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人和人是不能相比的

第三章 下輩子好好學習吧!

  第二天上午10點,從美國紐約飛來的班機準時出現在了華國京城機場上空,開始盤旋降落。
  候機大廳里,京城大學的校長俞振凱帶領着計算機系的教師和學生代表手持鮮花,高舉橫幅早已等候多時。不過他們沒有注意到是,原本應該人聲鼎沸、擁擠不堪的候機廳此時卻是十分的冷清。在候機廳各個角落和整個機場的隱蔽處都有身着筆直的西裝,戴着墨鏡的,腰間略顯鼓凸的幹練人士,密切關注着整個機場的一舉一動。
  飛機在跑道上停穩以後,當陳啟東帶領着穆函、孫正陽、蕭嘉媛以及其他工作人員走下飛機的時候,皓首蒼顏的俞振凱滿臉激動地首先迎了上去,在他的身後緊跟着幾個絕美無比的少女以及不少教師和學生代表。
  「老陳!你辛苦了!」俞振凱緊緊握住陳啟東的雙手,眼中竟然閃過些許淚花,「整整36年!整整18屆啊!作為華國大學代表,我們京城大學等了這一天,已經整整36年了!老陳!謝謝你!穆函同學!謝謝你!蕭嘉媛同學!孫正陽同學謝謝你們!我代表全校師生!代表華國所有高校!謝謝你們!謝謝你們在世界計算機大賽上打破了歐美國家的壟斷!為我們國家,贏得了莫大的榮譽!」
  「穆函!最棒!穆函!穆函!」
  「蕭嘉媛!美女無敵!蕭嘉媛!蕭嘉媛!」
  「孫正陽!帥呆了!孫正陽!孫正陽!」一干學生把自己的同學、把自己心目中的偶像團團圍住,鮮花、掌聲、狂歡、吶喊連成片,整個候機大廳完全變成了一片歡樂的海洋。
  其實也難怪京城大學校長俞振凱和學生們如此激動,被譽為計算機領域「世錦賽」的世界計算機大賽,每兩年舉行一次。可是,作為世界第一人口大國,作為擁有最多網民的大國,卻連續17屆折戟沉沙,以前最好的成績才是團體第八,個人第十。歐美國家一直在很多高端技術領域對華國實施技術封鎖,現在華國使用的計算機硬件、軟件系統無不深受國外的制衡,很多端口的原始數據和核心程序,都受國外的控制。而此次,以穆函為首的華國參賽代表團,一舉獲得了團體冠軍和個人冠軍,不僅實現了36年的突破,更重要的是,拿到了團體冠軍,華國就可以有資格共享整個世界計算機大賽歷屆的技術,這是世界計算機大賽組織機構對獲得冠軍國家的獎勵。也正是因為這個獎勵,所以世界各國無不對大賽冠軍頭銜趨之若鶩,志在必得。
  正當大家沉浸在勝利喜悅中的時候,候機大廳的安保室里,走出一行人,為首的一位神情冷峻、目光如電,渾身散發著凜人的氣勢。
  「俞校長!陳教授!不好意思!打擾你們的歡慶了!我們是國家安全部第一局行動處的!這是我的證件!奉命請穆函同學,帶着他的所有設備和我們走一趟,希望大家能夠理解!」國安部來人為首的一位,向京城大學眾人出示了一個帶有國家安全部字樣,蓋着鋼印,帶有防偽標識的證件。
  在華國,沒有敢冒充國家安全部的在大天廣眾之下招搖撞騙,尤其是在京城!那裡的人可都是帶着合法殺人執照的呀!
