可知這些東西在我的頭上有多重嗎?」

姜姝晚向來不喜歡將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

說著又將自己的耳飾,手鐲統統摘了下來。

青青小心翼翼地將姜姝晚拿下的飾品都收了起來。

姜姝晚將繁重的服飾褪下換上了簡單的衣服,又拿來兩個髮帶將自己的頭髮簡單束了兩個辮子。

待一切準備完畢後,姜姝晚伸了個懶腰,懶洋洋地靠在椅背上,嘴邊掛上了安逸的微笑。

「舒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