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這裡的保安挺多的。

念頭一閃而過,我將之前的理由又說了一遍,生怕他不信,解釋道:「陳敏也知道,他帶我們去的。」

「陳敏?」保安的臉色一變:「你們見到了陳敏?」

我點點頭。

「你…..」保安的臉色更難看了,想說什麼,卻突然轉移話題:「你們快走吧。不要再來這裡了。也不要在小區門口打車,往前走一站,去那坐車。」

「為什麼?」伍劍傻傻的詢問:「現在還有公交?」

「沒有公交,也沒有為什麼,反正不要在小區門口坐車就行。」

保安按下按鈕,大門緩緩打開。

在他不斷的催促中,我和伍劍走出了福壽苑小區。

走到路邊,我回頭看向保安室。

保安正側對着我們,不斷的彎腰祭拜着什麼,裊裊的青煙在保安室圍繞。

伍劍並沒有注意到這些,擺弄着手機說道:「打滴滴了。」

「去下一站再打。」

「為啥?」

我搖搖頭沒有解釋,拉着伍劍向前走。

有個想法不斷的在心中翻騰。

陳敏,還有那個老人到底是不是活人。

福壽苑小區位於郊區,這裡的公交車站點相距很遠。

我和伍劍沿着福壽苑小區的圍牆不斷往前走,時不時看一眼圍牆中漆黑的樓房。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我總感覺自己好像忘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等到我們凌晨4點多回到寢室,躺在床上的時候,我才猛然想起自己到底忘記了什麼。

那就是,李順為什麼會在福壽苑買房子。

這絕不是一個正常人會做的事情。

福壽苑的房子多少錢我不知道,但買200平方房子的錢,怎麼也能在市區偏僻一點的地方買上一套小戶型了。

他是故意的!!!

那是冥房,李順將房子買在那裡是為了祭奠誰?

為什麼要用我的名義,難道他是想自己百年後住進去,讓我祭奠他?

帶着無盡的疑問,我沉沉睡去。

第二天,我和伍劍盯着黑眼圈上學。

表哥也如我想的那樣,早早來到了學校陪我。

中午休息的時候,表哥將我帶到一邊:「你昨晚是不是去了福壽苑小區?」

我立即搖頭:「我在寢室睡覺呢,只是想着房子的事情沒睡好。」

我以為表哥是看到了我的黑眼圈,卻不想表哥聞言皺眉道:「可你舅剛打電話說,他找中介賣房子的時候,那邊告訴他,說你昨晚收房了。必須要你的授權,才能登記賣房。」

我一愣,隨即想到了陳敏讓我簽的那張登記表。

那的確是登記表啊,我是看到上面寫着很多的名字和時間,才沒有絲毫懷疑的寫下了自己的名字。

表哥並沒有注意到我的反應,自顧自道:「真是奇怪,我讓你舅再問問,看看是不是什麼地方搞錯了。」

說著,拿起電話走向一邊。

我的心跳得很快,總有種不祥的感覺。

果然,表哥很快走了回來,道:「中介說你已經收房了,而且昨晚搬了東西進去。進了骨灰的冥房是不能轉賣的,影響風水。

我懷疑是搞錯了,回頭我和你舅一起去看看,你自己在學校好好讀書。」

我點點頭,昨晚我的確簽了字,但絕對沒有搬東西進去,甚至我連門都沒進。

「表哥,你們什麼時候去?」

「明天吧,下午我和你舅先碰個面,先去趟中介,看是不是中介那邊搞錯了。這事你不用管了。」

「嗯,我明白了。」

表哥急匆匆的離開後,我直接跑回了宿舍,拿着身份證,又向班主任請了半天的病假,趕往了福壽苑小區。

我不能讓舅舅知道我昨晚去過福壽苑,也想知道,昨晚我是不是和李順錯過了。

白天的福壽苑小區,遠沒有晚上可怕。

雖然依舊沒有人進出,但在陽光下,所有的樓宇給人一種完全不同的感覺。

保安室的保安不是昨晚見過的任何一個保安,只是在保安室一角,有着燃盡的青香。

我拿出身份證:「我是四棟18-4的戶主,你們說我昨晚收房了?可我並沒有收房啊。」

「房產證呢?」

「沒帶。你查名字,應該能查到的。」

保安奇怪的看我一眼點點頭,很快拿出了昨晚陳敏給我簽字的本子:「你是收房了啊,昨晚凌晨一點多,你看,這是你的簽名還是時間。然後凌晨三點的時候請了老人進去。 請了老人就是放入骨灰的意思。」

保安生怕我不了解,解釋了一句。

看到本子的時候我已經明白過來,自己的確是上當了。

讓我更在意的是,李順竟然凌晨三點的時候出現了,還請了老人。

這是巧合,還是他一直跟着我。

「我昨晚沒有請老人,是其他人把東西放進了房子裏面。」

「怎麼可能,這有你的簽字啊。」保安拿着另一個登記本,很快眉頭一皺,抬頭看着我:「字跡不一樣。」

他的表情有些慌亂,人們對死去的人的歸屬是有要求的,就好像埋人的時候不會埋在別人的墳頭上一樣。

這對兩邊都不好,很容易引發衝突。

做冥房的人,自然了解這些。

他拿出電話:「喂,老劉,昨晚是你值班吧,昨晚四棟18-4收房那個……啥,你辭職了?那昨晚有人收房沒有……昨晚沒人收房……我知道晚上不會有人來收房,可登記本……你確定?……那也沒有人請老人吧?……昨晚根本沒人來?」

保安掛斷電話,歉意道:「對不起,肯定是什麼地方搞錯了。」

我抿着嘴:「這是你們的錯吧。」

「是,肯定是。你昨晚登記的時候,是誰給你登記的啊?」

「沒有,我沒有來登記,更沒有請老人,現在請你把我的登記划了。」

保安露出為難之色:「這,收房登記今早已經錄入電腦了,我沒有這個權力,昨晚你真沒來?」

「你們的同事不是說了嗎?肯定有人冒充我,簽字收房,還請了老人。」

「這樣,我馬上彙報一下,收房的事先不急,我們先搞清楚昨晚請老人是怎麼回事,好吧。」

「不行,必須先取消收房登記,然後再處理請老人的事,如果是別人請了老人進去,這房子我肯定不會要的。」

我的態度十分堅決,因為我很怕,那天母親的反應真的嚇到我了,我不敢想像她知道我收房後,會是怎樣的傷心。

更何況,昨晚的事情和李順的所作所為讓我感覺到了恐懼,這種恐懼已經超過了我對父親的渴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