  見狀,俞振凱微微愣了一下,陳啟東、穆函等人倒是有了昨天在美國紐約的經歷,表現的十分平靜。
  「好吧!不過,我想知道穆函同學在你們那裡需要停留多長時間?學校里可是早就準備好了慶祝晚會!」俞振凱不緊不慢的說了一句。作為京城大學的校長,在行政級別上可是副部級,而現任的京城大學校長俞振凱更是這一屆的國務委員,在華國可是有着舉足輕重的影響,所以他並沒有受到國安部的震懾。
  「俞校長,這件事涉及國家安全機密,我不能明確回答你!等我們的任務結束之後,我會親自把穆函同學送到學校,我這樣的回答,你還滿意吧!」
  京城大學校長俞振凱點了點頭,沒有再說話,不過臉上閃過一絲不快。
  於是,國安部來人中走出兩位,一左一右帶着穆函走進了一輛大眾轎車。
  看着極速駛去的車隊,蕭嘉媛冷哼了一句,「哼!有什麼了不起的!」
  國安部的車隊離開也就一、兩分鐘,京城機場候機大廳門口又飛快的駛來兩輛轎車,而且掛着軍委的牌子。
  「看來,國家對穆函設計的那套程序很重視啊!」陳啟東微笑着說道。
  「俞校長,陳教授您好!」打頭的一輛轎車上下來一位身着少校軍服的青年軍官,十分恭敬的向俞振凱和陳啟東敬了一個軍禮!「我是總參辦公廳的喬安邦!奉命請穆函同學到我們那裡報道!這是相關手續!」說完,青年軍官朝俞振凱雙手遞過一個檔案袋。
  「喬大哥!你們來晚了!穆函被國安部的那些傢伙帶走了!」還沒等俞振凱說話,蕭嘉媛撅着嘴嘟囔着。
  「嗯!嘉媛說的不錯,你們也就晚了了兩、三分鐘!」俞振凱面色和藹地說道。
  「靠!那群傢伙下手可夠快的啊!不行,我的立即向領導彙報!俞校長!告辭了!」青年軍官劍眉一凜向俞振凱眾人再一次敬了一個軍禮,然後飛快的駕車離開。
  「呵呵!看來,穆函這一次可是鯉魚跳龍門了,能得到這兩大部門的青睞,前途不可限量啊!」陳啟東滿臉微笑着說道。
  「哎!我還想把明年的留校名額給穆函呢!那以後我們京城大學就可以在世界計算機大賽長盛不衰了!看樣子我的算盤要落空了!」俞振凱有些沮喪的說道。
  歡慶的場面,因為第一主角的離開,變得黯然了不少。在接機的京城大學師生中一個清純出塵,恬靜端莊的絕色美女臉上閃過一絲黯然。她和幾個顏值高的有些驚人的女生一起坐上了一輛保時捷911。開車的赫然是蕭嘉媛。
  「林妹妹,望眼欲穿的終於等到了你的木頭,可是還沒說上一句話人就被接走了,是不是十分失落啊?」蕭嘉媛狡黠的笑道。
  「才不是呢!我前幾天我給穆曉薇打電話,可是怎麼也打不通,一連幾天都是這樣!我擔心曉薇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林雨婷絕美的臉上略過一抹紅暈,但雙眸中卻閃着一絲焦急。
  「呦呦!還說沒有,這麼快就開始關心他的家人了!進入嫂子的角色速度可夠快的啊!」車內的幾個美女同時鬨笑起來。
  「放心吧!以你那塊木頭的智商,你的大姑子和小姑子的也絕非等閑之輩,我可是聽說,兩姐妹的學習成績都好的驚人,要不是家境太過貧寒,沒準我們都是校友呢!」蕭嘉媛打趣兒地說道,「林妹妹,現在你可以放心了,木頭在美國大賽上光是個人冠軍獎金就有10萬美元,他設計的那套智能程序,一家美國財團當場就出了2000萬美元的價錢,要不是我們國家大使館那幫人暗中阻止,現在你的木頭就是億萬富翁了。2000萬美元!那可是快2億華元啊!哎!人和人就是不能相比!嘻嘻,林妹妹你當初怎麼那麼有眼光呢!以後你們家木頭,隨便設計一套軟件,就夠吃一輩子了!到時候,可別怪姐妹們到你們家打秋風啊!」
  「媛媛!你瞎說什麼呀!那塊木頭,你們誰願意要誰要!本姑娘才沒興趣呢!」林雨婷滿臉緋紅的嬌聲說道。
  「真的?姐妹們!快下手啊!那塊木頭可是一座個金礦!哦不!是鑽石礦啊!」
  「啊!那還不快搶?哈哈!哈哈哈哈!」保時捷911里立刻傳來一陣鶯鶯嬌啼和笑聲。
  孫正陽離開機場後,也沒有回學校,而是被一輛奔馳S600接走了。
