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囂張要有資本

第九章 家人音訊

  經過一段插曲,終於拿到稱心的手機之後,林雨婷拉着穆函離開了商場。
  漫步在京城大街上,剛才經歷了不快的林雨婷,此刻卻滿是好奇。
  「穆函!剛才的事情,是不是你搗鼓出來的?」林雨婷帶着濃濃的疑問說道。
  「呵呵!佛曰:不可說!不可說!也許是那個姓金的太嘚瑟了,老天也看不過出手懲罰他了吧!誰讓他惹了林大美女呢!」穆函破天荒般的嬉笑着說道。品嘗到愛情的滋味,原本孤僻冷傲的穆函也逐漸在改變!
  「切!臭木頭!和本小姐還裝什麼呀!能獲得世界計算機大賽冠軍,黑客技術還在話下?快!老實交代,你是怎麼做到的?以後看誰不順眼,裝土豪,咱們就把他所有的錢都轉走!讓他吃癟!呵呵!剛才那場景,想想就解氣!」林雨婷搖晃着穆函的胳膊,臉上滿是嚮往和得意!
  林雨婷靠自己的學識靠上京城大學,當然也是冰雪聰明了!見瞞不過她,穆函只好小聲說道:「雨婷,小聲點,不知道黑客是見不得光的嗎!在網絡界,這樣的事情只能偶爾為之。畢竟網監和銀監會也不是吃素的!要是遇到高手和厲害的網警,他們可以在很短的時間內找到我們的操作終端,被他們抓到了可是要吃官司的!再說了這種不勞而獲的事情,你林大小姐肯定不屑於做吧!你的零花錢也比那個姓金的存款多啊!」
  「事情一碼歸一碼!我只是好奇嘛!以後你一定要教我那些招數!我表妹的qq靚號,被一個無恥的傢伙盜走了,還騙走了她好幾千塊錢!有時間,你幫我把他給揪出來!這沒問題吧!」兩人邊走邊說。
  聽到這些,穆函心中暗自好笑,這要是讓世界黑客聯盟的人知道他干這麼無聊的事情,一定會笑掉大牙!不過為了滿足林雨婷的好奇心,穆函還是洒脫得數道:「這個沒問題!你表妹的qq號多少?只要他那個號碼上過網,我現在就可以幫你把它找回來,而且好好收拾一下那個傢伙!」
  「現在咱們最重要的任務是逛街!不是還有三天的假期嗎!晚上回學校再說吧!表妹的號已經被盜一兩個月了,也不差這會兒功夫!走,咱們先去皇朝吧!那裡可都是國際大品牌!你穿出去一定會更精神!嘻嘻!沒想到你這塊臭木頭,不但文武雙全,還是個網絡高手!呵呵!還是本小姐有眼光,讓蕭嘉媛、宋佳慧她們羨慕去吧!」見到穆函答應了,林雨婷反而不着急幫表妹找回qq號了,而是滿是歡喜的想着去給穆函買衣服了!
  「呦!小妞,都主動倒貼啦!跟着那個窮小子有什麼好的?跟着哥哥,你想要什麼哥哥我就給你買什麼?不要說皇朝了,咱們直接去米蘭、巴黎買衣服去,怎麼樣?」這時一個頭髮染得像火雞一樣的小青年,帶着七八個同樣打扮的流里流氣的混混迎面圍了過來。
  「讓開,你們這群流氓!」遇到危險躲在男人的身後,這是女人的本性!雖是京城頂級家族出身的林雨婷,知道穆函身負驚人武學,也是這樣。
  「呦呵!美女,你可不能誣陷好人啊!流氓?我怎麼流氓了?是摸你了?還是親你了?」火雞青年滿臉淫笑的說道,「如果這也算流氓的話!那你們不也是對兒狗男女了?哈哈!」
  「道歉!有些話是不能隨意說的!有些人也不是你能惹得起的!」聽到火雞青年的污言穢語,穆函皺着眉頭冷冷地說道。
  穆函是一個十分冷靜、謹慎的人。要是在一般情況下,或許穆函早就出手收拾那些不入流的傢伙了。穆函現在之所以沒有出手懲戒他們,因為他感知到這些人的不遠處,有個剛剛入階的古武高手帶着戲謔般的神情注視着這裡。
  華國的武術界分為兩個層面,分別是入流級別和入階級別。入流級別又分為三流武者、二流武者、一流武者,他們修習的一般都是常人聽過、見過的武功招法;而入流級別之上的入階級別則分為黃階武者、玄階武者、地階武者和天階武者,能入階的武者修習的都是華國各派秘傳的古武功法。所以入階武者又稱為古武高手。古武高手可不是大白菜!一個入階武者可以輕鬆秒殺常人眼中的特種兵或者什麼拳王之流的!由此可見他們的價值了!
