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庶女身嬌體軟一路宅鬥上位 《庶女身嬌體軟一路宅鬥上位》 第3章_安霧小說
◈ 《庶女身嬌體軟一路宅鬥上位》 第5章

《庶女身嬌體軟一路宅鬥上位》 第3章

江錦心見狀,急忙站定身子,神色微微慌張,見到他走近了,這才福下身行禮,忙道,「是婢妾胡言亂語,還請王爺莫要生氣。」睿王站在她身前,看她這伏小做低的姿態,倒是心裏鬆動了些。…《庶女身嬌體軟一路宅鬥上位》第5章免費試讀下午,睿王回來了,不過一直和高將軍在書房議事,天色黑了,高將軍才走。等晚上的時候,王爺果然去了高側妃的婉月居。幾乎每次高將軍一來,王爺都會去高側妃的屋裡,這已經見怪不怪了。高將軍在軍中身負要職,威遠伯爵府也是武將世家,本就握有兵權,睿王是寄養在皇后名下的皇子,但皇后卻有嫡出的皇子,不過年僅八歲。如今皇上年事已高,也有五十五歲,先皇后生離了嫡長子後血崩離世,如今的皇后是繼後,睿王生母是已故的端妃,是在皇后扶為繼後後歸到皇后名下養大。當朝皇上共有七子五女,嫡長子已經立為太子,不過較為平庸,孩子倒是生了一大堆,二皇子魏王,三皇子蜀王,四皇子便是睿王,成年皇子都是已經開府別住,並已經成親。而剩下的三位皇子一個十四歲,一個八歲,一個才三歲。太子這幾年做了不少荒唐事,皇上其實也動了廢太子的心思,只是一直不捨得,念着先皇后的情分,還一直保着這個兒子。剩下了三個王爺,在朝上也是十分有聲望的,但各自都安分守己。當然,不過都是表面上的而已。睿王就肯定私下走動群臣,養了私兵。高側妃之所以敢這麼跋扈,也都是因為她清楚自己家族對王爺有多大的助力。就齊遠侯府那點裙帶關係,全是齊遠侯夫人先前巴結太后才賜婚了這門親事,否則,這正妃之位,就該是她高雲婉的。一番溫存後,高側妃摟着睿王,目光溫柔的看着他,食指一點點勾勒他的五官,痴迷的看着這個男人。睿王一把扣住她的手,睜眼,寵溺的看着她,「還不夠累嗎?」「哪有王爺累啊,早上上朝,下午去軍營,晚上更是忙得很。」她又嬌嗔又陰陽怪氣道。睿王聞言,知道她在說剛抬舉的侍妾,有些無奈的笑了,捏着她的臉,「吃醋了?」她聞言,躺在他心口上,抱着他,噘着嘴,故作生氣道,「王妃就是見不得你寵我,找了這麼一個狐媚子勾着爺,她心思歹毒。」「不許這麼說王妃,本王對你終究是與他人不同,何必為了這點小事氣着自己。」高側妃再任性,也知道收斂,不敢言語太過,觸怒王爺的底線,只能嗯了一聲。小賤人,等她騰出時間來,再收拾她。一早起的時候,高側妃伺候他穿衣,目送王爺走出了院子,這才心滿意足的回了床上,再睡一個回籠覺。睿王出了南苑的時候,經過西苑的時候,忽然想起江錦心,她身上穿着不太合身的衣裳,昨日忙忘記了,今日正好想起來。對心腹道,「找人裁製幾身衣裳,送到梅香居,順便讓珠寶行給她送些首飾來,太素了。」末了,又想起來這樣不行,又改口道,「讓人專門給高側妃做幾身衣裳,珠寶行也專門送一批首飾給她選,找幾個嘴嚴實的婆子給梅香居照着式樣送幾件去就行了,別太招搖。」心腹愣了愣,王爺這還是頭次吩咐自己去做這些事情呢。後院的事,不都是王妃在管嗎。但他不敢多問,照做便是了。中午的時候,高側妃便收到了東西,聽說是王爺特意叫人給送來給高側妃挑的,她差點就要滿府去奔相走告王爺多麼疼愛自己了。而梅香居里,江錦心看着自己的這些東西,都是上等的好料子,顏色十分新鮮靚麗,花樣和綉樣都是當下最時興的,幾套首飾珠釵都是簡約且不俗的。「都是王爺叫你們送來的?」江錦心好奇問。「是,王爺特地吩咐送來的。」婆子恭敬道。江錦心摸着這些衣裳,心底滿是歡喜,雖說自己不期待這些身外之物,可是被人惦記的感覺,誰又不喜歡呢。「蓮蓉,你來。」江錦心叫來蓮蓉,低聲在她耳邊說幾句,蓮蓉點點頭,進去了拿了一些碎銀子。江錦心將碎銀子分到婆子們手裡,尷尬道,「還請媽媽們不要見笑,這些碎錢就拿去喝個茶消遣一下。」婆子們看着手裡這些破碎的銀子,加起來也就一頓肉的份量,這位小主子可真摳門。但面上笑呵呵的,便離開了。「主子其實不給她們也是可以的,給了反而嫌少,這些人,慣會見風使舵了。」蓮蓉撇嘴道。她無奈一笑,「也是我窮,這些錢都是我攢了許久的呢。」蓮蓉不說話了,這些天,她也看出來江錦心的處境了,每每從王妃院里回來,手指都有些血痂,即使清理了,也看得見指甲縫裡血痕,她又不讓自己去跟王爺告狀。連着幾日,王爺都是在婉月居休息,可把高側妃得意壞了,不過江錦心覺得輕鬆不少。因為這樣的話,王妃就不會第二天又找自己麻煩。中午,江錦心正在亭子里餵魚,看着這底下的肥碩的鯉魚游着,不禁心生感慨,「這魚活的可真自在,每日就等着喂,吃飽了就去玩了,做條魚也是不錯的。」「可是整日就在這一方池子里,看不見外邊的江河,不也是挺寂寞的嗎?」蓮蓉好奇問。「我們不也是這樣嗎?被困在這一方院牆裡,看不見外頭的天空啊。」她那天看那本遊記,看着各地的風光描述,直感嘆外邊的世界竟然有這般多姿多彩,她若也能去見識這些山川河流該多好啊。她還想再看那本遊記呢。「怎麼?困在本王的這一方院牆,你覺得委屈了嗎?」睿王剛從外頭回來,就看見聽見她在這邊感慨,便走了過來,正好聽見她這番感慨。江錦心見狀,急忙站定身子,神色微微慌張,見到他走近了,這才福下身行禮,忙道,「是婢妾胡言亂語,還請王爺莫要生氣。」睿王站在她身前,看她這伏小做低的姿態,倒是心裏鬆動了些。又瞧着這一身衣裳,她穿着倒是讓人眼前一亮,溫聲道,「抬起頭來。」她緩緩抬頭,微微上妝的五官,媚眼中帶着無辜,又有些惶然,十分臣服的姿態,這美艷且柔弱的樣子,讓男人看的呼吸一窒,這才幾日不見,這丫頭似乎又好看了些,發誓盤成婦人模樣,倒有幾分濃郁的風情。這一身打扮,倒是很適合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