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庶女身嬌體軟一路宅鬥上位》 第1章

《庶女身嬌體軟一路宅鬥上位》 第12章

紅鸞帳內,只聽見彼此的呼吸急喘聲。「爺,我不行了。」江錦心抵着男人,卻無濟於事,男人還是霸道的索取,肆意馳騁着。隨着大腦一陣空白,她失去了意識。再醒來的時候,是被婆子的呼喚聲叫醒的,男人已經離開了。…《庶女身嬌體軟一路宅鬥上位》第1章免費試讀紅鸞帳內,只聽見彼此的呼吸急喘聲。「爺,我不行了。」江錦心抵着男人,卻無濟於事,男人還是霸道的索取,肆意馳騁着。隨着大腦一陣空白,她失去了意識。再醒來的時候,是被婆子的呼喚聲叫醒的,男人已經離開了。這已經是她第三回來這伺候了,幾乎每次都是這樣,她確實是暈過去的,並非想賴在這兒。聽到她起身的動靜,外頭一直候着的下人端了葯進來,她撇開帘子,看着這散着濃重味道的避子湯,還有婆子冷漠的眼神,她也只能端起來,盡數喝下。正好她也不想生。見到碗底空了,婆子才眉頭舒展,敷衍的矮了矮身子,道,「姑娘還是快些收拾東西走吧。」這是王爺的寢房,依例,她是不能在這過夜的,可是她卻回回耍把戲,王爺都起身上朝了,她還未起。與她生母學的狐媚招數一樣的,慣會勾引男人。江錦心不說話,起身撿起外袍套上,隨後離開這裡。她不過是王妃弄進來分寵的棋子,她連個姨娘身份都不配得到,就是王爺的暖床物件。用完了,就放到一邊,想起來再用用。她母親是齊遠侯的外室,但可笑的是,母親連江天誠的真實身份都不知道,生了一雙兒女,在她小弟弟出生的時候,江天誠才表明身份,將他們帶回了侯府。十歲回到這個家,受盡主母和嫡姐的虐待欺凌,本以為十五歲滿了,父親怎麼樣也會為她選個人嫁了,寒門子弟也好,商戶之子也罷,好過在這受欺凌。沒成想,江玉淑入府三年好不容易懷了身孕,擔心其他女人狐媚爭寵,便讓向齊遠侯要了她當侍妾。可是卻是連名分都沒有的暖床侍女,名義上就是王妃房中的丫鬟,她雖不肯,可是母親和小弟的在侯府艱難求存,她若敢不從,他們的下場可想而知。回到自己的屋子,她趕緊端水來洗漱擦身,一會兒還得去王妃院子里伺候。想到要去棲鸞院,她心情就極其壓抑。她不想再被江玉淑壓制了,或許,睿王會是自己的救贖,她只要抓住睿王的心,就能翻身,便能將母親和小弟接來。心下有了想法,她便有了目標。收拾好自己,選了一件沉色的衣裳,也不別簪子,就這麼素着去了棲鸞院。江玉淑早孕期,害喜害得厲害,此刻面對一桌子的早膳,全然沒有胃口,時不時乾嘔。見到江錦心來,她便忍着那股不適,搬出高姿態來,看她恭敬跪下行禮,她淡淡嗯了一聲。「聽說昨兒,你又宿在王爺的榻上了?」江玉淑聲音冷冷的,充滿了不悅。「王爺說不想掃興,奴婢只能順從,但絕沒有不恭順之意。」她小心回答。「伸出手來!」江玉淑道。江錦心絕望閉眼,捏緊了手,遲遲不敢上前。「上來!」江玉淑聲音高了一個度。她咬牙,只能上前伸出手,隨後,幾個婆子上前,摁住她的手在桌子上,邊上的侍女熟練的拿出盒子,展開便是不同長度的繡花針。江玉淑看着她,拿出一根,問道,「昨晚幾次?」江錦心嚇得瑟瑟發抖,「一次。」「撒謊!何媽媽就在外頭呢,她數着呢。」江玉淑驟然冷厲道,江錦心內心悲鳴,更是絕望。「三次。」江玉淑聞言,臉色沉下來,狠狠刺入她的拇指指甲里,疼的她哀嚎起來,江錦心忙跪下,「長姐,你饒了我吧?我不去伺候了。」可是這番話,並沒有取悅江玉淑,她捏着江錦心的下巴,「不去怎麼行?你伺候的好,讓王爺在你身上下不來,是你的本事,也別怪我心狠,我得提醒你,別以為有幾分功夫,就想騎在我頭上,你母親和小弟還在我母親手底下討生活呢。」江錦心看着更粗的一根繡花針,她本能就害怕掙扎縮手,婆子卻在她腰上用力一擰,她悶哼一聲。正要動手插第二根的時候,外頭進來通傳,王爺回來了。所有人趕緊收起東西,婆子將江錦心托起來,帶到身後,然後翹兒擋在她身前,低低警告道,「你敢告狀,你的下場會更慘。」此時,睿王大步流星的邁步進來,江玉淑歡喜站起,「王爺今日沒去上朝呢?」「臨時有事,告了假,晚些要出去,想着你懷着身孕,便來看看你,肚子里的孩子乖不乖?」睿王扶着她坐下,抬眼又似乎搜尋什麼,看見身後人群里的一抹身影,他眉色上挑幾分,便坐了下來。江玉淑自然沒有錯過他的這個微表情,自然明白睿王的意思,便對江錦心道,「錦心,你上前伺候王爺用膳。」江錦心聞言,閉了閉眼,心裏更加絕望,這等王爺一走,等待她的,只怕又是針刺甲間。她不敢耽擱,只能上前為他們布菜。「你也坐下吃吧,昨夜累着了,確實不該再叫她過來伺候。」睿王溫聲道。江玉淑愣了一下,見到睿王看江錦心那柔和的眼神,她差點沒穩住,可是她還得維持溫良恭順的形象,便笑道,「錦心,王爺叫你坐下你就坐下。」而後,她看向睿王,「是我想的不周到了,念着她有功,便叫來領賞,沒想到王爺這樣都心疼了。」睿王被這麼打趣,微微皺眉,但也沒有說什麼,但江玉淑本就是有意表達不滿,又豈會擔心王爺生氣。「人是你送來的,既然是伺候本王房中的人,你也該給個名分才是。」睿王又道。這一連串的,江錦心夾菜的動作都頓了一下,小心觀察着這倆人的表情。江玉淑再想維持形象,也有些忍不住,道,「她不過是賤奴出身,長得好,能伺候王爺是她的福氣,等王爺膩了,便送回家,王爺何必如此上心呢。」齊遠侯府沒有他們的名字,以下人身份居在侯府,而江錦心姐弟自然家僕之子。睿王眉頭更皺了,越發覺得他的這位王妃今日實在有些反常,她不是一向喜歡討好自己的嗎?但他不接受伺候過自己的女人再送回家嫁人的道理。他也沒了胃口,放下筷子,拿起帕子擦擦手,淡淡道,「就抬她為侍妾好了,西苑的梅香居沒人住,她正好住那邊,就依侍妾份例養着便是,即使以後本王膩了,也不用送出去,王府不缺這口飯。」說完,扔下帕子到飯菜里,表明了態度,便起身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