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厲擎烈阮紫茉的小說免費22節 第9章_安霧小說
◈ 第8章

第9章

家屬大院。

林南燕帶着三個孩子過來時,阮紫茉已經做好香噴噴的飯菜了。

桌上,一盤蒜苗炒豬肝、一盤韭菜鴨血湯、一盤香蔥雞蛋,一盤腐乳炒空心菜。

聞着香味就讓人飢腸轆轆,餓得不行。

「你動作那麼快,都不讓我幫忙,是不是嫌我中午做的菜太難吃了。」

林南燕帶着孩子們入座,打趣阮紫茉。

「挺好吃的,就是比我做的還差那麼一點。」

阮紫茉在小寶身邊坐下。

見小寶低着腦袋不說話,她在小寶的碗里夾進一塊豬肝,「你可要多吃一點,看都瘦成大頭菜了。」

「你才是大頭菜。」

小寶氣鼓鼓地端着小碗轉過頭,吃掉碗里的豬肝,肉肉好香,真好吃。

壞女人做飯很好吃,有點小厲害,不過他是不會原諒她的。

阮紫茉時不時給小寶夾菜,小寶沒有拒絕,乖乖地吃飯。

不過晚餐過後,小寶還是跟着林南燕離開。

阮紫茉也不在意,她要早睡早起,明天去搞錢。

第二天一大早,阮紫茉就精神亢奮搭公交去了鎮上,她先去香料鋪買了需要的香料,然後買了五六根白蘿蔔,最後去牛肉攤挑選了最新鮮的牛雜食材。

阮紫茉提着兩大麻袋回來,還好這具身體力氣大,要不然她還真拿不了這樣多東西。

快回到家時,阮紫茉看到了前方的崔荷花。

崔荷花看到阮紫茉,臉立刻陰沉了下來,將阮紫茉打量一番,目光落在她手中的麻袋,語氣透着厭惡,「阮紫茉,你搬什麼回來呢,不會是牛糞吧,好臭。」

崔荷花扯開嗓子的話,引來了不少大院嫂子的注意。

「是嗎?」

阮紫茉淡淡掃了崔荷花一眼,「有你嘴巴臭,像裝了口糞坑,大清早就噴糞。」

有位嫂子「噗嗤」一聲,忍不住笑了。

崔荷花臉都綠了,「你,你個八婆,我要撕了你的嘴。」

「你撕吧,我不反抗,我去找政委聊聊,作為一個軍嫂的精彩生活,每天如何防着某個惦記我家老厲女人的算計。」

阮紫茉咬重「精彩」「某個」的字眼。

有嫂子開口了。

「荷花,之前你家的事就做得不地道了,老厲家的都不和你計較了,你就別盯着她不放了。」

「是啊,你再鬧下去,真讓政委聽到了,對你家老秦沒什麼好處。」

「上個月你家老秦才評上優秀幹部,你也不想被撤了吧。」

……

其他嫂子也清楚崔荷花針對阮紫茉的原因,還不是她家妹子惦記人家男人,算計不成把自己名聲搭上,崔荷花仇恨上了人家。

崔荷花不敢鬧到政委那,又被眾人看穿了小心思,只能悻悻離開。

阮紫茉感謝了一番幫她說話的嫂子們,提着東西回家了。

先是清洗牛雜材料,用澱粉清洗一遍,再用鹽清洗,確保牛雜材料都清洗乾淨,沒有什麼異味。

在鍋中倒入清水,加入適當的米酒、白醋,米酒和白醋能去腥,除異味,涼水放入牛雜材料。

水煮沸,七八分鐘後,撈出牛雜材料,清洗乾淨。

然後熱鍋加入油,爆香蔥姜蒜末,加入醬調味,煮開撈出殘渣,倒入桶鍋,加入更多水,一小塊紅糖,繼續調味,加入香料,香料用布包裹住,水煮開後加入牛雜繼續鹵。

最後加入蘿蔔進去,繼續鹵。

鹵的時候,順便把飯也煮了。

最後是調蘸醬,調好的蘸醬裝入一隻砂鍋里。

忙活了一個上午。

饞人的香味飄了出去。

鄰居都知道老厲家媳婦做好吃的了。

