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陸雲煙凌承遠大結局 第1章(2)_安霧小說
◈ 第1章

第1章(2)

但是不許住在凌承遠與陸雲煙住的曉園裡,把她安置在了西跨院的偏房,因為她不想看見自己丈夫跟另一個女人恩愛。

卻沒發現馮靜柔早在進門前就有了身孕,後來不小心小產了,還是遮遮掩掩給瞞過去了。

再過了小半年,凌承遠得了外放的差事,陸雲煙是宗婦自然不能跟着一起去杭州府,凌承遠就把馮靜柔帶去了任上,這一走就是八年。

八年里陸雲煙伺候公婆,為小姑子張羅婚事,用陪嫁撐起了整個凌家,大小事務都是親自打點,原本家底單薄的凌家越發蒸蒸日上。

可萬萬沒想到凌承遠早在杭州跟馮靜柔有了一兒一女,等到卸任回到京城的時候,陸雲煙已經是人過中年,早已錯過了最好的年華。

凌承遠更是不願意與她親近了,不但把掌家之權奪了過來交給了馮靜柔,還特意請了族老進京來,將他跟馮靜柔的兒子凌宗保立為嫡長子,抬了馮靜柔為平妻。

她的委屈和不甘,都被他冷冰冰的一句的話全部堵在胸口裡,吐不出也吞不下去。

「成婚八年了,你一無所出,又是出身低賤的商戶,若不是看在當初陸家幫過凌家,早就該將你休棄趕出去了。」他甚至都沒有看過陸雲煙一眼,丟下這句話就回了馮靜柔身邊。

再後來,她病倒了,被凌承遠的無情和噁心的現實給氣得病倒了,凌家不但沒有給她請郎中,還把她送到偏遠的莊子,讓她在那裡等死,等她死了,馮靜柔就能成為繼室夫人。

可就是連等她死掉的那點時間,凌承遠都不願意浪費,在她奄奄一息還沒有咽氣的時候,被凌家人活活埋進了亂葬崗里咽了氣。

對外卻說是得了急症死在莊子上,怕病氣過了人,草草就了結了,有了凌承遠的授意,誰又還會記得個本就不得勢的女人呢。

往事一幕幕就在眼前,好像她一閉眼又回到了那讓人窒息的黑暗中,那樣錐心刺骨撕心裂肺的痛和悔恨讓她坐着的身子都忍不住發顫。

就是眼前這兩個人!

看她盯着馮靜柔和凌承遠,臉色有些不對勁,四喜嚇得上前扶住她:「夫人,可是身子有什麼不好?」

這些天為了凌承遠要納妾的事,陸雲煙茶飯不思,心裏的委屈只有她們這幾個身邊伺候的人知道。

陸雲煙回過神來,心緒也慢慢鎮定了下來,她沒有伸手接茶,而是淡淡開口。

「急什麼,我只是覺得這樣敬了茶,太過潦草了,畢竟是爺的房裡添人,也算是個喜事,還是該好好操辦操辦才對。」

委委屈屈捧着茶的馮靜柔一愣,沒想到陸雲煙會這樣說,不由得望向凌承遠那邊。

凌承遠也被這句話給驚住了,陸雲煙這話是什麼意思,她想通了?不但答應讓靜柔進門,還要給她好好操辦個納妾之禮?

他怎麼有點不相信呢?之前為了靜柔進門的事,她怎麼都不肯答應,見到他就紅了眼一副受盡委屈的樣子,怎麼突然一下態度就變了這麼多?

「你到底想做什麼?」凌承遠擰着眉頭,沉聲問道。

陸雲煙已經站起身來,冷淡地看着他們兩個。

「馮家表妹進門的事我既然答應了,就不會反悔,只是也不該急於這一時,這樣不聲不響地敬了茶就算進門,以後讓外人知道了,還以為是無媒苟合又或是私逃來的,反倒壞了凌家的名聲。」

她轉頭吩咐四喜:「伺候我更衣梳洗,我去見老夫人,商量商量納妾的事。」

說完轉身朝着外邊走了,看也不看房裡留下的面面相覷的兩個人。

馮靜柔被這一幕驚得瞪大了眼,好半天才想着站起身來,把茶交給了丫頭,不安地上前來拉着凌承遠的手:「表哥,這下該怎麼辦?」

她等得起,可肚子里的孩子等不起呀,再拖些時候怕是要顯懷了。

何況她怎麼也不會相信陸雲煙會這麼好心,突然想着要幫她操辦納妾禮,一定是後悔答應讓她進門了,才會想辦法拖延着。

凌承遠臉色也有些不好看,但看着滿臉擔憂的馮靜柔,放柔了聲音輕輕攬過她在懷裡:「別怕,萬事有我,我答應了你一定要讓你陪在我身邊,就不會讓別人阻礙我們的。」

可他沒想明白,陸雲煙到底想幹什麼,她真的想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