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第9章

之後的幾天里,皇宮內外平靜如常,每天的早朝朱由檢都是坐在龍椅上,片言不發的看着朝臣,各位大臣所上奏的奏摺也都壓下不發,朝臣也搞不清楚這位帝國新主心中究竟在想些什麼。

宮內雖然傳出皇帝要組建火器營的事,但有天啟帝的例子在前,所有朝臣都將這件事看成是皇帝的娛樂,與天啟帝不同的是,哥哥玩木器,弟弟玩火器,很顯然弟弟比哥哥更會玩。

等當曹文詔到了北京,陛下要整合宮廷各衛成為南北軍的消息傳來,百官們再也坐不住了,尤其是以黃立極為首的內閣勢力。

皇宮中除了天子第一衛的錦衣衛名義上還掌握在皇帝手中,其他各衛的兵權都在內閣手裡,皇帝要整合宮廷各衛,擺明了是要奪權了。

一道道奏摺被送進了養心殿,又彷彿泥牛入海,陛下既不批複也不發回,一連幾天之後,皇帝似乎是被他們吵的煩了,連朝都不上了,將朝廷大權又回到了魏忠賢的手中,朝堂上的形式又回到了天啟朝的時期。

皇宮,火器營內

朱由檢穿着深紅色勁裝躺在一尊紅夷大炮的炮管上,手裡擺弄着一隻迅雷銃,魏忠賢在火器營的組建上極為上心。

雖然工匠還沒湊齊,但大明軍中的各種火器卻已湊齊,看了一遍下來,朱由檢實在是很失望,在他看來明朝軍隊的火器還處於非常原始的階段,就連他屁股底下的紅夷大炮也只是主流產品,稱不上先進。

但這些火繩槍里也有幾種不錯的設計讓朱由檢眼前一亮,尤其是以趙士楨研發的迅雷銃和火箭溜最讓他嘆為觀止,火箭溜看着跟一般的火繩槍沒什麼區別,但卻是火箭發射裝置,射程遠超弓弩。、

至於迅雷銃則是單兵多管火器,又稱多管轉膛炮,趙士楨在自己人生最後幾年加以改進,研發出了可以連射18彈的迅雷銃,已初具了現代機關槍的雛形,就是樣子有些太過奇特,槍身裝有鐵斧,射擊時以此為支點,槍管裝有盾牌,豎著拿起迅雷銃很容易被當成一把傘,而不是火銃。。

魏忠賢低着頭站在紅夷炮旁邊,餘光偷瞄着躺在大炮上的朱由檢,心裏竟有些發慌。

天子每天都在火器營里待着說要設計一種新式火器,但他總感覺事情沒這麼簡單,短時間內他還無法猜透朱由檢那副雲淡風的外表下藏着的是何心思。

「魏卿啊。」

「老奴在。」

朱由檢不急不緩的將迅雷銃的槍口對準了魏忠賢,雖然知道裏面沒有子彈,但那黑黝黝的槍口依舊讓魏忠賢心中一跳,同樣是皇帝,天啟帝可沒拿弩機對準過他。

「你說,朕要是廢除衛所制度的話,那些朝臣會有什麼舉動?」

魏忠賢臉色一變,連看朱由檢的眼神都變了,變得驚異,深邃,朱由檢的想法着實震驚到了他,半響後才道:「陛下,衛所制度已延用百年,陛下若廢除衛所制度,大臣們必紛紛上奏,或者…以死相逼。」

「以死相逼?」

朱由檢冷冷一笑,隨手將迅雷銃扔給了魏忠賢,「真礙了朕的事,朕親自送他們上路,朕問你的不是這個,是各地軍戶他們會有什麼反應?」

「他們不會支持陛下的,陛下如果取消衛所制,軍戶們都會反對,更有甚者可能會造反。」

朱由檢眸光一冷,魏忠賢的這個回答出乎他的預料,但很快他就明白了其中關節。

「他們沒有土地!」

「陛下聖明。」

朱由檢一拍腦門,改革軍制就要給原本的軍戶足夠的土地,軍戶家中有了足夠的土地那隨便朝廷怎麼折騰都行,可明朝中後期,土地兼并的嚴重化也導致衛所制度的崩潰,軍戶逐漸淪為了佃戶,要是再朝廷不要他們了,他們就真成佃戶了。

這麼一想,還是得先弄地主,明朝後期,國家的財富都在地主豪強階級手裡,從李自成攻入北京後,從朝廷官員家中搜出7300萬兩銀子便可見一斑。

見朱由檢氣餒的表現,魏忠賢定了定神,道:「陛下,最近幾年各地為老奴修建祠堂,所耗錢糧甚巨,老奴想請陛下下令禁止這種行為,建造祠堂所用款項、材料悉數封如府庫,以待來日之用。」

朱由檢早料到魏忠賢為有這反應,笑眯眯的看着他,「魏卿,百姓為你修建生祠,這是民心所向,好事啊。」

僅一句話便讓魏忠賢冷汗直流,正要說話卻見朱由檢擺了擺手阻止了他,「不過呢,魏卿能有這種想法也是好的,但先帝賜予建造生祠的銀兩已經由戶部發下,也不好再收回來,已經動工修建的祠堂就修吧,但沒有動工的不許再動。」

「老奴這就去傳旨。」

魏忠賢微行一禮,緩緩退下,他發現自己愈發看不懂這位年僅17歲的少年天子了,從天子的言談舉止中他揣測不出天子對他究竟是何心思。。

一朝天子一朝臣,崇禎帝究竟信不信任他?

朱由檢陰冷的望着魏忠賢的背影,原本澄澈的眸中綻放出灼熱的殺意,魏忠賢的閹黨阻礙了他執掌權利,這種束手束腳的感覺,很難受。

「還是得忍啊。」朱由檢無奈的嘆了口氣,眸中殺意隨之散去,清理了閹黨所引發權利失衡是他無法承受的,最終導致的結果就像原歷史上那樣,東林黨一家坐大,架空皇帝的權利,現在不管怎樣,他還能在兩股勢力的夾縫中組建自己的帝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