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看上去很普通的公交車,只是車廂中的燈光有些昏暗。

我突然想到一件可怕的事情,扭頭看向表哥:「現在就開始練膽了?」

表哥的臉色有些發白,手捂着心口衣服裏面的布娃娃,生無可戀的點頭:「姑姑下死手啊。」

「表哥,要不還是打車吧。我還沒有做好心理建設。」

「我也沒有,打車吧。」

表哥剛剛拿出手機準備打車,耳邊就傳來公交車緩緩靠站的聲音。

車門開啟,司機扭頭看向我們。

「上車不?最後一輛加班車了。」

加班車?

我看向表哥,表哥也滿臉疑惑。

司機等了幾秒,見我們沒有動作,便伸手關門。

目送車輛緩緩離開,我和表哥都長舒一口氣。

現在只能打車了。

可不是我們不坐公交車,是它自己開走的。

去東郊的車並不好打。

作為臨海市偏遠的郊區,除了有個動物園之外,只有寥寥幾個小區。

大晚上,自然也不會有人去動物園。

我和表哥等了足足半個小時,才終於打到一輛車。

被母親的練膽嚇得草木皆兵,我一上車就不斷的打量司機,看得司機握着方向盤的手都抓緊了。

「那個,小兄弟,你老看我幹什麼?」

我訕訕一笑,隨口道:「沒事,只是沒想到現在還能打到車。」

「是你們運氣好,一般沒人願意大晚上去東郊,距離遠不說,回來百分百空車,不划算。我要不是孩子一個人在家哭得厲害,也不會接去東郊的單。」

我點點頭,隨即感覺有些違和。

孩子能一個人在家,說明最少也有十來歲,十來歲的孩子卻哭得厲害?有些奇怪。

我不禁問道:「你孩子多大了?」

「6歲了。」

「6歲?」我警惕起來:「6歲就讓他一個人在家啊?」

司機目視前方,搖搖頭:「沒有,他媽也在,只是跑出去打麻將了。那死婆娘,到死都改不了這個臭毛病。」

我不確定這個『到死』是真死還是咒罵。

正打算再試探一下,司機卻瞬間緊張起來,目光開始左右觀察。

「師傅,怎麼了?」

司機苦笑道:「兩個星期前這裡出了車禍,大半夜一輛臨時加開的公交車突然衝出公路,掉進了下面的田裡,因為速度太快,車上人全都死了。這幾天不少人都說在這裡遇到過那輛公交車。」

我看向司機所說的田,那裡地勢低洼,和公路起碼有好幾米的落差,只是光線太暗,也看不見是否有車禍的痕迹。

不過我的試探,因為司機突然轉移話題,沒有辦法繼續下去。

反倒是司機,開始說起那場慘烈的車禍。

「幸好是晚上的加班車,人不多。你說,這裡也不算高啊,田還是軟的,怎麼就沒有一個人活下來呢?」

「你剛才不是說了嗎,車速太快啊。」

「是啊,可不敢開快了。」

司機感嘆着。

我這才注意到,司機開車的速度一直不快,或許因為潛意識不想急着去福壽苑,之前我還沒有注意到這個問題。

司機說孩子一個人在家哭得厲害,卻一副不慌不忙的樣子。

這絕對不是一個正常人的反應。

我瞬間有種立馬下車的衝動。

突然,表哥開口道:「項乾,你媽發的短訊。」

我一愣,母親這時候發什麼短訊?還發在表哥的手機上。

心中奇怪,手卻已經接過了表哥的手機。

手機上是一段還未發出的短訊:我剛查了下,兩個星期前沒有車禍發生,反倒有起火災引發的殺人案,這司機有問題。

看來並不是我敏感,而是這司機的確有問題。

只是表哥為什麼提起火災引發的殺人案?

「唉,我都這麼大了,媽還老是擔心我幹嘛。」

我埋怨着將手機還給表哥,拿出了自己的手機,搜索起來。

很快找到了表哥說的殺人案。

一看之下,心頓時沉了下去。

新聞中報道:在兩個星期前,出粗車司機周某突然接到孩子的電話,孩子在電話中不斷的哭喊。

周某問不出個所以然,就打電話給在家照顧孩子的妻子,誰知道妻子將孩子一個人扔在家裡,獨自在外打牌。

周某訓斥妻子,讓其馬上趕回去。

本來自己也打算趕回去,不想又接了一單生意。

周某將客人送到後,正準備打電話問妻子,就接到了妻子的電話。

原來孩子一個人在家看動畫片,餓了之後想要煮吃的,從而引發了火災。

孩子慌亂之下,只知道拿手機打給父親不停的痛呼、哭泣。

等到周某妻子趕到家的時候,孩子已經死亡。

周某悲憤交加,將妻子殺死後,自殺身亡。

現在的這個司機就是新聞上的周某?

我強迫自己冷靜下來,正思考着對策。

就看到司機按了一下自己的藍牙耳機,說道:「你到家沒有,孩子哭得這麼厲害,你還打什麼麻將……最後一圈,屁個最後一圈,馬上回去。」

司機氣呼呼的掛掉電話:「這死婆娘,一天到晚就知道打麻將。」

我和表哥對視一眼,都看出了對方眼中的恐懼。

就在這時,表哥指着前方:「那不是我們之前看到的那輛公交車?」

果不其然,就在我們前方不遠處的站點前,之前見過的那輛公交車正緩緩停下。

我開口道:「師傅,就到前面公交站吧。」

司機一愣:「你們在這下車?」

他看着前方的公交車,臉色微微變化:「怎麼還有公交車?小兄弟,這車……」

不等司機說完,我再次道:「就在前面的公交站停吧。」

司機嘴唇動了動,想說什麼。最後還是在我的再三催促下,將車停在了公交站。

我和表哥下車後,司機打開窗戶:「小兄弟,你們不會是想要坐公交車吧,那車可能有問題。」

「不是,只是剛才我媽讓我們去親戚那住,他就在這附近。」

「哦,哦。」

司機點點頭,直接關上窗戶開車而去,速度比之前快了不少。

我一拉表哥:「走,坐公交車。」

「不是啊,那司機不是說公交車有問題?」

「你不是沒有查到車禍信息嗎?再說了,那司機有問題,他的話能信?」

「也對。」

表哥不再糾結,和我一起匆匆向著公交車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