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第3章

大明天啟7年8月24日,初升的朝陽為暮氣沉沉的大明王朝帶來一絲生機,紫禁城的紅牆碧瓦在陽光照耀下顯得格外光彩照人。

西暖閣內,五名宮女輕輕伺候着朱由檢穿衣,今天的朱由檢頭戴十三疏冕冠,身穿兗龍袍,腰系白羅玉帶,腰懸天子劍,在左右宦官的簇擁下趨步而出。

暖閣外早備好了車架,朱由檢登上車架,在abc多名錦衣衛的護衛下浩浩蕩蕩的向皇極殿駛去,文武百官已經穿好朝服在那裡等他。

皇極殿前,朱由檢踩着王體乾的背而下,來宗道攤開詔書朗朗念道:「詔曰:我國家列聖,纘承休烈,化隆俗美,累洽重照,遠垂萬祀。我大行皇帝,仁度涵天,英謨憲古,勵精宵旰,銳慮安攘,海宇快睹,維新疆土……」

來宗道聲音中透着一絲莊重,使氣氛更加嚴肅,朱由檢在他的念詔聲中,登上皇極殿的玉階,一步步走向那天下共主的位置,當坐在龍椅上的一刻,他感受到的並不是成為皇帝的喜悅,而是兩億人口的大帝國給與的重擔。

曾經的大明帝國就像一座豪華的莊園,經過兩百多年的風吹雨打,露出了它的衰敗與腐朽,而這座莊園還要迎接小冰河時期的狂風驟雨的吹打。

從現在起,他的每個決定都會導致一連串的影響,和歷史上的崇禎皇帝一樣,此時朱由檢也相信自己有能力把這座莊園恢復成原先的模樣。

百官緩緩入殿,禮讚官高聲道:「新皇即位,百官拜禮。」

不可否認,當看着所有人都向自己躬身行禮的時候,朱由檢感到了從未有過的愉悅,當他沉浸其中的時候。

轟隆!

沒有任何預兆,霹靂一聲震天響,殿內眾人回頭望去,外邊的天空不知何時變成了詭異的血色,天邊的朝陽此時顯得黯然無光。

遠處天空中又有一道驚雷滾滾而來,這道雷聲初時極為沉悶,彷彿隱藏着莫大的陰謀。

百官中最惶恐的莫過於欽天監監正,登基日子是他們預測出的吉日,如今天生異相,皇帝若追究起來,他罪莫大焉,趕忙出列拜道:「啟奏陛下,適才天鼓鳴響,主西北大旱,恐有刀兵之災。」

朱由檢蹙起眉頭,「天降示警,朕自當遵從,今朕下天子第一詔,免除山西、陝西、河南三省三年稅賦,其他各省三年內稅賦減半。」

什麼?!

百官嘩然,大臣們彼此相望,最終目光齊刷刷的看向了朱由檢身邊的魏忠賢,朱由檢也斜視着魏忠賢,淡淡的道:「魏卿以為如何?」

朝廷變動稅收,地方官員的灰色收入沒了,官員們沒錢了給魏忠賢建生祠的行動也多少會受到影響。

魏忠賢在百官的注視中,恭敬的道:「回陛下,老奴認為此令甚好,老奴認為非但應該這樣,還應號召群臣捐錢捐糧,先帝在時多次賞賜老奴,老奴願將先帝所賞之三萬兩全數沖入國庫。」

朱由檢先是一驚,隨後臉上有了些許動容,「魏卿果然心存家國,先帝臨終前就再三囑咐說愛卿為可用之人,今日方知先帝所言無虛。」