  紫薇閣坐落在京城皇山上,是整個京城最高檔的小區。整個紫薇閣也就分佈着十幾套別墅,其他的都是附屬物業管理服務設施。在紫薇閣最大的一棟別墅里,孫正陽從酒櫃里拿出一瓶路易十三,自斟自飲起來。「爸!你的兒子沒有給你丟臉吧?這可是我國在世界計算機大賽上的第一個冠軍啊!現在上面刻上了你兒子的名字!」回到家中,孫正陽得意得對父親說道。
  「還行!沒有白費這些年我和你媽媽的心血!雖然照着那個穆函還差了一點沒有拿到個人冠軍,但你已經證明了自己!」孫鍾宇欣慰一笑,然後從懷中掏出一張銀行卡,「給,這是1000萬,密碼你應該知道!」
  「呦呵!老西兒出血了?1000萬?這麼大方?我怎麼有點的不相信這是真的呢?爸!你是不是還有什麼陰謀啊!」孫正陽撇着嘴說道。
  「呵呵!不虧是我的兒子,窺一斑而知全豹!不錯!我是有一件事情要你去做!我十分看好你的那個叫穆函的同學!剛才在機場發生的情況,我也知道了!把他拉到咱家的公司,可能不太現實,我給你的任務是,在穆函方便的時候,給咱們的公司設計一套軟件,現在智能系統,在網絡通信以及其他領域的競爭可是刀刀見血啊!」孫鍾宇眯縫着雙眼說道。
  「得了老爸!我看這件事情有點懸,你還是走走我外公的路線吧!安全部也好!總參也好!穆函不管被哪一家留下,他以後設計的東西沒有高層點頭,怎麼可能流傳到商業領域呢?哎,人家穆函的腦袋是怎麼長的呢?」
  「我早就考慮到這一點了!我是讓你以同學的關係,以後多和他聯繫,保持一份情誼!近水樓台先得月嘛!對了,你哥的一個狐朋狗友這兩天送給你哥一樣老物件,你哥得知你在美國獲得了冠軍,就把它作為禮物送給你了,它就放在你房間的柜子里!看看吧!」
  「真的?」孫正陽一溜煙兒似得跑進了自己的房間,看到陳列櫃里放着一把日式武士刀,眼睛瞪的老大老大!
  「明治年間的佐官太刀?還是日本天皇御賜的?這可是好寶貝啊!」孫正陽把日式武士刀拿在手裡仔細把玩了一番驚叫出來,「爸!我哥是不是答應給別人辦什麼事情了?這東西可是價值不菲啊!在日本可是會有很多家族財團打破腦袋來搶啊!」此時的孫正陽一臉嚴謹地說道,「年底就要換屆了,我外公能不能再進一步,到了關鍵時期。現在我們絕不能出現任何差錯啊!」
  「陽子!你哥要是有你一半的心智,我早就把家裡的外圍產業全都交給他來打理了!」孫鍾宇滿意的點點頭,「不過你放心,你哥最近消停了不少,像是遇到了什麼刺激,把心思都放在了提高個人武技修為上了!」
  「那就好!爸,我哥回來,替我謝謝他!這件禮物我非常喜歡。晚上我就回學校了,學校為我們準備了慶祝晚會!從明天開始,我就要和陳教授進行新的研究了!我想在外公問鼎的時候,用我最新的研究成果為他獻禮。」
  而此時,京城一家不怎麼起眼的名叫興隆商貿公司里,穆函正在接受詢問。原來這裡是國家安全部的真正總部。
  「穆函同學,請你再仔細回憶一下,從你交出參賽作品,到獲獎之後把這個作品重新拿回的所有細節!你有沒有發現此時手裡的程序和你自己研發之後、上繳前相比發生過什麼異常?這很重要!作為業內人士,你應當明白,如果你們設計的系統中如果被不明勢力植入一些病毒或者其他程序,一旦這個系統被國內應用,會帶來什麼樣的後果!」在機場把穆函帶回來的那個國安部人員和其他幾名工作人員像審犯人一樣緊盯着穆函。
  「沒有!領導,我已經說了三遍了!真的沒有什麼可說的了!」坐了十幾個小時的飛機本就疲倦不堪了,又經過這連番的問詢,穆函心中頗為不快。
  「穆函同學!請你配合!這事關國家安全的大事,絕對不能有半點馬虎!剛才我也說了,你設計的這套智能程序,對我們的國家很重要,我們國安部也高度重視。因此我們不能出現一點紕漏。現在請你放鬆,放鬆,看着我的眼睛!」這時那名國安部主問詢人員的眼中突然射出一道奪人心魄的異樣目光,「對!就這樣!看着我的眼睛!」
  坐在椅子上的穆函漸漸的感覺眼皮有些發沉!然後緩緩低下了頭。
  「和高智商的人打交道,就是費勁!」那名國安部主問詢人員長出了一口氣,「現在,你們幾個再一次核對一下這個大學生所說的原始程序代碼和命令。」
  「穆函同學,請你再說一遍這個系統的原始代碼和端口命令!我們必須排除裏面是否被植入了其他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