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第2章

朱由檢壓下心頭的激動,跪在詔書前,身後百官黑壓壓的跪下一大片,只有魏忠賢依舊站着,眯眼注視着斜前方的朱由檢,那雙不大的眼睛裏閃爍着詭異的精光。

王體乾攤開詔書,朗盛念道:「若夫死生嘗理,人所不免,惟在繼統得人,宗社生民有賴,全歸順受,朕何憾焉。

皇五弟信王,聰明夙著,仁孝性成,爰奉祖訓兄終弟及之文,丕紹倫序,即皇帝位。

勉修令德,親賢納規,講學勤政,寬恤民生,嚴修邊備,勿過毀傷,內外大小文武諸臣,協心輔佐,恪遵典則,保固皇圖。」

在無數官員的哭泣聲中,遺詔念畢,百官們齊呼道:「謹遵先帝遺旨!」

魏忠賢邁着碎步來到朱由檢身邊,恭敬的道:「先帝遺旨已下,望殿下遵從先帝遺旨,早登大位。」

朱由檢卻是搖頭,「本王何德何能敢繼大位,各位大人當選有德之人居之。」

說完,在王體乾的引領下走進西暖閣等百官再上奏表,西暖閣內,朱由檢閉着眼睛平復着心情,只要演完這三辭的戲碼,他就能成為大明王朝的皇帝,可想想後來所要面臨的局勢就再高興不起來。

魏忠賢的爪牙遍布朝野,聲名赫赫的東林黨現在也被魏忠賢壓的死死地,就算他當了皇帝,有魏忠賢在他也無法行使皇帝的權利,理科生的他只記得明末的大體歷史,細節上就不知道了,那麼問題來了,歷史上的朱由檢是怎麼弄倒魏忠賢的?

當第三道勸進的表彰送來,朱由檢猶豫了下,還是提起狼毫在上邊寫下一個敕字。

當表彰送出去沒多久,殿外響起百官的歡呼聲,所有不是閹黨的官員都由衷的希望即將登基的信王殿下能掃除閹黨遺丑,還朝堂一片清明。

權力交接的這段時間裏最忙的當屬禮部,禮部官員還沒把天啟帝喪葬之事準備利落,又要匆匆為新皇登基而忙碌,這段時間裏朱由檢只能待在西暖閣里,等待着禮部通知他登基日期。

枯坐在西暖閣內,朱由檢已經在設想登基之後所要做的一切,對政治,他可能沒有原來的朱由檢認識的那麼深刻,但他有對歷史的了解,知道一些忠誠可用的名將,不會像歷史上的朱由檢那般多疑,做出自毀長城的事來。

「啟稟殿下,來尚書求見。」

王體乾的聲音在門外響起,朱由檢呼了口氣,「讓他進來。」

大門推開,進來的是禮部尚書來宗道,來宗道略略躬身,將一張箋紙呈給朱由檢,「啟稟殿下,禮部擬定了四個年號,請殿下挑選。」

朱由檢低頭看去,偌大的布帛上就寫了四個年號,分別是:乾聖、興福、咸嘉、崇貞。

朱由檢一眼便鎖定在最後的崇貞二字上,拿起桌上狼毫在貞字上又添了兩筆,變成了『禎』,這才滿意的把崇禎二字圈起,「就這個了。」

選這個么…

來宗道眼中掠過一抹精光,四個年號各有深意,信王選擇了崇禎,可見其是個清雅之人,第一輪試探,他已經對朱由檢有了初步的認識…

來宗道剛走,欽天監的官員又來了,「啟稟殿下,明日既為吉日,請殿下做好登基準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