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隨着蘇銘掛斷電話。

徐長勝亦是抓緊時間,立刻講述道。

「沒有問題!」

「小銘剛剛釣出來的地點,那個東寧郊區的恆塑廢棄廠房,跟技術科鎖定的通訊地址基本相符!」

「這三個A級逃犯窮凶極惡,藏匿地點又在隔壁的東寧區。」

「我立刻通知林局,讓東寧刑偵大隊的人員來協助我們!」

說到這裡。

徐長勝忽然想起了什麼,連忙按下微型耳麥。

「阿奇、老林,你們看下跟的那條魚,有沒有準備離開步行街了?」

「什麼?這就已經準備離開了嗎?」

「那你們兩個保護好自己,觀察他行進的方向是不是東寧區的郊外。」

「如果方向沒錯的話,那就遠遠跟隨,切記不要暴露,以免意外發生!」

「到時候。」

「等三個重大逃犯集合,我們直接一網打盡!」

「然後。」

「老陳和小李,你們把瘦狗帶回大隊後,立刻回來跟我們集合。」

「瘦狗這也沒啥好審了,現在慫成這個樣子再加上人贓俱獲,關在裏面等法院判就行了。」

「至於其他人的話。」

「整理裝備和換上警服,開始最重要的抓捕行動!!!」

……

淮海區刑偵大隊。

原本還在辦公室研究5.13碎屍懸案的林天,聽到電話中徐長勝的講述。

立刻驚愕站起神情嚴峻,不容置疑的命令道。

「小徐。」

「千萬不要驚動那三個逃犯,以免對附近民眾造成不必要的傷害!」

「這種亡命之徒在絕境時,都是抱着能拉一個下水,就拉一個的想法,本次抓捕行動極其危險!」

「所以記住了。」

「作為本次行動的指揮人員,即便協調了東寧區的刑警幫助,你也要做好將犯罪人員就地擊斃的打算!!!」

「只要確定是A級逃犯,危急時候必須開槍,千萬不要莽撞!」

「我等着你們的好消息,到時再論功行賞!」

掛斷後。

林天將話筒隨意的丟在桌上,靠在椅子上,摩挲下巴自語道。

「這個蘇銘有點意思。」

「這該說是天賦呢?還是運氣好?實習第一天就立了個這種大功……」

「而且按照小徐所說,這次得虧是蘇銘判斷出了逃犯身份,不然那兩名潛藏的逃犯,還不知做出什麼事啊。」

「嘖嘖,還是實習警員沒轉正,後生可畏啊!」

……

隨着抓捕命令下達。

淮海區刑偵大隊和東寧區刑偵大隊立刻行動了起來。

由於這三名A級逃犯危險性極大。

全副武裝的特警,都已經穿戴好衣服就位,杜絕一切可能出現的意外。

同時。

還派來兩名專業特警狙擊手,屆時將蹲守在高處,作為最後一道的保險。

周圍天眼全部開啟,有專人時刻查看具體動向。

在警車內。

換成一身警服的徐長勝,正在做着最後的準備,從腰間拔出警用配槍,仔細檢查兩遍後。

看向旁邊的蘇銘和王虎,搖頭有些無奈道。

「第一天帶你們出任務,沒想到就遇到了這麼大規模的抓捕行動,真不知道該說運氣好還是什麼了。」

「不過。」

「剛剛我已經和林局說了,這次能抓到這三名A級逃犯,你們起了關鍵性的作用,特別是蘇銘。」

「可以說,幾乎是憑藉一己之力,將這三名逃犯揪出來了,到時候肯定有獎勵,估計至少是不用實習了。」

那所謂的獎勵。

蘇銘完全沒有在意,反而是不斷回想和思索着……

如果將他換成那三名逃犯,怎麼樣才能做的更好,做到真正完美的犯罪。

但無論怎麼想。

