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伏擊

第五章 彈盡糧絕

  胡連長認清喊話之人,趁他跑過身邊的時候一把抓住對方的胳膊,「來了多少人,距離這裡還有多遠?」
  「來了好多!」
  被攔住的是一個士兵,驚魂不定的樣子很是狼狽,隨身的長槍已經不知所蹤,就連鞋子都跑掉了一隻,說起話來有些語無倫次,一臉焦急的想掙脫胡連長的鉗制。
  怒氣衝天的胡連長直接一個大耳光毫不留情的抽了上去,「你個孬貨,看清楚沒有,到底有多少鬼子?」
  被打的士兵這才恢復了部分神志,不過並沒有怒意,看到眼前的幾個凶神惡煞,嚇得他脖子向後一縮,信誓旦旦的說到:「只看見烏壓壓的一片,數都數不清,起碼有一個中隊的鬼子!「
  「放你娘的屁!」胡連長揪起對方的衣領,一把將對方提到自己面前,「你當老子第一天當兵嗎,鬼子剛剛攻下了南陵城,就你們這些散兵游勇,需要一個中隊的鬼子來追擊?」
  被胡連長這麼一吼,對方表情一僵,暗道你不也是散兵游勇么,不過這話他可不敢說。
  此人雖然慌亂,但是官大一級壓死人的道理他還是懂的,先不說他只是一個大頭兵,胡連長的官職比他高了兩級,就憑對方人多勢眾,他也不敢造次。
  槍聲還在繼續,距離也越來越近,看樣子對方根本沒有遇到任何抵抗,按照這樣的行軍速度,眨眼間就可能追到眼前,胡連長眼底閃過一道厲色,一把將對方丟到地上,聲色俱厲的說到:「到底有多少人,說清楚了你就可以滾了!」
  胡連長的話一落,在場的人都一臉鄙夷的看着地上的逃兵,眼神帶着輕蔑和不屑。
  被眾人鄙視,地上的人眼神忍不住有些躲閃,唯唯諾諾的說到:「我就看到一個鬼子,不過後面肯定還有很多,起碼有一個小隊,說不定更多,長官,我們還是趕緊逃吧,保命要緊….」
  「廢物!」胡連長一臉鄙夷的看着對方,「一個鬼子就把你嚇成這樣,怪不得我們一退再退,趕緊給老子滾,滾得越遠越好!」
  地上的人如蒙大赦,連滾帶爬開始逃竄。
  胡連長收回目光,一臉冷峻的看着身前的幾人,「兄弟們,擺在我們面前的有兩條路,要麼就像他一樣,做一隻喪家之犬,要麼就拿起手裡的槍,堂堂正正的做一回爺們,讓小鬼子和這幫廢物瞧瞧,告訴他們什麼才叫真正的軍人!」
  頓了一下,胡連長仔細聽了聽遠處的的動靜,渾身散發出強烈的自信,「我知道你們都不怕死,也知道你們在擔心什麼,不過你們都是久經沙場的老兵,多餘的話我就不多說了,聽這稀稀拉拉的槍聲,對方不過也就幾個人。再說我們和這幫小鬼子打交道也不是一天兩天了,他們什麼揍性你們不是不知道,我看這幫癟孫平日里囂張得無法無天慣了,幾個人就敢貿然追擊,對於這種送到嘴邊的肉,你們說,我們應該怎麼辦?」
  胡連長的分析不無道理,再說以有心算無心,本就佔著不小的優勢,即便是打不過,到時候再撤退也不遲,眾人自然一致回應,「揍他丫的!」
  由於南陵城附近屬於丘陵地帶,根本無險可守,現成的掩體很難找,要不然部隊也不會敗退得這麼快,胡連長指着路邊的一個小山頭開始有條不紊部署。
  「大家就地防禦,都檢查好自己的武器裝備,胳膊有傷的把手榴彈勻出來。大蒜頭,我們唯一的重火力就是你的這把捷克造,記得留點神,等下別打得意忘形,那麼容易就給老子報銷了,鬼子肯定會重點照顧你,趙大虎…..」
  分配到趙大虎的時候,胡連長遲疑了,一方面他還負着傷,並且高燒不止,同時也不知道他的底細,不了解長處,自然就不好分配任務。
  趙大虎明白鬍連長的顧慮,自顧輕車熟路的找到一處掩體,熟練的架槍上膛,一臉自信,「我絕不拖累你們!「
  胡連長倒也乾脆,示意衛生員豆子跟着趙大虎,伏擊準備就算完成,趁着等待鬼子到來的這點時間,幾人開始了美好的憧憬。
  「這就叫瞌睡遇到枕頭」,柱子砸吧着嘴巴,「兄弟們已經很多天沒正經的吃過一頓,要是把這幾個小鬼子收拾了,也算改善了伙食,如果運氣好,說不定還能弄幾盒牛肉罐頭,就算是死也值得了!」
  「是啊,是啊!」豆子趕緊附和,「咱們現在都是傷病號,要是能弄到十個八個急救包,我保證你們過幾天又是活蹦亂跳的!」
  「就你們這點出息!」胡連長一臉不屑的說到:「這些鬼子要麼是偵察兵,要麼是幾個着急送死的先頭部隊,身上肯定不會有太多乾糧,急救箱更不用想,最多帶幾壺老酒….「
  趙大虎神情古怪的看着胡連長,囁嚅道:「我聽說鬼子部隊紀律嚴明,行軍的時候應該不會帶着酒壺,再說他們喝的是清酒,老酒那是咱們中國人才有的好東西…..」
  眾人哈哈大笑,胡連長乾笑一聲,正當不知如何接話的時候,視線里已經出現了日本兵的身影。
  由於日本兵的出現,大路上的人群要麼拚命朝前逃命,要麼向道路兩邊躲避,原本熙熙攘攘的馬路上幾乎看不到中國人的身影,此刻的日軍就像是禿子頭上的虱子一目了然。
  這幫追擊的日本兵有些奇怪,他們只有有十來個人,也不忙於追擊遠處的軍人,而是漫無目的的射殺因為行動不便而留在馬路上的人,沒有清晰的目標,更沒有刻意保持隊形,完全是在屠殺,看樣子就像是在泄憤。
  由於他們的行軍速度很快,隨之而來的是陣線被拉得很長,胡連長一行人信心大增,伏擊這夥人更有把握了。
  「這幫王八蛋!」看着被屠殺的同胞,一行人齜牙欲裂,恨不得馬上衝出去和對方拚命。
  不多時,先頭的日軍進入了射程,胡連長屏氣凝神,等距離拉到二百米左右的時候打響了伏擊的第一槍。
  「砰!」
  日軍的排頭兵痛苦的捂着肚子彎下腰,接着第一時間趴下身體就開始還擊,戰鬥素養可見一斑。
  其它日本兵呈戰鬥隊形一擁而上,除了受傷的日軍待在原地,其它士兵則開始交叉掩護,仗着人多的優勢,子彈不間歇的朝着山頭傾瀉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