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陸渺渺朝陸辰招了招手:「二哥,你帶我轉一轉。」

她一回來,就忙活開來。

至少,不能讓這些煞氣和陰氣更加集中,長此以往,生活在這裡的人都會越來越倒霉,直至丟掉性命。

夏雪凝沒想到女兒一回來,連口熱茶都沒喝上,就開始忙碌了。

「渺渺,要不先喝點東西再說?」

陸渺渺眼前一亮:「媽,我要喝冰奶茶,嗯,就來兩杯楊枝甘露吧。」

夏雪凝一愣,立即吩咐廚房準備。

「那,還要別的嗎?」

眼看就要到午飯時間了,這孩子喝兩杯還能吃得下飯嗎?

「媽,那,再整隻炸**!」

啊!

渺渺喜歡垃圾食品?

夏雪凝犯了難,但看着女兒亮晶晶的眼睛,看着她晶瑩小臉,只覺得犯規了啊!她的女兒怎麼能這麼美這麼可愛。

「好,做,你要吃什麼,媽媽讓廚房給你做。」

這時候,夏雪凝有些後悔了,她當初為什麼十指不沾陽春水,不會做飯。

不然,她就可以親自給女兒做美食了。

陸辰帶着陸渺渺坐着遊覽車轉了一圈,看着陸渺渺的臉越來越沉。

陸渺渺氣得不行:「二哥,這家裡的風水,是找誰看的呀?」

富貴人家大多都會找先生來看看風水,還有家裡擺設之類的。

陸辰一愣:「是找的德銘大師,他在圈子裡很有名氣的,怎麼了,有問題?」

「呵,當然有問題,到時候我要去會會這狗屁的德銘大師。」

陸辰幾乎不說髒話,家裡人也一樣,聽到這一聲狗屁,不由瞪大了眼,盯着陸渺渺看。

陸渺渺懟回去:「二哥,你看什麼看!難道還不準說髒話不成?」

「成成成,渺渺你什麼都是對的。」

「對了,渺渺,你會這些啊?」

陸渺渺點點頭:「會一點點吧。情況我大概了解了,走吧,回去吧。」

他們剛到大門口,就看到陸昭華,夏雪凝和陸曄居然都沒進去,都在門口等着呢。

陸渺渺心裏一暖,從遊覽車上瀟洒跳下來,眼眸彎彎,喊了一聲:「爸,媽,大哥,我們回來了。」

她這一聲我們回來了,讓夏雪凝又差點落淚。

就好像,陸渺渺從來沒有離開過,只是出去玩了一趟,然後,回家了。

廚房裡食材齊全,做兩杯楊枝甘露不在話下,炸雞還在空氣炸鍋里,很快就要新鮮出爐。

陸渺渺走進客廳,看到牆上的擺件,皺了皺眉:「這個取下來,這個朝向不對,把這個扔了,還有,這個,那個。」

傭人看向陸昭華,陸昭華嚴肅道:「渺渺是我和雪凝的女兒,也就是這個家的四小姐,以後,她說什麼,你們就做什麼。」

傭人立即領命,聽從陸渺渺的指揮。

等到陸渺渺停下來,洗了手,炸雞和楊枝甘露也做好了。

陸渺渺兩眼放光,她看向眾人:「爸媽,大哥,二哥,你們不吃嗎?」

「我們不吃,都是渺渺的。」

「那我不客氣啦。」

十幾分鐘後,眾人目瞪口呆,一隻炸雞,兩杯楊枝甘露全部進了陸渺渺的肚子。

然後等午餐上來後,陸渺渺再次刷新他們的認知。

陸昭華和陸曄對視了一眼,心裏都在想:女兒/妹妹有些能吃。

陸辰握了握拳:「我們家一定不能破產。我到時候也會好好接通告,廣告,我要努力賺錢養妹妹。」

不然,家裡破產了,到時候只能他來養妹妹了。

陸渺渺吃飽喝足,才反應過來,她好像嚇到他們了。

「那個,如果家裡沒錢,我,我大概可以少吃一點。」

所有人都異口同聲:「不用不用,就算破產了,我們也會讓渺渺你實現美食自由的。」

夏雪凝又問:「不過,渺渺,你吃這麼多,不會難受?」

陸渺渺搖了搖頭:「不會呀。因為我捉鬼很需要耗費體力的。不說了,媽,我們家好多鬼,我要去捉鬼了。」

鬼!

他們一開始只以為陸渺渺學了一些看風水算卦這些,沒想到,還能捉鬼?

陸辰下意識看了一眼四周:「我們家,有鬼?」

「對呀,二哥,有一隻鬼正趴在你身後,對你脖子吹氣呢。」

那是一隻犯花痴的女鬼,正看着陸辰,嘴裏還在說,好帥好帥。

不知道是不是心裏作用,陸辰只覺得脖子那裡涼嗖嗖的,像是有人在吹氣。

「渺渺,你不要嚇我,二哥我什麼都不怕,就怕鬼。」

陸渺渺嘻嘻一笑:「那麼,爸,媽,你們想見鬼嗎?」

這幾人互看了一眼,他們並不想,但,為了跟女兒/妹妹有共同話題,拼了!

大家點點頭。

陸渺渺拿出一張符紙,符紙一燃,空氣里一股清涼襲上他們的眼睛,讓他們下意識閉上了眼,再睜開眼,大家都看到了陸辰身後的那隻鬼。

陸辰慢慢的回頭,正好跟鬼對視。

女鬼咧嘴一笑,含情脈脈,卻一不小心咧嘴太大,嘴角都咧到耳後根去了。

陸辰大叫一聲:「有鬼啊!」他喊完,躲在了陸渺渺身後。

女鬼朝陸辰害羞一笑:「陸辰,你好帥,我好喜歡你哦!我生前就喜歡你,但是沒法靠近你。沒想到我死後,卻能跟在你身邊。我太喜歡你了,陸辰,等你死後,我們就結婚,好不好啊?」說完,女鬼的面目變得陰森起來,指甲變得越來越長,越來越尖。

她剛想靠近陸辰,就被陸渺渺一張符紙貼上去,定住不動了。

「人鬼殊途,你離我二哥遠一點。看在你還沒有做什麼壞事的份上,一會兒我把其他的鬼給抓了,一起把你們送地府。」

陸渺渺的符紙有讓鬼冷靜和清醒的效果,那女鬼眼裡的痴迷漸漸散去,眼神變得清醒起來。

她突然淚流滿面,血淚順着臉頰滾落,有些駭人。

「我,我是真的死了嗎?仙女大師,你能不能先放了我,讓我再去見見我的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