林南燕知道阮紫茉中午要出去擺攤,她不放心過來看一下。

現在快到飯點了,阮紫茉正愁如何將桶鍋搬上手推車,林南燕就過來幫忙了。

所有東西都弄上手推車後,阮紫茉鬆了一口氣。

阮紫茉感激地望向林南燕,「南燕,謝謝你啊,要不是你過來,我還真弄不上去。」

「這種小事說什麼謝。」

林南燕不在意地說。

「我備了一份牛雜,你帶回家,和孩子們一起吃。」

阮紫茉又跑回廚房,拿出了一盤牛雜,還有一小碗蘸醬。

「那我拿回家嘗嘗。」

林南燕這幾天和阮紫茉相處,對阮紫茉有些了解,知道她不是在和她客氣,沒說什麼就拒絕了。

見阮紫茉要出發了,林南燕不放心地說,「你等等,我先拿東西回家,再和你一起去攤位。」

「不用,我一個人可以。」

阮紫茉有些感動林南燕的幫忙。

「你必須等我,你就算出發了,我也會追出去,不是和你開玩笑。」

林南燕端着牛雜,似乎是小跑回家。

見拒絕不了,阮紫茉只能等林南燕回來,再一起出發。

有林南燕在後面推車,阮紫茉確實輕鬆了很多。

她們來到時,剛好是工人要下班吃飯時間。

阮紫茉掀開鍋蓋,誘人的香味飄出,立馬吸引了工地上的工人,他們紛紛圍了過來。

「同志這多少錢一份?」

有人抵不住食物的誘惑,開口詢問。

「一塊錢一份牛雜飯。」

阮紫茉知道賣太貴了,工人不願意消費,沒敢定的價格太高。

而且在工地躲雨時,她向工人打聽過了,他們是國家部門招來搞建設的,吃飯的錢一頓不超過一塊,可以回去報銷。

「同志給我來一份牛雜飯。」

那人大喊一聲。

「好嘞。」

阮紫茉開始忙活起來。

後面的工人紛紛拿着飯盒排起了長隊。

這年代不管是去飯店,還是去路邊攤,都是自己帶飯盒的。

阮紫茉粗略算了一下,有三十幾個工人啊,這都是錢啊,她忙得滿足,忙得開心。

林南燕有些不放心家裡的孩子,見阮紫茉生意好,沒打擾她,和她說一聲,就回去了。

很快,阮紫茉的牛雜全部賣出去了。

工人都在說牛雜好吃。

阮紫茉收拾完東西,邁着歡快的步伐,拉着推車往回走。

回到家第一件事,她在一個本子上記賬,材料費、吃飯人數、收入,都清楚記錄下來。

有錢入賬了,踏實、充實的一天。

記完賬,阮紫茉打算做些南瓜餅嘗嘗。

在八零年代,零食少得可憐,她嘴巴都淡了。

拿出一隻南瓜,先是削皮,掏出裏面的籽和囊,洗乾淨後切成小塊,放入盤中,隔水上鍋蒸二十分鐘。

拿出家裡的糯米粉。

南瓜蒸熟之後,用勺子將南瓜搗碎成南瓜泥,準備的糯米粉放進一隻乾淨的盆里,將搗碎的南瓜泥放入糯米粉上,倒入適當白糖,用手揉均勻,揉成不沾手的麵糰,然後靜置十五分鐘,醒發。

趁着這個時間,把昨天剩下的田螺炒了,放入一隻鐵盤中。

拿出麵糰,分成大小均勻的小劑子,在揉成圓,在一隻盤子中倒入芝麻,把團圓壓成餅,把兩面均勻的裹上芝麻,再放進油鍋里炸。

酥香軟糯的南瓜餅就做好了。

剛做好南瓜餅,院子外就響起了敲門聲。

阮紫茉過去開門。

林南燕帶着三個孩子過來。

小寶走在最後面,滿臉的不情願,嘟起的小嘴能掛起一瓶醬油了。

林南燕滿臉笑容,喜氣洋洋。

阮紫茉眨了眨眼,難道發生了什麼喜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