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南城,陽春月,正是山花開的季節。

滿山的映山紅,放眼望去似火雲。

在這片映山紅中,陸渺渺躺在花叢中,嘴裏嚼着一根茅根草,是最嫩最嫩的那一截,略帶點甜味。

身邊圍繞了幾隻鬼。

阿飄一:小祖宗,你師父在找你,讓你火速下山去等。你的家人找到你了。

阿飄二:不,小祖宗還是待在山上比較好,聽說人間好可怕。那家人還有一個養女,養了十七年,小祖宗回去反倒是外人了。

阿飄三:可是,回到人間也有好處啊,不說別的,各種美食,火鍋炸雞可樂奶茶雪糕小祖宗可以吃到飽……

阿飄三的話音剛落,陸渺渺就吐出了嘴裏的青草,坐直了身,兩眼放光:「可樂奶茶雪糕管飽?我可以每天炫它十杯不重樣!」

她三歲時走丟,曾經流浪,在野狗嘴裏搶過食,睡過橋洞,鑽過狗洞,躲過人販子,最後被師父收留。

因為她天生陰陽眼,能看到別人看不到的東西,師父收她做徒弟,教她捉鬼看相算卦等。

山上的生活簡單但也不枯燥,每天要學的東西那麼多,她還要大把的時間去玩,時間一晃,十幾年就過去了。

一想到炸雞可樂雪糕奶茶,陸渺渺恨不得馬上下山。

她火速回到道觀,什麼也不用收拾,所有的寶貝都在她的乾坤袋裡。

「師父,徒兒要下山了。」

「好好好,記住,渺渺,別忘了玄門中人的責任。」

「師父,徒兒記住了。」陸渺渺看着師父,十二年前他就長這樣,十二年後,他老人家還是長這樣。

「師父,徒兒不想下山了。」因為捨不得師父。

看着陸渺渺發紅的眼眶,師父慈愛地摸了摸她的頭:「傻孩子,以後想師父了,隨時可以回來。你也該跟你的家人團聚了,他們已經在山下等你了。還有,有困難,記得去找你的幾位師兄。」

陸渺渺向師父拜別,轉瞬間就來到山下的村子。

村子的大槐樹下,停着一輛豪車,村民們稀奇地圍觀着。

有人先看到陸渺渺了,立即上前打招呼:「渺渺大師來了。」

此時一對中年夫妻率先朝陸渺渺迎了上來,男子面色冷靜,但眼睛有些發紅。

女人長得也很好看,眼睛有些紅腫。

這就是她的爸爸媽媽?

陸渺渺還沒有反應過來,就已經被女人抱在了懷裡。

她的懷抱香香的,軟軟的,是媽媽的味道嗎?

「渺渺,我的女兒,我是媽媽。」似怕嚇到了她,夏雪凝克制了自己的感情。抱着陸渺渺,才有一種真實的感覺。

她的女兒,終於找回來了。這些年,他們從未放棄尋找。

陸昭華在旁邊也紅了眼眶。

兩個年輕男子站在一邊,都帶着激動的心情看向她。

「這是你大哥,陸曄,你二哥,陸辰,你三哥陸煥他正在學校,我們沒讓他來,他比你先出生三分鐘,你們是異卵雙胞胎兄妹。還有,家裡還有一個比你小一個月的妹妹柔晴,是你爸的救命恩人的孩子。因為她父親救你爸而死,母親又失蹤了,所以我們收養了她。你們相處得來最好,相處不來也不用勉強,等到她成年上了大學,我們的責任也盡到了。」

許是母女連心,血緣的羈絆,雖然隔了十四年未見,有些生疏,但卻不讓人討厭呢。

上了車,夏雪凝跟陸渺渺坐在一起,滿含期待看向她:「孩子,你受苦了。媽媽以後一定不會再讓你受委屈。你,你可以叫我一聲媽嗎?不過,不叫也沒有關係,等你適應了,再叫也沒事。」

陸渺渺想起小時候她從噩夢中醒來,經常抱着師哥的手臂喊媽媽。

她看着夏雪凝,眼眸彎了彎,脆生生地喊了一聲:「媽。」

夏雪凝激動不已,眼淚又出來了。

其他父子三人目光齊刷刷看過來,陸渺渺也不是扭捏和矯情之人,當即大大方方喊了一聲:「爸,大哥,二哥。」

陸曄激動不已,拿出一張黑卡遞過來,但神色似乎有些赧然:「渺渺,對不起,家裡最近生意遇到一點困難,有可能我們陸家要破產了。不過,這張卡你先用着,只要我們陸家還有錢的一天,就不會缺你的錢。」

陸渺渺把卡接過來,目光掃過眾人。

這不對啊,明明陸家人個個的命格都貴不可言,祖宗福運要綿澤幾代,怎麼個個霉運透頂的樣。

師父還說,陸家是頂級富豪,現在,居然要破產了?

陸辰的手機響了起來,是經紀人打過來的。

「陸辰,你又去哪了?那綜藝你還上不上?現在全網都在黑你。如果這個綜藝你再不上,恐怕以後真的會查無此人了。」

陸辰有些頭疼:「柳姐,你不是不知道,我最怕鬼了。那個綜藝要半夜三更去各廢棄樓和廠房探險,我不去。」

陸渺渺豎著耳朵聽呢,聞言扯了扯陸辰的衣角。

鬼啊,她擅長,找她啊!

陸辰看過來,就看到自家妹妹眼睛亮晶晶的盯着他,他心不由一柔,對電話那頭的柳琪說了一聲:「柳姐,你先等我一下,我跟我妹說幾句話。」

「怎麼了?渺渺?」陸辰是混娛樂圈的,剛出道時,憑藉驕矜貴公子身份在娛樂圈水漲船高。

但最近這一年多,諸事不順,很多事情不是他做的,卻都算在他頭上,弄得他全網黑,就快要在圈內混不下去了。

現在代言,綜藝,電視劇等角色都沒有,好不容易有一個綜藝,叫《半夜夠膽》邀請他來參加,還是不知名的劇組和導演。

陸辰沒有看不起這檔新綜藝的意思,實在是他本人,向來對鬼怪敬謝不敏,連恐怖片都不敢看的人,怎麼會去參加這綜藝呢。

陸渺渺唇角輕勾:「二哥,你問問你的經紀人,可以帶我參加嗎?我到時候不露臉,帶上面具就行。如果她同意,這個綜藝你就參加。」

陸辰想說,我害怕呀!

可是,一對上陸渺渺的目光,拒絕的話語說不出來。

妹妹在外吃了那麼多苦,這是她回家來的第一個要求,他這個做哥哥的,怎麼能拒絕呢。

陸辰咬了咬牙,點點頭,視死如歸的對柳琪說:「柳姐,我會參加,不過我有要求,我還要帶我妹參加,但是她身份要保密,戴面具,沒問題,我就報名。」

柳琪過了幾分鐘再打過來,聲音透着向分興奮:「好了,陸辰,導演那邊同意了。你準備一下,半個月後綜藝節目正式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