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5章

我的心已經快要從胸膛跳出。

想到年輕保安的腳印,我還是選擇了相信面前的老人。

只是隨着14棟越來越近,我全身的汗毛都立了起來。

年輕保安不斷的接近,語氣越來越焦急:「不要去啊,14棟不能進。那裡是公益冥房,裏面供着的都是些橫死、無親無故的人。」

「不要聽他的,我們馬上就到保安室了,保安室有高人施過法,裏面很安全。」

老人和年輕保安都在不斷的說服我們。

我只感覺到腦子裏面一團漿糊,突然,我感覺到腳尖踢到了什麼東西,整個人向前撲倒。

要不是伍劍眼疾手快,我差點就跌倒在地上。

「沒事吧。」伍劍看着地面的台階,關心道:「不要緊張,我們馬上就到保安室了。」

我沒有回答,一把拉住伍劍的手:「保安室沒有台階,只有每個大樓前才有這區分車行道和人行道的台階。」

伍劍一愣:「對啊,怎……」

他話音頓止,看着高出地面的台階:「這不是去保安室的路?」

「你們兩個,快點。」老人已經走到了14棟的門口:「走進去鬼打牆就破了。」

我和伍劍後退一步,卻不敢回頭。

身後,年輕保安已經停在了我們兩米遠的地方,聲音顫抖:「你們回來,前面不能去。」

他很害怕,沒有繼續接近。

前方,老人還在催促,我極力讓自己冷靜下來,頭也不回的說道:「大哥,你認識前面的老人嗎?」

「你們前面沒有人啊,只有唱戲的聲音。」年輕保安已經帶上了哭腔:「我想起來了,之前有個保安突然死在了小區裏面,他活着的時候就喜歡聽戲,因為他沒有家人,後來就被供奉在14棟裏面。」

老人和年輕保安,都在說對方是鬼。

這樣的情況我曾經經歷過,不但經歷過,我還吐槽當時的主角太傻,分不清人鬼。

但那是在電視裏面。

現在這樣的事情發生在我自己身上,我感覺到自己也聰明不到哪兒去。

看向伍劍,此時要不是靠着我的肩膀,他早已經軟倒在地上。

只能靠自己了。

我握緊拳頭,打算豁出去。

正在此時,年輕人突然笑了一下,然後就是彎着腰止不住的大笑。

老人也走出14棟,出聲埋怨道:「小陳,怎麼笑場了。」

年輕保安搖搖頭:「羅叔,不能再嚇了,再嚇下去會把人嚇壞的,兩個小兄弟,你們沒事吧。」

「你們……」我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氣瞬間消失。差點跌坐在地上。

年輕保安道:「沒辦法,你們理解下,這裡老有那些探靈主播之類的來搗亂,所以我們才扮鬼嚇人的。」

「真的?」我有些懷疑:「可剛才保安室突然變成了14棟。」

「那是你太緊張了沒注意,拐彎的時候樹木擋住了視線,不然你回來兩步看看。」

伍劍道:「不會是想把我們騙過去吧?」

「你丫閉嘴。」

我瞪了伍劍一眼,要不是他,我TM也沒這麼害怕。

向後走了幾步,扭頭一看,果然透過茂密的樹木看到了亮着燈光的保安室。

心中放鬆的同時,也問出了最後一個問題:「你的鞋子?」

年輕保安道:「這倒不是道具,而是驅邪的,畢竟住在這裡,我們也有些害怕。」

「驅邪穿死人的鞋子?」

「打不過就加入嘛。」年輕保安笑着開玩笑,然後對着老人揮揮手:「羅叔,我先送他們去4棟了。」

「去吧,去吧。」老人點頭,有些歉意道:「小夥子,不好意思了,我們之前還以為你們也是那些主播呢。」

我點點頭,雖然心中很是生氣,還是忍了下來。

畢竟翻牆進來就是我們不對,對方就算報警或者將我們趕出去也沒法說理。

跟着年輕保安再次來到4棟18層。

站在4號房門前,我和年輕保安面面相覷。

「……」

「……」

「開門啊。」年輕保安滿臉疑惑。

我才想到,李順雖然給了我房產證,卻沒有給我鑰匙。

也不知道是不是忘了。

尷尬的笑了笑:「我,我沒鑰匙。」

說完,我上前拍了拍房門,不重的拍門聲在空曠的走廊上回蕩,猶如擊打在心臟上的巨錘。

「停,停。」年輕保安無語道:「這裡供着的都是骨灰,真要開門了不得嚇死人啊,你乾脆就在門口祭拜一下吧。有個心意就成。」

我再次敲了敲房門,見依舊沒有回應,失落道:「不用了,我們這就走了。」

父親沒在這裡,我進不進去都沒有意義。

年輕保安奇怪的看了我一眼,掏出一個本子:「行吧,對了,這裡要你簽個字,進來的人都要登記的。」

我一看,果然是進入登記,接過年輕保安的筆,直接寫下了我的名字。

就在我將筆遞給伍劍的時候,年輕保安道:「登記一個就行了, 你們自己下去吧,我就不送你們了。」

「你不下去?」伍劍奇怪道。

「來都來了,順便巡邏下,每棟樓都要打卡簽到的。」

「哦,謝謝了。」我真心道謝:「不知道大哥怎麼稱呼?」

「陳敏。你們下去吧。你不是還要趕着回去嘛。」

「嗯,謝謝。」

我和伍劍走入電梯,電梯門關閉。

伍劍無力的靠着電梯轎廂:「這太坑人了。要是換個人,不得被嚇出毛病啊。」

「是啊。」我隨口附和,心情有些低落。

李順並不在這裡,我不知道我還能如何找到他。

伍劍顯然看出了我的狀況,拍了拍我的肩膀:「現在這麼發達,要找一個人還是挺簡單的。」

我點點頭,擠出一絲微笑。

悅耳的女聲中,電梯門開啟,我走出點頭的時候,突然看到一樓的電梯門旁邊掛着一個小本子。

「巡邏記錄?」我翻開本子,上面寫着一個個時間和名字:「這不是打卡簽到的嗎?」

伍劍也湊了過來,隨意的翻着:「是啊,不過上面沒有陳敏的名字,也沒有姓羅的,你說我們會不會真見鬼了?」

我後背一涼,恨不得一腳將伍劍踩死。

「走,回去。」

腳步越來越快,就在走過保安室的時候,一個聲音突然響起:「你們幹嘛的?」

我和伍劍一個激靈,同時看向保安室。

只見保安室中,身穿保安服,50多歲的保安正戒備的看着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