即便有十萬次模擬犯罪的經驗,蘇銘都找不到一個合適的解決方案。

因為。

從被吉省警方通緝的那一刻開始。

這次犯罪就不能稱之為完美了,無論怎麼逃竄,都有被抓到的可能。

真正完美的犯罪,理應從準備行動的那一刻開始,就不該漏一絲破綻。

而在蘇銘思索不停的時候。

王虎則是盯着徐長勝的配槍,眼神中滿是希冀和期待。

很明顯。

作為一名不差錢的實習刑警,王虎最期待的便是……

擁有屬於自己的警用配槍。

徐長勝自然也看到了王虎的表情,笑笑沒有再去說些什麼。

警用配槍。

可不僅僅是榮耀和武力,更是巨大的壓力,比性命還要重要的東西!

……

此刻。

東寧郊區的恆塑廢棄廠房內。

剛從步行街回來的壯碩逃犯羅震,手持一把小臂長的剔骨刀,不斷在石頭上打磨着。

在他的旁邊。

一位光着上身,露出過肩龍紋身的光頭逃犯,則是用紗布纏着手掌,防止揮刀時候不會意外脫手被反殺。

將紗布纏完後。

光頭逃犯看向旁邊正在吸食毒品的最後一位消瘦逃犯,皺眉冷哼道。

「別踏馬再吸了。」

「對方人都要快來了,你還在這裡吸個不停,等會還揮得動刀嗎?」

「可別給勞資出啥幺蛾子了,整整兩塊海洛因,幹完這一票,夠我們哥仨跑路好幾年的了。」

「到時候等風聲沒了,再回到我們吉省也不是沒可能!!!」

一聽到這呵斥聲。

消瘦逃犯雖然露出不滿神情,但卻不敢反駁光頭逃犯。

將壯碩逃犯帶回的那五手海洛因,暫時扔到旁邊,拿起了一把斧頭,有些不耐道。

「達哥,這次能不能成啊?」

「瘦狗真會因為咱們的那通電話,就帶兩塊小白來交易嗎?」

「我總感覺是有些不太對勁,按理說,瘦狗這種人應該是膽子很小,很怕死才……」

還不等消瘦逃犯說完。

「咚—咚—咚————」

廢棄廠房的鐵門外,就響起了急促用力的拍門聲。

光頭逃犯瞥了一眼,努了努鐵門示意道。

「你看,這不是來了嗎?」

「瘦狗就算再膽小,有錢他還能不賺啊?更別說是這麼大的生意了。」

「去,把鐵門開起來。」

「不管等會來多少人,我喊動手的時候,先搞死三個再說。」

見到有人敲門。

剛吸過毒的消瘦逃犯明顯興奮了起來,大步跳着朝着鐵門走去。

可是。

就在其即將打開門栓的時候。

「嘭!!!」

一道劇烈的踹門聲響起。

老舊的鐵門被直接踹倒,壓在消瘦逃犯身上,令起陷入了昏迷。

緊接着。

兩顆冒着刺激性白煙的催淚瓦斯,從門外徑直丟進了廠房裏面。

這突如其來的情況。

令光頭逃犯愣了下,而後連忙驚慌大喊道。

「糙,阿震,綠衣來了!」

「咳咳,趕緊跑,拿着刀一起殺出去,換一個綠衣也賺了!!!」

吸入刺激性氣體。

被嗆得涕泗橫流的光頭逃犯,剛準備拿起地上砍刀的時候。

「砰!!!」

狙擊槍沉悶的開火聲響起。

光頭逃犯的手臂瞬間炸開,劇烈的疼痛令其倒地痛嚎不止。

戰力最強的壯碩逃犯,已經被數位戴着防毒面具,手持防爆盾的特警壓在地上,腦袋還頂着一把五四步槍。

徐長勝緊跟着特警進入。

看到三人已被徹底控制,隨即立刻按下微型耳麥。

「抓捕行動圓滿結束。」

「讓醫生立刻進來,兩名逃犯因抵抗重傷了。」

「辛苦大家了,收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