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5章

陸渺渺將符紙收回,女鬼終於能動彈了。

「擦擦你的眼淚,嚇到我的家人了。」陸渺渺開口,女鬼忙把眼淚擦乾,恢復了本來眉清目秀的樣子。

「我叫劉玲,我今年十八,本來六月份要高考的。可是因為半年前,我壓力太大,跟我媽發生爭吵,我跑了出去,之後,再醒來時,我就發現自己死了。」

夏雪凝也是當媽媽的人了,聞言心一痛,不由拉住了陸渺渺的手。

不能想像,若是他們找到陸渺渺,陸渺渺卻已經……

陸辰這會兒也顧不上害怕了,十分同情這女鬼:「那你還記得,是誰害了你嗎?」

劉玲搖了搖頭:「我想不起來了。如果我想得起來,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他/她!不過,不知道怎麼的,我居然能跟在你身邊,辰辰子,我最喜歡你了,特別喜歡看你演戲。但最近你怎麼沒戲可拍了?」

這話說到陸辰的痛處了,陸辰臉一黑,這女鬼真的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陸渺渺忙岔開話題:「沒問題,我會讓你重新見到你的家人。等我去把其他鬼也收拾了再說。」

陸渺渺說完,很快走了出去。

夏雪凝想跟,但陸渺渺說了,他們跟着反倒是礙事。

於是一屋子的人和鬼,大眼瞪小眼。

陸渺渺回來得比想像中還要快。

只見她一隻手提着紫色的鞭子,另一隻手抓着一打的鬼,這些鬼都被打成了麻花,陸渺渺輕輕鬆鬆就將它們給拎回來了。

「你們這些鬼,想投胎的站左邊,想見家人的站右邊。」

除了劉玲,這些鬼都想去投胎。

因為煞氣陣形成時間還不長,這些鬼雖然被煞氣影響得神智不清了,但還沒到危害人間的時候。

陸渺渺開了鬼門,將這些鬼給塞了進去,拍了拍手,就看到大家都滿臉崇拜的看向她。

陸渺渺想說,會捉鬼,也不是什麼好事,五弊三缺啊,想想她缺錢,這是多麼痛的領悟!

陸渺渺重新改變了房子的布局和煞陣,短時間內這些不會起作用,具體的,她還要半夜重新研究,之後,就由陸辰帶她出門。

陸昭華和陸曄去公司,夏雪凝不捨得和女兒分開,親自陪陸渺渺去逛街,再順便送劉玲回家。

車子到達一個小區停下,劉玲看到小區門口張貼的廣告,血淚瞬間又流出來了。

那上面,是一張尋人啟事。

當天她離開時,穿着南城一中的藍白校服,上面是監控拍攝到的相片,還有她平常的生活照。

如果可以選擇,當初她一定不會選擇離家出走。

小區安保很嚴格,生人需要業主確認才能進去。

陸渺渺拿出手機,撥通了女鬼說的號碼,那邊傳來女人蒼老疲憊的聲音:「你好,請問,你找哪位?」

陸渺渺看了一眼劉玲,劉玲十分激動,哭得很是凄慘。

劉母彷彿若有所感,倏然情緒激動起來:「你是不是有我女兒的消息?還是說,是你?玲玲,是你嗎?你快回來,快回來啊,媽媽不罵你了,媽媽再也不罵你了,你快回來,媽錯了,是媽錯了。」

劉玲拚命搖頭,不是,不是媽媽的錯,是她的錯。

陸渺渺開口了:「阿姨,我知道你女兒在哪,你讓保安給我們開一下門。」

等到確認後,保安放行。

剛到19棟樓下,劉母已經下樓來了。

她下得急,一隻腳穿着襪子,另一隻腳踩着拖鞋,深一腳淺一腳,卻不自知。

對上陸渺渺三人,劉母往後看了看,沒看到女兒。

夏雪凝握着陸渺渺的手更緊了一些,生怕陸渺渺一會兒也會消失不見。

沒看到女兒,劉母有些失望。

「你們說,知道我女兒在哪?」她按捺住內心的激動,一臉的期待。

陸渺渺沉默了,讓她怎麼開口,你的女兒已經死了。

到達23樓01室,劉家。

劉玲看了一眼四周,家裡很亂很亂,顯然母親再也沒有精力打掃衛生。以前,他們家總是一塵不染,母親拖地一天都恨不得拖兩三次。

劉母急了:「你們快說啊,我女兒在哪?」

陸渺渺手指在劉母眼睛上抹過,下一秒,劉母就看到了一直站在她身邊的女兒劉玲。

她以為自己是在做夢,猛然撲過去,卻撲了個空。

「玲玲,玲玲,我的玲玲啊……」

劉母的哭聲帶着悲愴,聽了讓人肝腸寸斷。

「媽,媽,我已經死了。媽,你碰不到我了。媽,對不起,是我的錯,我不該跑出去,媽……」

劉母眼前一黑,差點要暈過去。

半年了啊,半年的時間,日日夜夜,分分秒秒都是煎熬,結果,再見到女兒,卻是陰陽兩隔,她已經成了鬼。

她接受不了,為什麼死的人不是她?她寧願代替女兒去死!

「這位小姐,你一定有辦法的對不對?你能不能讓我女兒復活?讓我代替我女兒去死?啊,她還那麼年輕,她每日每夜的學習,她還沒有來得及好好享受這個世界的美好,求求你,求求你了……」

劉母要給陸渺渺下跪,被陸辰給拉住了。

夏雪凝眼睛也紅了。

「劉玲媽媽,你的心情我能理解,都是當母親的,可是,人死不能復活。」

劉母頹然的坐在地上,看着劉玲。

「孩子,媽對不起你,是媽的錯。是我的錯。」

她當年初中畢業就出去打工了,後來遇到劉父,跟着劉父一起創業,正好趕上了風口,賺到了大錢,買了好幾套房子。

後來她懷孕了,有了劉玲,專門在家專心帶孩子。

劉父什麼時候出軌的呢,大概是在劉玲三四歲的時候,她發現丈夫經常夜不歸宿,回來了也總是不想碰她。

襯衣開始出現女人的口紅印,公文包里有拆封過的避孕套包裝,甚至,那個小三,還囂張的找上門來。

小三比她年輕比她漂亮,正是二十三四歲的年紀,她說,她識相的,就該早點讓位。

劉母怎麼甘心,那是他們夫妻一起打下的產業,她年輕的時候跟着劉父吃了多少苦。

她的女兒,終於能成為小公主,要什麼有什麼,她憑什麼讓!

劉母不離婚,也不再管劉父,只要男人按時拿錢回來就行,她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劉玲身上。

從小,劉玲奔波在各興趣班中,她跳舞,鋼琴,畫畫,書法,圍棋等一樣不落。

學習上,如果劉玲寫錯一個字,就要抄一百遍。

如果考試沒有得滿分,錯題又要抄五十遍。

別的孩子有童年,劉玲沒有。

劉母絕不允許自己的孩子將來沒出息,到時候被男人背叛和拋棄。

可是,劉玲也會長大,也會抗拒。

劉母長期寄生共存在劉玲身上,讓劉玲感到了窒息。

她不需要母親這樣無條件的奉獻,除了她,母親應該還有自己的人生。

但劉母已經魔怔了,她無法拋開無法撒手,直到半年前,母女倆再次爆發了一次世界大戰般的爭吵,劉玲消失了,一消失就是半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