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司夜雲軒轅靖小說筆趣閣 第10章_安霧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司夜雲吩咐鳶尾做什麼事情,軒轅靖並不想問。

既然把人給了司夜雲,那就是她的。

只能躺在床上,不能動彈,耳邊卻傳來陣陣水聲,

「還是洗熱水澡舒服,」司夜雲舒服的躺在熱水中,發出舒爽的聲音。

軒轅靖渾身繃緊,閉上眼睛不讓自己去想此時的狼狽模樣,

但那該死的女人卻彷彿在炫耀一樣,水聲嘩嘩作響。

軒轅靖氣的封閉自己五感,不讓自己被氣着。

感受到床上的呼吸聲平緩下來,司夜雲停止惡作劇,慢條斯理的洗刷自己。

原身在莊園時候,鮮少能洗澡,如今身上髒的簡直讓人難以接受。

司夜雲刷了兩遍,才勉強起來,讓人重新換一桶水繼續泡。

手臂,大腿隱蔽的地方都有一些傷痕。

這是麗香做的。

司夜雲的臉色微微沉了下來,一個丫鬟能堂而皇之的虐待主子,背後定然是殷雪晴吩咐。

看在原身的份上,這個仇,她一定會原封不動還給她們。

聽竹軒,

這是軒轅靖安排給司夜雲的院子。

鳶尾從主院出來後,就悄然來到這裡。

王妃說,司家送過來的丫鬟曾欺負過王妃,還妄想進王府成為主子。

鳶尾當時就怒了,連連跟王妃保證自己一定會好好『招待』麗香。

等到了聽竹軒後,鳶尾才發覺麗香是真的膽子大。

仗着院子中沒有王府的人,一個丫鬟就睡在主子房間里。

她揭開屋頂的瓦片,看着下方的麗香正坐在梳妝台前描眉作畫,想着明日要以最好的狀態見王爺。

身上的那套衣服雖被司夜雲用水澆過,但麗香還是有本事將衣服重新弄平整。

鳶尾冷笑一聲,王妃只是想讓她來嚇唬一下麗香,好讓她對王府恐懼。

但現在鳶尾覺得,只是嚇唬,太便宜麗香了。

她眼睛轉了轉,嘴角也高高翹起,找了根迷煙塞進屋內,

很快,麗香就昏睡了過去。

鳶尾摸進房間內,看着麗香的容貌撇了撇嘴,

「就這模樣,也敢妄想王爺?」

她在麗香的臉上摸了一圈,又在麗香的衣服上摸了一下,才心滿意足的離開。

明日,麗香只要出現在王爺面前,肯定會出醜的。

做好這一切後,鳶尾才回到司夜雲的身邊,將這些事情告知給她。

已經洗漱完,只着一身普通衣衫的司夜雲坐在凳子上,挑了挑眉,看着鳶尾,

沒想到這丫鬟看着乖乖巧巧,卻有自己的想法。

「做得好,但下次我希望你只做我吩咐的事情。」司夜雲誇讚了一下,有敲打一下。

她喜歡丫鬟有自己的想法,但不希望有太多想法,容易誤了自己事情。

鳶尾面色微變,忙跪下,「王妃,鳶尾下次不敢了。」

司夜雲淡淡點頭,「僅此一次就好。」

明明對面的王妃只是一個普通人,但鳶尾還是感到一股心驚。

這一次她清晰的感受到甲一所說的,王妃也不是一般人的意思。

退出房間後,鳶尾才長長的舒了口氣,滿是心驚的轉頭看了一眼緊閉的房門。

她有種預感,如果自己以後還擅自做主,一定會被王妃退回去。

府中沒有一個暗衛曾被退回去過,鳶尾不想讓自己成為第一人。

暗暗下定決心,一定要好好完成王妃的任務。

躺在床上的軒轅靖看着朝着自己走來的司夜雲,沙啞的嗓音淡淡響起,

「不滿意?那就換一個。」

司夜雲搖頭,「不必,她挺好的。」

只是有點小聰明罷了,不算大問題。

軒轅靖點了點頭,看着司夜雲的臉,眉心微微攏起,「你的妝容為何不洗?」

洗了澡卻不洗臉,熱氣熏得妝容融化了一半,條條痕迹掛在臉上,丑的很詭異。

要是半夜出門,都能嚇着人。

司夜雲摸了摸臉,不甚在意的掀開被窩,鑽了進來,沉悶的聲音響起,

「明日還有事,早點睡吧。」

話落,輕微的鼾聲就響了起來。

軒轅靖面頰不自然的抽搐了一下,

他從沒見過這種女人,能夠這麼毫無芥蒂的睡在別的男人床上。

就算他們是夫妻,那也並未正式拜過堂。

聽着身旁起伏不斷的打鼾聲,軒轅靖徹夜難眠,

時不時將盤在自己腰上的腿拿下去。

……

和煦的陽光透過窗戶照亮整個房間。

房間的門被人扣響。

「王爺,奴婢伺候您洗漱。」

門外的丫鬟聲音很陌生。

軒轅靖神情有些疲憊,按了按眉心,再一次將盤在自己腰間的腿拿下去。

但顯然那隻腿的主人並不知趣,鍥而不捨的追上來。

「不必進來。」軒轅靖的聲音有些暗啞,他向來不需要丫鬟伺候。

隨着他話音落下,門外的丫鬟卻擅自推開門。

軒轅靖眉心擰緊,府中什麼時候有這麼不守規矩的丫鬟!

簡直太不知禮數了!

身旁的人還在睡着,鼾聲卻小的聽不見。

軒轅靖推開她,起身從床上坐起。

麗香端着盆和水,一臉激動的從門外走進來。

這裡可是王爺的房間!

清晨男人都是最激動的時候,

而她穿着這麼好看,定然能夠入王爺的眼。

正想着,一道欣長的身影從裏面走了出來。

麗香定定的看着面前的王爺,矜貴清冷的相貌,筆挺的身形只站在那裡也足以讓人仰望,

世間最美好的詞語用在他的身上都不為過。

「王……王爺……」麗香腦子裡現在混沌一片,之前想好的無數話,現在全都忘得一乾二淨。

只傻傻的看着王爺,眼底泛着渴望和嬌羞。

軒轅靖緊鎖的眉心一直不曾舒展開,深邃的眼眸凝視面前的丫鬟,

臉上花花綠綠的一片,完全看不清楚相貌。

還有這身搔首弄姿的穿着打扮,根本不是府上丫鬟裝束。

只一瞬間,軒轅靖便明白,

這是司府送來的丫鬟。

軒轅靖心中冷笑一聲,司家倒是有意思。

居然妄圖用一個丫鬟勾引他。

「你是王妃的丫鬟?」清冷的嗓音中不帶一絲情感。

麗香聽到這話,面色僵硬了一瞬,

她才不想當那個痴傻兒的丫鬟呢。

「我的確是王妃的……」

「先將這身衣服換掉說話,」軒轅靖神色不耐,修長的雙腿,邁過麗香的身旁,將門打開。

這丫鬟心底打得什麼主意,軒轅靖心裏十分清楚。

彼時,床上的呼吸聲更輕,但耳朵卻悄悄的豎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