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我以為母親說的是李順,便道:「報警,讓警察把他抓起來。」

母親搖着頭,突然一抹眼淚,表情變得堅強起來。就好像是當年因為帶着我上班被開除的時候。

「沒用的,因為纏着你的,根本不是人。」

我直接聽傻了,想到昨晚的遭遇,不禁問道:「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這個世界真的有鬼?」

舅舅道:「你不要管,這…..」

「哥。」母親打斷舅舅的話:「告訴他吧,他現在被纏上了,早點知道一切,也好有個準備。」

舅舅沉默不語。

表哥小聲道:「爸,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怎麼回事?」舅舅一巴掌把表哥打得一個踉蹌:「要不是你,會這樣嗎?」

表哥瞬間閉嘴。

母親則擦乾臉上的淚痕:「也不怪龍浩,走吧,我們去那邊坐。」

跟着母親來到小公園的長椅上,母親閉着眼睛思索一翻,才開口道:「我是被賣到李家村的。」

我吃驚的看向母親。

母親拉着我的手,繼續道:「那年我剛上大學,晚上和朋友們出去吃飯,回去的時候被人套了麻袋,等我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被抱上了摩托車。

和我一樣被賣到李家村,還有兩個人。

我們三個,就是李家村唯一的媳婦。

我被迫嫁給了你的父親。

侮辱、毆打、飢餓…..這些我曾經無法想像的恐怖,在那個村子裏,卻算不得恐怖。

因為李家村是個鬼村。

白天僅剩的十幾口人,猶如惡魔,晚上卻一個個蜷縮在被窩裏面,瑟瑟發抖。

甚至連我們逃跑也不敢出門去追。

小潔就是乘着夜色跑的,第二天找到她的時候,她被吊在村口的柳樹下,只剩下斷裂的白骨被無數的柳條從中穿過,猶如牽線木偶。

我承認,我們兩個被嚇到了,不敢再逃跑。

日子就這麼一天天的過。

時間久了,李家村的人也不再看得那麼緊,也會帶着我們出門。

用一條鐵鏈,將我們拴在樹上,然後去干自己的事情。

我和比我早幾年被賣到李家村的崔紅也漸漸熟悉起來。

我們彼此打氣,彼此安慰,成為了那段可怕時光中唯一的依靠,也是那個村子唯一的人。

也是從崔紅的口中,我才漸漸了解到了李家村。

李家村原本是個亂葬崗,後來鬧了饑荒,有些活不下去的人,動了歪心思,跑到亂葬崗找吃的,漸漸形成了後面的李家村。

或許做了天怒人怨的事情,李家村的人都染上了怪病,生前備受折磨。死後更是連做鬼都難。

就算逃出李家村也改變不了厄運。

生人死絕,是李家村人的宿命。

生前沒了希望,李家村的人就將希望放在了死後。

他們想要做鬼,而想要做鬼就必須要有後人供奉。

於是他們到處掠奪女子為他們生養,用一代代的後人來延續自己卑鄙的靈魂。

只可惜,他們沒有想到,社會會發展得這麼快,現在他們越來越難掠奪女子,當我離開李家村的時候,整個李家村只有三個孩童。

崔紅的孩子和你就是其中之二。

現在李順找來,我敢肯定,那兩個孩子一定出事了,不然李順不會把棺材全部帶來。

畢竟李家村很窮,窮到集全村之力,也難以買下福壽苑的冥房。

李家村的鬼想要繼續存在下去,只能找你。」

母親看着我,眼神中充滿了溫柔。

我卻心中一片冰寒:「所以我也有怪病?」

母親臉上露出笑容,搖搖頭:「沒有,因為你根本不是李順的孩子。」

「啊?」

突然的轉折,將我和舅舅、表哥都驚了一下。

母親帶着報復的快感道:「當年有個人無意中來到了李家村,他來到家裡討水喝,當時李順不在,所以我…….你不是李順的孩子。哈哈哈。」

母親在笑,眼淚卻不斷的流出。

舅舅心疼的摟着母親的肩膀。

我沉默着,心中為母親感到心疼。是多麼的絕望,才能讓一個善良、溫柔、被家人疼愛的女孩,違背自己的底線做出這樣的事情呢。

我想要轉移話題,母親卻道:「那個人就是項天歌,我不知道他是什麼人,只是告訴他一些李家村的事情,然後將他悄悄的藏了起來,一直到我確認懷孕,才讓他逃跑去報警,可惜,他沒有再回來。或許是死了吧。」

母親的聲音帶着幾分落寞。

我不想去想那項天歌到底是為什麼沒有回去,就像母親說的,死了才是最好的。

舅舅輕咳兩聲,顯然不想一個母親在自己的孩子面前毀掉所有的形象,正要說話,卻聽母親繼續道。

「李家村的族長會邪法,他能判斷李家村的血脈,當年為了瞞過他,我悄悄用崔紅教我的方法將李順的心頭血注入了項乾的身體。

但這畢竟是假的,一但李家村那些老鬼來到臨海市接受項乾的供奉,就能發現項乾並不是李家村的血脈,到時候,他們一定會瘋狂的報復。」

我點點頭,問道:「可,可我沒有供奉他們啊?」

「誰家的土,葬誰家的老人。那套房就是供奉,因為是你的名字。不過崔紅說過,落土安魂需要七七四十九天才能完成。」

「意思是我們只有一個多月的時間?」

「不。」母親搖搖頭,無奈道:「頭七的時候,李順的血親就會率先蘇醒,我不知道他們能不能看透崔紅的方法,但我們不能賭。」

「七天?」我瞬間頭皮發麻。

舅舅也着急道:「既然項乾不是李順的孩子,那直接把那些棺材扔出去燒掉不就行了?」

母親道:「棺材落地,既為落土,即便我們將棺材全部扔掉,也沒了作用。在七七之中,李家村群鬼還是會根據血脈遠近,逐漸復蘇。

但李順不會離開,因為李順是上一代的供養人。

他讓你當了供養人,他在七七那天就必死。他只有死在那間冥房中,才能接受你的供養,所以,這一個多月,他絕對不敢離開臨海市,更不敢返回沒了祖靈鎮壓的李家村。

這或許是我們唯一的機會。」

母親的表情漸漸猙獰,咬牙切齒道:「李家村的棺材都被帶了過來,供養人也不在,那些被李家村吃掉和害死的人,就是我們的機會。

李家村群鬼肆虐,冥房無人供養,等待李家村的,只能是魂飛魄散,永世不得超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