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太刺激了!滿級宿主被瘋批強制愛 第4章 頂級首富強制愛4_安霧小說
◈ 第3章 頂級首富強制愛3

第4章 頂級首富強制愛4

當天下雨的夜晚,蘇鴻從高級餐廳下班回家,出來的那一刻至此墮入只有惡魔的地獄。

「就這樣?」

蘇鴻不敢置信,目瞪狗呆的模樣讓江邊忍不住輕笑,伸手去抹掉他嘴邊殘留的薯片屑。

「那麼驚訝?」

「就是出乎意料。」蘇鴻說完又後悔,跟變態談邏輯,自己才傻了吧?

「跟你睡覺,沒有噩夢。」

江邊輕輕的解釋。

蘇鴻譏諷,「當然沒有噩夢,因為都變成了春夢。」

說完把剩下的薯片,抖落在一塊角落,然後仰頭全部倒在自己的嘴裏,吃乾淨!

連連忍不住笑意的江邊伸手揉了揉他的腦袋,頭髮很軟,很香。

認命的蘇鴻吃完薯片,洗了手擦拭了嘴,躺了回去。

江邊重新把蘇鴻摟回自己懷中。

蘇鴻的左側臉頰感受着他噴出的呼吸熱氣,不舒服的搓了搓,閉眼又煩躁的睡不着。

「能放我走嗎?」

「不能。」

「窗戶為什麼釘死?」

「防止你逃跑。」

「門口守了多少人?」

「五個,防止你逃跑。」

「我的手機呢?」

「沒收了,防止你逃跑。」

「衣櫃里的衣服,沒一件正經的,也是防止我逃跑?」

「嗯,你要穿給我看,我很樂意。」

「……你就不怕下地獄嗎?」蘇鴻覺得自己這問題問的太幼稚了。

「下了也要拉上你。」閉眼的江邊輕輕的說。

「……」蘇鴻氣哼哼,一個無情的翻身,忍不住又來了一句,「要下自己下,我才不陪你!」

被關在江邊專屬「牢籠」第三天。

「出門嗎?」

「公司有事,乖。」江邊親了一口。

蘇鴻嫌棄的擦了擦,「帶上我好嗎?」

江邊眯着眼眸審視蘇鴻,看着他乖巧露出大白牙笑着,好像個小傻子,可就是這個小傻子一次又一次的反骨。

「不行,在家等我回來,乖。」

「滾滾滾!」

蘇鴻懶得笑了,去他大爺!

結果晚上就被收拾的半死。

被關的第七天。

「出門嗎?」

「處理一些事,等我回來。」

「帶上我行嗎?」蘇鴻可憐巴巴的瞧着他。

「不行。」

「我當你男秘,我會倒水,捶背,幫你處理文件。」

「在辦公室幫我口,我就帶你去。」

「……」蘇鴻直接把江邊推出房間!

被關的第十四天。

蘇鴻快瘋了,有了健康的身體卻失去了永久的自由……

江邊除了必要的事情需要出去之外,其餘時間都陪着自己,他覺得這樣的生活很好,可是對於蘇鴻來說是個折磨。

認命得到的兩分卻是這樣一日復一日的得來,蘇鴻不甘心。

轉身就是開門!

然後就被烏鴉鴉一片包圍,蘇鴻透過縫隙看到江邊身着一身黑,神情凝重準備出門。

「去哪裡?」

江邊抬頭看着蘇鴻,「很快回來。」

「帶上我好不好?」

「你想去?」

蘇鴻發愣,這是被關了這麼多天以來,第一次聽到轉變!立馬猛點頭!

「想去!想去!」

「那我帶你去。」

江邊鬆口,並且那一套正經黑色衣服給蘇鴻。

蘇鴻欣喜不已,換了衣服上了車,行駛在半路又覺得不對勁……

答應的那麼爽快?不會是膩了自己,轉賣自己吧?

越想心裏越發毛,看着坐在旁邊面無表情的江邊,在眾人面前猶如殺伐果斷的領導者,一舉一動都散發出超乎常人的氣場。

「我們去哪裡?」

蘇鴻往着外頭的光景,今天……不是好天氣。

「墓地。」

江邊給出兩個字。

「不會要把我埋了吧?毀屍滅跡?」

江邊的臉破冰了,原本是個不好的日子也忍不住笑了起來,把一旁的蘇鴻摟過來,猛親了兩口。

「越來越覺得你順眼了怎麼辦?」

蘇鴻依舊嫌棄擦臉,扭頭沉默看着外面人來人往,車水馬龍。

到達墓地。

氣氛越來越緊迫,蘇鴻想着,是陰氣太重了嗎?

前後的保鏢跟隨,江邊牽着蘇鴻慢慢的走着。

黑色皮鞋終於停在一塊青磚上,蘇鴻看着前方的墓碑。

刻着江峰之墓。

今天是江邊父親的忌日?

江邊弒父的謠言傳了好幾年,是真是假蘇鴻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蘇鴻。」

突然一聲呼喚,蘇鴻有些錯愕的恩了一聲。

「你說江峰要是知道我眾叛親離,不放過他的妻子和孩子,甚至跟男人在一起的話他是不是就會死不瞑目?」

蘇鴻聽着這番話,明白了江邊為什麼會帶自己出來。

原來是噁心他父親來了。

江邊的心態扭曲到了極點。

蘇鴻沒有給出回應,未曾體會他人苦,何必勸解他人善?

這就樣沉默的站了許久,江邊牽着蘇鴻無聲息的離開。

狹窄的青磚小道往返只有一條路,不好的日子總是碰上不速之客。

「江邊,你這種狗東西也配來看爸?!」

出言不遜的洪亮叫喊,讓蘇鴻直視眼前的男人。

江邊同父異母的弟弟?

還真是不是冤家不聚頭,蘇鴻心想,這種情況肯定會引起矛盾,自己還是為了自己人身安全躲開比較好,不然白白受傷或者死了,就連兩分都拿不到了!

「聽說,前一段時間,你在地下**被打得差點沒命?來燒紙還不如燒給自己。」

江邊一句話就是狠狠的往他弟弟江文心口扎!

兩兄弟,一個天一個地,一個要風得風要雨得雨,一個陷入泥潭不如雞狗。

反差巨大,讓江文差點把牙給咬碎,拳頭緊握,「殺人犯,狗雜種,遲早是我的手下敗將!」

近乎癲狂的言論,江文發紅了眼,惡毒的攻擊說完,又把眼神看向了蘇鴻,冷冷呵呵笑,「噁心,真噁心。」

被江文盯着的蘇鴻,心裏竟然沒有恐懼,反倒是對他的同情,對他的可憐。

江邊牽着蘇鴻離開他的視線,身邊的保鏢就完完全全阻斷江文的騷擾。

江文如同行屍走肉般被推開,像只喪家犬,面目猙獰駝着背低着頭瘋子一般咬牙碎碎念。

「江文,你的母親半點朱唇萬人嘗的淫/盪模樣,我還有視頻和照片,要不要看看?你說,誰才是狗雜種?」

下一章
更多推薦: 她猛地閉上眼睛 近期比較優質的坡文福利 你們結束了嗎 都還沒有一點動向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小說 徐清秋就來了 我見過心腸最軟的薩摩耶 她還沒談過戀愛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顧百川心姐 臉色青暗無光 誤闖小人國高一葉佚名 爺爺得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