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庶女身嬌體軟一路宅鬥上位》 第5章

江錦心見狀,急忙站定身子,神色微微慌張,見到他走近了,這才福下身行禮,忙道,「是婢妾胡言亂語,還請王爺莫要生氣。」睿王站在她身前,看她這伏小做低的姿態,倒是心裏鬆動了些。…《庶女身嬌體軟一路宅鬥上位》第5章免費試讀下午,睿王回來了,不過一直和高將軍在書房議事,天色黑了,高將軍才走。等晚上的時候,王爺果然去了高側妃的婉月居。幾乎每次高將軍一來,王爺都會去高側妃的屋裡,這已經見怪不怪了。高將軍在軍中身負要職,威遠伯爵府也是武將世家,本就握有兵權,睿王是寄養在皇后名下的皇子,但皇后卻有嫡出的皇子,不過年僅八歲。如今皇上年事已高,也有五十五歲,先皇后生離了嫡長子後血崩離世,如今的皇后是繼後,睿王生母是已故的端妃,是在皇后扶為繼後後歸到皇后名下養大。當朝皇上共有七子五女,嫡長子已經立為太子,不過較為平庸,孩子倒是生了一大堆,二皇子魏王,三皇子蜀王,四皇子便是睿王,成年皇子都是已經開府別住,並已經成親。而剩下的三位皇子一個十四歲,一個八歲,一個才三歲。太子這幾年做了不少荒唐事,皇上其實也動了廢太子的心思,只是一直不捨得,念着先皇后的情分,還一直保着這個兒子。剩下了三個王爺,在朝上也是十分有聲望的,但各自都安分守己。當然,不過都是表面上的而已。睿王就肯定私下走動群臣,養了私兵。高側妃之所以敢這麼跋扈,也都是因為她清楚自己家族對王爺有多大的助力。就齊遠侯府那點裙帶關係,全是齊遠侯夫人先前巴結太后才賜婚了這門親事,否則,這正妃之位,就該是她高雲婉的。一番溫存後,高側妃摟着睿王,目光溫柔的看着他,食指一點點勾勒他的五官,痴迷的看着這個男人。睿王一把扣住她的手,睜眼,寵溺的看着她,「還不夠累嗎?」「哪有王爺累啊,早上上朝,下午去軍營,晚上更是忙得很。」她又嬌嗔又陰陽怪氣道。睿王聞言,知道她在說剛抬舉的侍妾,有些無奈的笑了,捏着她的臉,「吃醋了?」她聞言,躺在他心口上,抱着他,噘着嘴,故作生氣道,「王妃就是見不得你寵我,找了這麼一個狐媚子勾着爺,她心思歹毒。」「不許這麼說王妃,本王對你終究是與他人不同,何必為了這點小事氣着自己。」高側妃再任性,也知道收斂,不敢言語太過,觸怒王爺的底線,只能嗯了一聲。小賤人,等她騰出時間來,再收拾她。一早起的時候,高側妃伺候他穿衣,目送王爺走出了院子,這才心滿意足的回了床上,再睡一個回籠覺。睿王出了南苑的時候,經過西苑的時候,忽然想起江錦心,她身上穿着不太合身的衣裳,昨日忙忘記了,今日正好想起來。對心腹道,「找人裁製幾身衣裳,送到梅香居,順便讓珠寶行給她送些首飾來,太素了。」末了,又想起來這樣不行,又改口道,「讓人專門給高側妃做幾身衣裳,珠寶行也專門送一批首飾給她選,找幾個嘴嚴實的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