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和親路漫漫,我在異國做寵妃 第10章_安霧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清歌姑娘。」

茶鋪的攤位上坐了許多人,穆清歌雖然換了一身不起眼的行頭,但她的樣貌姿態還是過於引人注目了,姜姝晚一眼瞅見了她。

穆清歌緩緩抬起頭,見是姜姝晚,一雙狐狸眼睛笑的嫵媚:「怎麼在這地方遇到江姑娘了?」

「今日無事就想出來隨意逛逛,沒想到這麼巧遇到了清歌姑娘。清歌姑娘呢?出來是有什麼事情嗎?」

穆清歌抽出了一旁的凳子,姜姝晚也順勢坐下來跟穆清歌閑聊了起來。

穆清歌將自己面前的包裹打開,裏面放着各式各樣的飾品,看得人眼花繚亂。

「出來採購些飾品罷了,順便還幫蘇卿帶了些花草種子。」

姜姝晚點了點頭:「看來蘇卿姑娘和清歌姑娘關係很要好呀,蘇卿姑娘那樣喜愛花草,能讓清歌姑娘幫忙帶這些,想來定是十分信任清歌姑娘了。」

「哦?難不成江姑娘已經見過蘇卿了?」穆清歌饒有趣味地看着姜姝晚。

「要不是蘇卿姑娘,我還不知道出入王宮居然這麼容易呢。」

姜姝晚笑得燦爛,她能出宮,蘇卿功不可沒。

「沒想到一向不喜與人交流的阿卿,居然會跟江姑娘說這麼多。」

穆清歌笑着撥弄了一下自己的頭髮,哪怕是這麼一個不經意的動作都想要把人的魂魄勾走。

聊了有一會兒,姜姝晚把自己今天遇到那個黑心鋪子的事情告訴了穆清歌。

「三十銀?是什麼樣的珍饈竟如此昂貴。」

姜姝晚從荷包中拿出了幾粒出來,放到了穆清歌的手中。

穆清歌仔細看了看,眉頭微微皺起。

「清歌姑娘知道這是什麼嗎?」

穆清歌搖了搖頭,然後道:「不過我倒是好奇這夥計用了什麼手段,讓這麼多人心甘情願為此買賬。」

「不知江姑娘能否帶我去看看呢?」

姜姝晚點了點頭。

三人再次來到了鋪子之前在的地方,但是那地方早就已經變成了空空的一片。

「怎麼這麼快就收了攤子?」

「可惜了,今天是見識不到這高超的販賣手段了。」穆清歌感到有些惋惜。

她望着天邊的太陽已經快要被王城吞噬,於是對姜姝晚說道:

「娘娘,妾還有別的東西要採購,就不多奉陪了。不過這夜幕將要降臨,漠國的夜晚會比白天還要熱鬧,餘下的時間可能還是要青青代勞了。」

與穆清歌道別後,街上的行人逐漸多了起來。

就如穆清歌所言,漠國的夜晚比白天熱鬧多了,各式各樣的小販都出動了,街頭還有許多在江國從未見過的戲法表演,給這微涼的夜晚添了許多的樂趣。

直到姜姝晚玩得十分疲憊了,才返回到王宮去。

回到空蕩蕩的寢殿,姜姝晚張開雙臂癱倒在了床榻上,她再次拿出荷包,看着那如同米粒一樣的東西。

到底在哪裡見過呢……

她的思緒漸漸消散,身邊的一切都支離破碎,又毫無規則地融合到了一起,漸漸地進入了夢鄉。

「阿爹,這是什麼東西呀?」夢裡一個小女孩拿着一顆暗褐色的種子,好奇地看着。

「這是蕎麥種子,跟普通的糧食不一樣,蕎麥耐旱,在邊疆這樣乾旱的地方也能夠很好地生長。」那個被叫做「阿爹」的男人溫柔地撫了撫女孩的腦袋。

男人把種子撒在剛剛開墾好的土地中,望着土地的眼睛中充滿了期盼地目光。

「來年五月份我們就可以把成熟的蕎麥收穫,發放給城中的百姓了。」

「為什麼不直接把這些種子都吃掉呢?這樣就不用等到來年五月了。」小女孩懵懵懂懂地將手中的蕎麥外殼剝開,露出黃白色的種子。

男人聽到這話哈哈大笑起來:「小晚晚,如果我們現在就把這些種子給吃掉了,那我們以後吃什麼,我們的子孫後代吃什麼呢?一粒蕎麥種子長出一顆蕎麥,一顆蕎麥上面又能生出許多蕎麥種子來,只有這樣如此循環往複,百姓才能夠一直有飯吃啊。」

小女孩點了點頭:「原來是這個樣子,阿爹除了打仗之外原來還懂這麼多,阿爹好厲害!晚晚長大也能成為向阿爹一樣厲害的人嗎?」

男人蹲下來溺寵地捏了捏小女孩的臉蛋:「當然可以了。」

時間飛逝,眼前的一切漸漸變得模糊,霎時間支離破碎,消散在了無盡的黑暗中。

當姜姝晚再次睜開眼睛已然是第二天清晨。

原來是蕎麥,姜姝晚拿起荷包中的種子又仔細看了看,但她想不明白,這樣普通的種子在漠國為何被那樣製作又為何會賣出如此高價。

為了一探究竟,姜姝晚又叫上青青去尋昨日見到的那個鋪子,但是在王城中跑了一大圈都沒能見到。

就如昨天那個夥計說的一般,下次再見到這個攤子就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

「娘娘,您說這夥計會不會做的是一次性買賣,一下子賺個盆滿缽滿後直接拿着錢跑路了。騙的就是那些人傻錢多的人。」青青叉着腰說道。

姜姝晚幽幽地看了青青一眼,她這是在說自己傻嗎?

青青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立刻打圓場:「我是說那些人,不是說您,我們娘娘可機靈了,一點都不傻。」

「他們遲早有一天還會出現的。」姜姝晚十分篤定。

「娘娘怎麼如此確定?」青青十分好奇。

「青青你還記得那東西的味道嗎?」

「記得,苦不堪言。」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那是青青記憶中吃過最難以下咽的東西。

「昨日我觀察了,我們旁邊坐着的那些人,吃的十分享受,如果只是第一次吃,我不相信他們會那副樣子,這其中定有蹊蹺。」

「所以娘娘您打算怎麼辦?」

「繼續觀察着吧。」

連續出宮了五日,姜姝晚都沒能等到那個鋪子再次出現,不過倒是等來了她的搖椅。

木工很驕傲地給姜姝晚展示了自己的成果:「怎麼樣?小姑娘,是不是同你給我的圖紙一模一樣。」

姜姝晚叉着腰十分滿意地點了點頭,讓人把椅子抬回了王宮中。

「小姑娘,我倒是有個疑惑,這椅子是你自己設計的嗎?之前也沒有見過這種款式的啊。」

姜姝晚搖了搖頭:「是從一個江國來的商人手裡買的,當時也是覺得這東西精妙,沒想到真的能夠造出來,還是師傅您有一手好技藝啊。」

木工被誇得滿面春光:「哈哈,畢竟是這王城獨一家,小姑娘下次有什麼活還來找我,一定包你滿意。」

「那就先謝過老闆了。」

離開了那店鋪之後,兩人又找了一個酒館坐下來吃晌午飯。

大堂的正中間有舞女正翩翩起舞,姜姝晚看的起興,青青卻坐在一旁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姜姝晚察覺了青青的不對勁,於是詢問道:「青青你是想說什麼嗎?」

「娘娘,奴婢有些好奇,那幅圖紙明明是您畫的,為何您卻要說那是您買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