  在華國,出現在社會上的古武高手一般都是各個頂級家族或者巨鱷級財團的終極保衛力量!雖然此人剛剛達到黃階修為,但絕不會如此有**份的和一幫小混混做這些無聊的事情!穆函覺得這件事情有些不太尋常!
  「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窮小子,你媽是怎麼把你甩出來的?敢在老子面前裝逼?囂張是要有資本的!老子從小就橫掃八區四九城!你有什麼?這麼靚的妞兒,可不是你能玩的!你夠分量嗎?」火雞青年無比囂張的說道,「老子今天心情好,這裡有十萬,你把這個妞兒讓給我,老子還收你當小弟怎麼樣?否則老子把你打得連你老媽都不認識了!」
  人有逆鱗,幼年沒有享受幾分母愛的穆函,絕對不能容忍別人侮辱他的母親。
  「啪!啪!」一道掌影閃過,兩聲脆響隨之響起,火雞立刻變成肥豬了!他的面頰左右對稱立刻腫了起來。
  「道歉!」穆函像是沒有動過一樣,穩穩地把林雨婷護在身後。
  「啊!我x你媽的!你們都xx傻啦?還給老子狠狠的打?」紅髮青年發出一聲慘叫,然後捂着臉厲聲呵斥着手下,帶着這麼多人,卻被人家先打了兩個重重的大嘴巴子,簡直是把面子丟到廁所里了。
  其實這幫混混還真是蒙了,因為他們根本沒有看清穆函出手。老大一聲令下,他們和往常一樣,領着手中的棒球棍、橡膠棒向穆函劈頭蓋臉的就打。華國是槍械和管制刀具管理最嚴的國家,而且這裡的是京城,就是再厲害的黑社會,也不敢大白天的就動刀動槍。
  「啊!穆函小心!」頂級家族的大小姐哪裡見過這樣的場面?雖然知道穆函有一身功夫,林雨婷還是發出了一聲驚呼!
  可當這些棍棒雨點一般的快要打到身上的時候,穆函還是沒有動。
  「啊!哎呀!」剛剛還氣勢洶洶,揮舞着棍棒的十來個混混,轉眼之間就倒在地上,發出了一聲聲慘叫。
  原來,四五個帶着墨鏡、身着黑色西裝的精壯男子和四五個帶着耳麥的國安人員突然出現在了場中。和他們相比,這些混混就是一群廢渣。沒費吹灰之力,就被收拾了!
  緊接着,數輛警車像是提前準備好了似得,飛快開到。一隊防暴警察,拎小雞兒一般,把這些混混塞進了車裡,然後又飛快的開走了!
  「小姐!讓您受驚了!」四五個帶着墨鏡、身着黑色西裝的精壯男子恭聲對着林雨婷說道。
  「穆函同學!你沒吃虧吧!」一個國安人員關切的對着穆函說道。
  「還好!」見到家族保鏢到來,林雨婷並沒有過多的驚訝!倒是對國安部派出人馬保護穆函,微感詫異。要知道,就是一般要員,國安部也不會出動的。
  「沒事!」雖然穆函自己能輕鬆解決那些混混,但是他對國安人員在暗中的保護,也並不怎麼承情。他可不願意隨時處於這些人的監視之下。
  「小姐您多保重!」
  「穆函同學!希望你不要去一些特殊的地方去!京城有些地方,我們國安部也要顧忌一二的!」兩方人馬分別交代一番之後,就又各自離開了穆函和林雨婷的視線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