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中國軍人

第二章 苦盡甘來

  當武華市持續四十度高溫長達半個月,剛剛刷新了歷史記錄以後,突如其來的暴雨猶如天降甘霖,同時也打了所有人一個措手不及。
  長期高溫讓整個城市猶如火爐一般,湖泊乾涸,堤壩龜裂,電力不堪重負,火情連連出現,汽車屢屢自燃。
  炎炎酷暑之下,交警、消防部門顧此失彼,不得不疲於奔命,整個城市的人似乎都在苟延殘喘。
  人們一邊默默承受着高溫,一邊期待溫降之日能早日到來,武華市就像一個重度脫水的病人,急需要一場酣暢淋漓的大雨來澆灌。
  或許是眾人的祈禱感動了上天,大雨如約而至,一發不可收拾,接連兩天,暴雨如注,從不間歇,送來了清涼,卻又過猶不及。
  人們還在談論「冰火兩重天」時,雨水漫過街道,流進小區,淹沒房頂,不知不覺中,武華市陷入到一片汪洋之中。
  樂極生悲,越覺可悲,更易讓人顧此失彼。
  當所有人都在忙於排澇,自嘲武華市先後經歷了「水深火熱」兩種截然不同悲劇的時候,江水已經悄然超過警戒線,後知後覺的市民這才想起,素有「武華門戶」之稱的江防大堤很有可能再次告急。
  江防大堤位於武華市上游,處在武華市和分洪區之間,如果龜裂的大堤潰塌,武華市將面臨滅頂之災,數百萬人頃刻間將會被洪水吞沒。
  一夜之間,駐守大堤的部隊官兵進入了市民的眼線,成了家喻戶曉的英雄,成了讚不絕口的救世主。
  當人們在電視直播上看到一個個滿是污垢的身影,一張張稚嫩而疲憊的面容後,所有人都驚呆了,試圖在這些年輕人身上找出一絲不同,找出在他們身上都發生了什麼。
  主持人動情的介紹道:「市民朋友們,在這之前,恐怕沒人會知道,從暴雨開始,他們就捲起褲腿,扛起麻袋,默默的堅守在自己的崗位上,做到了他們能做的一切,他們捨棄了和家人團聚的機會,承擔著本不應該全部由他們承擔的責任」。
  說到這裡,主持人把話題甩給身邊的一個官員,「文局長您好,請您簡單為大家介紹一下兩天以來,在這裡發生的情況。」
  「好」,文局長是一個四十齣頭的中年人,相貌粗獷,身材魁梧,表情冷峻,五官分明,線條堅硬,一雙眼睛不怒自威,渾身散發著上位置的氣息,「作為軍人,保護市民的安全是我們應盡的義務,所以,我不想強調在這裡發生了什麼,我們又做過什麼,只想說他們都是好樣的,同時對廣大市民保證,人在堤在!」
  「呵呵,文局長不虧是特種兵出身,說話一諾千金,做事雷厲風行」。
  主持人似乎知道文局長的脾氣,也明白在他這裡挖掘不出什麼有價值的消息,不痛不癢的稱道了文局長几句後,馬上把話題引開,「相信電視機前的朋友也看到了,站在我們面前的,正是文局長一手帶出來的兵,文局長已經在廣大市民面前表面了態度,現在就讓我們來聽一聽,英雄們心裏有什麼話想對大家說的。」
  英雄總能吸引世人的目光,尤其是默默無聞的英雄,很容易瞬間成為媒體和大眾青睞的寵兒,讓整個城市的人為之沸騰,為之瘋狂。
  鎂光燈,鮮花,掌聲,歡呼聲將他們淹沒,不管是現場的工作人員,還是電視機前的觀眾,所有人都沒有吝嗇他們的讚美。
  採訪完臨場指揮的文局長,美女主持人走上前,攝像師配合著將鏡頭拉近,電視畫面上出現一張普通年輕人的面孔。
  之所以說他面相普通,只是因為他是眾多戰士中的一個,大家剛從大堤上下來,臉上還沾着泥水,根本看不清他們的面相,唯一不同的是,他明亮的眼睛裏透着欣慰卻異常疲憊。
  作為暖場,主持人公式化的說到:「你好,我是武華市電視台的記者薛雯琪,在採訪之前,我想代表武華市的市民,為你們所做的一切表示感謝,是你們保住了武華市,你們都是武華市的英雄!」
  薛雯琪說完,面露微笑,做出一副傾聽的模樣。
  只可惜被問話的士兵並沒有答話,不知道是沒有聽清,還是根本不想說話,電視畫面出現了短暫的冷場現象。
  作為電視台的金牌主持人,薛雯琪很會控制場面,臨場應變能力也不一般,自然不會讓這種局面持續下去。
  看到對方沒有回應自己的話,薛雯琪不着痕迹的轉移話題道:「聽說你們已經連續奮戰了兩天兩夜,廣大市民都很關心你們的健康,現在大堤已經安全了,希望你們儘快撤下來休息,你們辛苦了!」
  在薛雯琪看來,前面出現冷場的情況,可能是對方有些緊張,或者是根本不懂得應該如何回應自己的話,因此她才故意設計了一個簡單至極的對話,對方只要不是傻子,很容易就應付過去了,她也好趁機結束對話。
  意外總是出現在最不可能的時候,被採訪的士兵依然沒有回應薛雯琪的話,不過聽到她說大堤已經安全了的時候,這個士兵眼底閃出一道釋然之色,然後整個人像個泄了氣的皮球一樣軟化下來。
  薛雯琪設計了很多應對的方案,壓根兒就沒有想到,對方會在眾目睽睽之下倒向自己,一時間竟然愣住了。
  薛雯琪猝不及防之下,這個滿是泥垢的士兵撲了個香軟滿懷。
  「看來他確實太累了」,薛雯琪用一隻手努力攙扶着對方,一隻手拿着話筒,對着攝像機打趣道:「大家也看到了,恐怕我們要過一陣子才能採訪到我們的英雄了….」
  「閃開」!
  薛雯琪的話還沒說完,文局長一個健步沖了上來,穩穩的接住士兵的身體,接着虎軀一震,流下兩行清淚,其餘官兵無不動容,一個個掩面而泣。
  他,太累了,需要在自己的崗位上好好休息。
  「這,怎麼可能?!」
  發現對方的氣息已經弱不可聞後,薛雯琪方寸大亂,儀態盡失。
  所有人的內心猛然一緊,這才如夢方醒,剛才不是他不懂禮貌,更不是故意不搭理薛雯琪,他只是沒有了說話的力氣。
  心中已經翻江倒海的薛雯琪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緒,反覆調整幾次呼吸後,一臉恭敬的對文局長問道:「請問,他叫什麼名字?」
  沉吟了片刻,文局長神色複雜的抬起頭,一字一句的說到:「中國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