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牛刀小試

第八章 富家公子

  胡松奎的擔心不是沒有道理,不到四百米的距離,在如此開闊的平原上,如果是全速奔跑,五十秒左右就可以到達。
  勝負就在這五十秒內完成,輸的一方就是死亡。
  氣氛一下變得肅殺起來,日軍爆發出了驚人的潛力,只恨爹媽少生了兩條腿,一個個恨不得自己變成飛毛腿,草上飛。
  陸鵬早就預料到了日軍會有此動作,依然不慌不忙的瞄準射擊。
  作為一個槍手而言,想要射殺移動的目標不算困難,但是想要狙殺訓練有素的軍人卻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更何況還是面對着一群隨時可能衝上來將自己打成篩子的日軍。
  從瞄準,扣動扳機,再到子彈飛行數百米的距離,期間起碼得要超過一秒種的時間,如果是遇到一個有經驗的對手,一秒鐘足夠做太多的事情了。
  只不過陸鵬不是一般的槍手,目標也不是同級別的對手。
  「砰,砰「,槍聲還在繼續,節奏再次變化,胡松奎幾人心裏默念着時間,沒有哪一次覺得時間是如此的珍貴,每過兩秒就會有一個日本兵倒下。
  如此一來,流逝的不再是時間,而是一個個鮮活的生命,沒人知道槍聲的節奏會保持多久,就像是在觀看一個被遮擋的沙漏,結果註定是以結束而告終,可能就是下一秒,也可能是很久以後。
  十秒過後,日軍還剩下十七人,距離被拉進到三百米左右,正所謂開弓沒有回頭箭,倖存的日軍被激發出了凶性,毫不畏懼的繼續狂奔。
  「砰,砰「!
  二十秒過後,日軍還有十二人,每個人的心都快跳了出來,下一秒絕對會是一個分水嶺,如果槍聲的節奏還是這麼連貫,那麼三十秒過後,不出意外的話,日軍很可能只剩下七人。
  三十秒能幹什麼,只能讓他們衝到二百米左右的距離,可就算是這樣,即便是對手打空了槍里的子彈,以一敵七,憑藉著他恐怖的射擊精度,完全可以從容的完成填裝和射擊。
  漫長的一秒如約而至,槍手從容不迫的打出了讓人膽寒,讓人絕望的節奏,日軍終於開始慌亂了,不約而同的再次匍匐下來。
  進,肯定死,後退,可能活着,也可能是換個死法,日軍陷入兩難的境地。
  陸鵬可不管日軍心裏是如何想的,不過還是很給面子的故意放慢節奏再放一槍,看起來是一邊填裝,一邊射擊。
  倖存的十個日軍氣得想罵娘,敢情槍手玩了個空城計,或者是他們被自己嚇了一跳,這個槍手肯定是有一桿槍里只有一顆子彈,如果是這樣,那麼現在就是最好的機會。
  「呀幾給給!」不知道是哪個日軍帶頭吼了一聲,十個自覺上當的日軍重新站了起來,只要挺過最後的二十幾秒鐘,勝利一定屬於自己。
  「砰,砰,砰!「
  三聲音槍響後,日軍不得不再次趴下,端的是徹底膽寒了,暗道又上當了,這個槍手肯定是故意的。
  等到另外兩聲連貫的槍聲響起,兩個匍匐前進的日軍不出意外的被人爆了頭,剩下的五個日軍乾脆直挺挺的貼緊地面,只希望草叢能夠掩藏住自己的身形,千萬不要被這個魔鬼盯上。
  「好高明的算計,好快的射擊速度,好恐怖的射擊精度!「
  登高望遠的胡松奎三人已經徹底無語了,原本他們幾個人殺死了九個日本兵,他們已經覺得是重大的勝利了,在抗日的正面戰場上,幾乎沒有一比一的戰損,取得這樣的成績,說出去也值得自豪了。
  可是和對面的人一比較,高下立判,敵人還是同樣的敵人,結果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現在他們已經不急着撤離,或者根本就沒想過撤離,從他們這個角度看過去,五個倖存的日軍盡收眼底,遇到這樣的對手,以五敵一,沒有任何勝算。
  如果不是出於軍人本能的警惕性,三人只怕已經迫不及待的衝下山,想要一睹槍手的真容了。
  趴在草叢中的日軍一動不動,草叢給了他們很好的掩護,同時也讓他們失去了觀察的視野,除了被動挨打,希望對手不會發現自己的蹤跡以外,只能祈禱援軍能夠儘早的到來。
  「這下有點麻煩,不知道這個槍手該如何應付「,趙大虎一臉沉思,幻想着如果自己是那個槍手,遇到這樣的情況應該採取什麼樣的措施。
  「是啊,確實不好辦。沒想到這些小鬼子也是一群孬貨,天天鼓吹什麼大日本武士道精神,到了關鍵時刻一樣還是會慫!」
  胡松奎長長了吐了一口濁氣,積壓在心裏的那種沉甸甸的東西一下釋放出來,突然有種酣暢淋漓的暢快感。
  陸鵬自然不知道胡大奎幾人還在觀望,直接用實際行動告訴了他們應該如何破局。
  回答趙大虎的是自信滿滿的一槍。
  陸鵬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從容不迫的探出頭,並且十分冒險的站起身,完全將自己的身體暴露在日本兵的槍口之下,朝着一處被壓塌的草叢果斷打光了最後一顆子彈。
  日軍自然不知道,這個他們最不願意冒頭的這一刻,恰恰是他們最應該主動的一刻,陸鵬的注意力幾乎已經被一處草叢所吸引,但凡有個膽子大的日本兵敢於冒頭瞄準的話,陸鵬就是一個固定的活靶子。
  「砰!「
  只可惜世界上沒有那麼多如果,槍響過後是一聲悶哼,貓在草叢的倒霉蛋被槍手擊中右肩,不過他倒也硬氣,硬是忍住沒有動彈,任憑血流如注。
  「幹得漂亮!」胡松奎眼前一亮,「真是藝高人膽大,他算準了這些日本兵被嚇破了膽,根本不敢出來瞄準他,要不然他絕對不敢站起來開這一槍,只是這運氣實在太差,居然打偏了!」
  豆子一臉唏噓,「我倒是覺得這個日本兵運氣太差,這一槍打在肩窩上,都說這三八大蓋穿透力強,這麼近的距離,也不知道打碎了肩胛骨沒有,弄不好這輩子再也打不準槍了!」
  「好你個小豆子,沒弄死他算他運氣好,你還可憐上他了,真是個當漢奸的料!」胡松奎板着個臉,不過眼中的得意之色一下就出賣了他,明眼的人一下就看出來他是故意的。
  趙大虎從始至終就沒理會二人的笑罵,突然驚疑道:「咦,他怎麼走了?「
  原來是這個槍手放完這一槍以後,一把將長槍背在肩上轉身就走,只是幾個起落就消失在幾人的視線中。
  等到一刻鐘以後,胡松奎三人利用炮彈炸出的彈坑安葬下犧牲的戰友,得到消息的日軍增援部隊也終於趕到。
  趴在草叢中的日軍趕緊高叫着彙報完情況,足足一個小隊的人如臨大敵,小心翼翼的包圍槍手藏身之地,最後自然是毫髮無損,成功繳獲四桿步槍。
  恐怖又神秘的敵人,就這麼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