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第10章(2)

p>

幾個宮人忙手忙腳的,一個人將椅子往西拉,一個人將椅子往東拽,這椅子愣是在原地轉了好幾個圈。

姜姝晚看着這混亂的場面,無力的拍了下自己的額頭,明明這幾天都沒來她這裡,今天怎麼這樣突然。

「公主這是在做什麼?」

剛剛才被抬起來的搖椅迅速被放到了地上,無處遁藏。

「王上……」

姜姝晚心虛地向尉遲廷行了禮,眼睛還不時地往椅子那邊瞥,她如今只恨這搖椅為什麼不能自己長出兩條腿藏起來。

尉遲廷緩緩走上前,看着一直搖晃着停不下來的搖椅,有些好奇,這東西自己以前怎麼沒見過。

「這是何物?」

「回王上,這是搖椅。」

「之前怎麼從未見過,公主從什麼地方得來的。」

尉遲廷漸漸靠近了姜姝晚,陰惻惻的光打在他的臉上,彷彿要將姜姝晚吞噬掉。

感覺此人來者不善啊。

姜姝晚拽着衣角緊張地向後退了退。

「妾近日在王城的商販那裡淘來了這圖紙,據說這還是之前江國的一個將軍夫人設計的,所以妾就將它買下做了出來。」

「原來如此,那不知公主可否讓孤看看這東西是怎麼用的?」

尉遲廷繼續靠近姜姝晚。

姜姝晚緊張地連連後退,一不小心踩到了地上的石子,瞬間身體失去了平衡。

她連忙抓住了尉遲廷的衣服,卻不料順帶着將尉遲廷一起拉到了椅子上面。

一旁的宮人連連背過身去,不敢繼續再看下去。

巨大的衝擊震得椅子劇烈晃動,兩人被迫貼在一起怎麼也站不起來,回過神後,姜姝晚突然感覺到好像有什麼東西在她的腿間摩擦。

「原來這把椅子就是這樣用的。」

尉遲廷渾身緊繃,想要藉助椅背將身體撐起,卻不料椅子晃動地更加厲害,讓他整個人都完全撲到了姜姝晚的身上。

尉遲廷的捲曲的褐色長發搭在她的脖頸間,耳墜上冰涼的寶石輕輕掠過滾燙的臉龐,耳畔還傳來了他沉重的喘息聲。

姜姝晚的臉頰瞬間通紅,腦袋轟的炸開。

憑藉著腦袋中殘存的最後一分理智,姜姝晚的手臂輕輕地撐起了尉遲廷的胸膛:「王上,您先別動,讓妾來。」

不知道這句話又觸動了尉遲廷的哪一根神經,尉遲廷看着姜姝晚的眼神就如同一匹餓狼一般。

姜姝晚費力地將尉遲廷從搖椅上扶了起來,隨後自己也晃晃悠悠地站了起來。

「王上,其實搖椅不是這麼…」

姜姝晚話還沒說完,整個人就被尉遲廷橫抱在了懷中。

「那東西怎麼用,現下已經不重要了。」

完蛋了,姜姝晚向庭院中的宮人們投去了求助的眼神,卻不料那群宮人統統都是背對着她的。

尤其是青青,一邊彎着腰,一邊低着頭捂着自己的眼睛,嘴裏還不停說著:「非禮勿視,非禮勿視……」

尉遲廷將姜姝晚抱到屋內之後,青青很識相地把殿門給關好,遣散宮人們讓他們該回哪睡回哪睡了。

屋內,

尉遲廷壓抑着慾望輕輕將姜姝晚放到了床上,跪坐在她的身上想要去解開她的衣帶。

感受到了身上傳來的涼意,姜姝晚的頭腦立刻清醒過來,用盡渾身力氣握住了尉遲廷不安分的手。

「王上,您深夜來找妾肯定是有正事吧,要不我們先把正事解決了再繼續?」

能緩一刻是一刻,能躲一劫是一劫。

尉遲廷停下手中的動作,眼神中充滿了隱忍:「公主不願?」

姜姝晚並沒有回答,臉上勉強地扯出了一個笑容:「妾只是認為先把正事辦好了為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